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天王盖地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有了拐杖,二狗只能坐在地上了,即使走也只能爬着走了!

    陡一见到像只大鸟飞到自己面前的金永泰,二狗吓坏了:这货不会把自己宰了吧?

    二狗急忙一拱手,一本正经道:

    紧接着,第二根拐杖又飞了过来,被金永泰一脚踢飞,那么结实的拐杖顿时四分五裂。

    金永泰气急败坏,飞身来到一脸懵逼的二狗近前。

    “大色狼?张一鸣?是你吗?快抓住外面那个小偷?”

    听到“张一鸣”三个字,金永泰反而不跑了,狠狠一脚踢向倒地不起的张一鸣。

    “刚才俺只是想见识一番阁下高超的武艺,结果证明阁下好身手,俺二狗佩服的五体投地,……。”

    话未说完,金永泰对着二狗的胸前就是一拳,“嘭”的一声,二狗向后飞去,一下子撞在墙上,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不管踢到哪里,这雷霆万钧的一脚都足以要了张一鸣的半条命。

    千钧一发之际,“呼”的一声,从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飞出一个黑乎乎的物件,直奔金永泰而来。

    金永泰撤脚,低头,那件不明物体落地,趁着月光一看,正是二狗同志的拐杖。

    身上最大的秘密被人拆穿,金永泰恨不得把对方如屠狗一样杀人灭口,但金永泰又是个谨小慎微之人,没摸清对方的来路之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想到这里,金永泰转身往外疾驰而去。

    金永泰正想接着痛下杀手,武胜男尖叫出声道:

    “不要!”

    而此时的武胜男终于意识到这特么哪是普通的小偷小摸?身手简直都可以上山当土匪头子了。

    金永泰这才想起还有个女侠在身侧,就是一阵后怕,如果刚才,身后的女侠出手,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不由回身一看,结果武胜男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小脸煞白道:

    “刚才,我,我不是故意摸,摸你的?别,别,别过来,我好厉害的!”

    高手哪会如此失态?也不像扮猪吃老虎的样子,金永泰这才看出些许端倪,眼珠一转,试探道:

    “风紧扯呼是什么意思?”

    这是绿林道上的一句暗语,也可以说是土匪之间的黑话和暗语:意思是事情不妙,快撤!

    只要在江湖中稍微混迹过的武林中人,就没有不知道的。

    武胜男挠挠头,猜测道:

    “嗯,就是风太大,把围在脸上的丝巾捂紧,对不对?”

    “那并肩子又是何意?”

    并肩子在黑道上时兄弟的意思。

    “呃,并肩子?是不是煎饼果子啊?”

    金永泰一听,狗屁不通,这特么的哪是什么女侠?简直是傻妞一个。

    刚才的屈辱算是白受了,不行,知道自己秘密的人都得死!

    金永泰眼中杀机闪现,走向武胜男。

    就在此时,耳边传来一句:

    “天王盖地虎!”

    天王盖地虎?这是什么黑话,听起来很厉害,好有气势的样子!

    循声一看,说话的正是地上的张一鸣。

    “嘶”,金永泰倒吸一口凉气,难不成这个张一鸣也是道上的人?顿时止住了脚步!

    二公子李世民生平最爱结交江湖草莽,大哥说这个张一鸣又和李世民走的很近,嗯,这人厨师的身份肯定是个幌子,很有可能是江湖中人,背后有可能站着一个帮派!

    张一鸣装模作样的从地上爬起来,脑袋还有些发懵,身体摇摇欲坠。

    金永泰谨慎道:

    “阁下是……?”

    “哈哈,不错,我是许旅长的人?”

    许旅长?何方神圣?没听说江湖上有许旅长这号人啊?还是自己孤陋寡闻?

    “许旅长?”

    “嗯,对,你是三爷的人吧?”

    三爷?三爷又是谁?自己可是唐国公李渊帐下大将?金永泰越来越迷茫。

    如果金永泰看过《智取威虎山》的电影,或者看过《林海雪原》这部经典小说,就会非常熟悉张一鸣的这些话。

    张一鸣摸摸额头上的大包,继续扯皮道:

    “三爷还好吧?”

    同时,张一鸣内心焦急万分,这里的动静不小,小翠和张正他们为何还不赶来?

    张一鸣心思缜密,算是看出来了,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小院,这个黑衣人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很可能是奔着自己来的。

    偏巧自己出门赴约,而小妖精和二狗不知为何又出现在自己的小院,才和这个黑衣人纠缠在一起。

    不过,小翠和张正都不在府中,两人听到外面街上想起的撕心裂肺的狗的惨嗷之声,内心一紧:屠狗大盗又出现了!

    抱着为民除害的目的,同时貌似还有官府的二百两银子的赏钱,两人不约而同的出府,去寻找屠狗大盗……。

    金永泰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张一鸣,你不用装了?老子也是老江湖了,岂能被你蒙骗?你的底细我早都摸的一清二楚,你就是个厨子出身,你身上没有一丝江湖草莽之气,也并非武林中人,还在这装模作样的冒充大尾巴狼,真是可笑?”

    张一鸣知道这是金永泰的诈语,是故意试探自己,如果,他真确定自己不是江湖中人,早就冲过来下手了,只是,令张一鸣郁闷的是,这个黑衣人为何要对自己下毒手?自己到底得罪了谁?

    张一鸣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看着金永泰。

    金永泰心里也没了底。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真要是杀了一个武林中人,肯定会受到那个“许旅长”无休止的报复,自己倒是好说,但大哥一家可能就要遭受迫害了。

    因此,金永泰也犹豫了。

    这时,武胜男说话了,急切道:

    “大色狼,你傻啊,他都看出你不是武林中人了,还不快跑?”

    张一鸣一听,坏了!

    忘了旁边还有一个大嘴巴子,这个小娘们纯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被他害惨了!

    金永泰一听,不再犹豫,狞笑着走向张一鸣!

    ……

    占了姑奶奶的便宜就想跑?呃,不是,被姑奶奶占了便宜就想跑,想的美。

    武胜男顺手抄起地上的花瓶,朝着金永泰的背部丢去。

    “你是谁?”

    “你是谁?”

    武胜男和金永泰几乎同时问道。

    事到如今,武胜男也知道自己认错人了,想起刚才说的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话,武胜男恼羞成怒:

    “你个死太监,是从宫里偷偷跑出来的吧?没事跑到张府来撒野,活的不耐烦了?”

    金永泰听到背后恶风不善,灵敏的一弯腰,金永泰是躲过去了,悲催的是闻讯赶来的某人不幸中枪,被花瓶不偏不倚的砸中头部。

    “嘭”的一声过后,紧接着就是“啊”,“稀里哗啦”,“噗通”的声音。

    武胜男惊呼出声: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时间猎人主神崛起重生民国娇小姐美食供应商七彩玄门流氓圣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