第115章 这货不会还尿床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就是得罪姑奶奶的下场!

    武胜男眼珠转了转,想起一个绝妙的注意:

    大色狼,你平时不是爱讲鬼故事吗?什么聊什么斋的,把别人吓得尿都快出来了,而他自己却哈哈大笑,今天姑奶奶也扮一回鬼,非把你的魂吓出来不可?

    武胜男诡异一笑,哼,明天姑奶奶就告诉张府所有的人,就说这个大色狼还保留着小时候尿床的习惯。

    呃,貌似不用告诉所有人,只需在那裴怜儿和小娇这两个小丫头面前说几句即可,只要这两个小丫头知道了,那就等于整个张府都知道了,保证会传的沸沸扬扬,到时,看那个张一鸣怎么有脸出去见人?

    这可是天大的新闻。

    武胜男鬼使神差的用手捏了捏黄渍,然后放到小巧的鼻子下面嗅了嗅,顿时弯腰干呕了起来。

    来到桌前,刚想吹灭蜡烛,突然发现桌上有一张白纸,上面密密麻麻记了不少东西,遂拿起来一看,上面的字体实在让人不敢恭维,难看的能把私塾先生给气死,不过,看了半天,终归是看明白了,武胜男的脸当时就黑下来了,白纸是一个记账本,上面清清楚楚记着,小妖精武胜男在张府的饮食起居录:

    伙食费五十两银子,住宿费,三十两银子,卫生管理费二十两银子,物业费十两银子,破坏费十五两银子,鸡犬不宁费八两银子……。

    太恶心了,只不过确定了一点,不是尿的味道!

    咦,那有些泛黄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为什么会出现在亵裤上?

    除了父亲武清风以外,武胜男这还是第一次进男人的卧房,处处充满了一股浓重的男人气息,武胜男不禁有些脸红心跳。

    东翻翻,西看看,发现,看似整洁干净的卧房,处处充满着龌龊:

    十几只袜子未洗的臭袜子揉搓成一大团,被当成宝贝似的放在一个布包里,当武胜男打开后,差点被浓重的咸鱼味给熏过去;衣柜里差不多放了一半未曾洗过的衣服。

    下面则是密密麻麻的具体到哪一天的花销:

    X天,鸡蛋一个,十文钱,小米粥一碗,二十文钱……。

    X天,鸡蛋一个(双黄蛋)二十文,鸡腿一个,五十文钱……。

    ……

    什么叫物业费?还特么破坏费,鸡犬不宁费,这都是什么鬼?十文钱都能买一篓子鸡蛋,凭什么张府就十文钱一个?奸商,十足的奸商,和父亲武清风一样,同属一丘之貉,都是认钱不认人的货。

    自己貌似白吃白喝白住,但从不掏银子,那么银子管谁要,毋庸置疑:父亲武清风。

    武胜男狞笑着,拿起这张纸放到蜡烛上面,……,烛光映照下的脸愈加的惨不忍睹,如果让张铎看到了,肯定大喊一声:

    “老妖婆,哪里走,吃俺老孙一棒!”

    “噗”的一大口“凶气”从武胜男的口中喷薄而出,霎时,屋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然后,武胜男悄悄躲到门后,手里还拿着一个花瓶,里面的花朵早已变成碎片洒落在地。

    本狐仙已经就位,坐等书生上钩,这回不演缠绵的爱情片,主打恐怖和动作……。

    ……

    二狗很郁闷,走了一路,也没发现村里其他巡逻的牲口,都特么死哪去了?

    嗯,肯定都去女浴房“巡逻”了。

    快到小院之时,总算遇到了两个巡逻的村民,只不过这两个二货目不斜视的就过去了,连个招呼都不打,把二狗气的差点吐血

    这可怎么办?

    真要是把这个刺客领到张一鸣的小院,那个狗日的手无缚鸡之力,肯定凶多吉少。

    如果不把刺客带到张一鸣那里,那么自己就悬乎了,弄不巧狗头就不在脖子上了,谁的命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就是那个狗日的口头禅,拿来当自己的原则,貌似也不错,何况,为了不让小翠守寡,自己也不能先走一步。

    二狗硬着头皮走向张一鸣的小院,进院后,二狗的心还在犹豫,旋即一咬牙:张家堡没有孬种,自己来张府的目的就是保护那个狗日的,怎么能把自己要保护的人送进火坑呢?

    再说,小翠知道了,非得让自己给那个狗日的陪葬不可?

    二狗张开大嘴,那一句:

    “有刺客,狗日的张一鸣,快跑!”还没等叫出口,就感觉脖子后面猛地一疼,顿时失去了知觉,软绵绵的躺在了地上

    身后那人拖死狗似的把二狗拖到院落的一角,并把那两条拐轻轻放在二狗身旁,冷笑道:

    “等老子办完正事,再来屠狗!”

    ……

    那条黑影如同鬼魅,走路丝毫没有声响,慢慢来到张一鸣的卧房门口。

    里面漆黑一片,看样子,那个该杀张一鸣应该睡熟了。

    经过近些天的秘密跟踪,经过细致入微的分析,黑影得出两个定论:一,这个张一鸣走路松松垮垮,长得唇红齿白,丝毫没有练武的底子,顶多能挥舞两下菜刀而已。二,这个人谨小慎微,滑的很,差一点就发现了自己,而且小气的令人瞠目结舌,去天桥买鸡蛋,为了几文钱,都能和一个农夫争执半天,像个泼妇似的!

    并且,黑影无意中发现,暗中总有两个孔武有力的大汉若即若离的跟在张一鸣身后,太阳穴鼓鼓着,眼中精光闪现,一看就是练家子。

    两人应该是暗中保护这个张一鸣的,可惜,这个二货还自不知。

    如果没有这两个大汉,张一鸣不知道自己都死多少回了!

    不错,黑影正是金永泰,此番是为了给侄儿报仇而来。

    金永泰心里默默道:

    张一鸣,你个下贱的厨子,比做饭,老子甘拜下风,如果比屠狗,你不行。

    放心,就是死,也让你去阴间做个公公!

    ……

    表面穿的光鲜,人模狗样的,私下里却是懒得要命!

    是不是每个男人都这么邋遢?

    张一鸣的小院静悄悄的,只有隐藏在暗处的蛐蛐的哼唱着清脆悦耳的“歌谣”,只不过,卧房里亮着灯,看样子那个大色狼还没睡,武胜男推门而入,一边兴师问罪道:

    “大色狼,你混蛋,说,为什么要放姑奶奶的鸽子?你是不是蛋疼了?姑奶奶的无敌撩阴腿专治此病!”

    无人回应,进去以后,武胜男才发现屋里没有人。

    “这个大色狼去哪了?莫不是去茅房了?嗯,肯定是!”

    武胜男就在张一鸣的房里四处走动了起来。

    突然,武胜男发现张一鸣叠好的的被褥下面露出一块白布的一角,好奇之下,一把拽了出来,原来是一条男人的亵裤。

    随后,眉头紧皱,什么味,这么刺鼻而又难闻?再一看,亵裤上黄渍斑斑,就像尿一般。

    这货不会还尿床吧?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天帝传人混沌仙尊超神学院之福禄小金刚!她有两副面孔我和系统们的攻略大作战网游之暗夜之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