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一鸣兄弟,一路走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金永泰一脚踢飞武胜男手中的宝剑,趁着武胜男发愣之际,又是一脚踢中武胜男的腹部,武胜男发出一声惨叫,像个皮球一般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哇”的一口吐出一团血雾,晕厥过去!

    张一鸣一直认为,好男不跟女斗,打女人的男人算不得真正的男人。

    面前的黑衣男子连女人都不放过,必定是心狠手辣之辈,今天的事情,悬乎?

    两人自是分的清是狗重要还是张一鸣重要,相视一眼,急忙朝张府疾驰而去!

    ……

    金永泰才没有闲心听这俩人扯淡,突然抬起右脚,踢中武胜男的手腕,宝剑“嗖”的一声飞向高空,然后翻着个的下落,偏巧落在倒地不起的二狗的两腿之间,深入地里半米有余。

    正在假装昏迷不醒的二狗,就感觉大腿根处冰凉入骨,惊的一下子就从地上坐了起来,入眼处,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插在自己两腿之间,貌似与自己的第三条腿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你特么到底是不是个男人?怎么连女人都打?老子最恨的就是欺负女人的那类畜牲,简直畜牲不如?”

    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男人?在金永泰听来则是极其侮辱人的词汇。

    “嗷呜”,二狗忍不住叫了一嗓子。

    正蹲在一条死狗跟前的小翠和张正二人,远远听到张府传来的“惨叫”,内心“咯噔”一下子,不会是张府出事了吧?

    最重要的是,张一鸣不会有事吧?

    武胜男的声音有些发颤:

    “你,你,你真走啊?”

    “啊,不是你让我走的吗?再说我一个柔弱的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待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

    金永泰狞笑着走向张一鸣。

    张一鸣不住的后退,口中还色厉内荏道:

    “你,你,别过来啊?有话好好说,君子动手不动口,不是,是君子都口不动手,我,我很厉害的,你,你再走一步试试?”

    金永泰又往前走了一步。

    “你,你再走三步试试?”

    “金永泰又前进了三步!”

    “嗯,好,你很听话,现在你不要动!”

    金永泰还是一往无前。

    忽然,张一鸣大叫一声。

    然后做了一遍前世地球上的小学生第八套广播体操,又蹦又跳的样子彻底把金永泰唬住了。

    这特么的是什么招式?是邪功不成?

    跳完后,张一鸣又摆了一个太极的起手势的动作,然后是一个白鹤亮翅,再是金鸡独立……。

    金永泰疑惑了。

    二狗的眼睛亮了,不住的拍手称赞,只不过把黑虎掏心说成了狗熊蹭树,把仙人指路说成大鹏展翅……。

    没文化真可怕,气恼之下,张一鸣脚步不稳,自己把自己绊倒在地。

    二狗直接道:

    “好一招漂亮的狗吃shi。”

    金永泰才意识到张一鸣纯粹是扮猪吃老虎。

    猛然出拳,打在张一鸣的胸口,张一鸣的身体斜着飞出去五六米远,像一只掉线的风筝落在二狗旁边。

    张一鸣就感觉五脏六腑剧烈的翻滚,血气上涌,嗓子眼发咸,坐起身,绷紧牙关,一声不吭。

    二狗关切道:

    “一鸣兄弟,你没事吧?”

    没有回应。

    “一鸣,你倒是说话啊?”

    依然没有回应!

    “一鸣,你看着俺,放心,有俺二狗在,你一定会没事的?”

    张一鸣终于看向二狗,终于忍不住,“噗”的一口吐了二狗一脸血。

    金永泰慢慢踱步来到二狗身前,弯腰捡起那把宝剑,同时,一伸手,从二狗头上硬生生拽下一撮头发,往剑上一吹,头发俱都一分为二。

    “厨师先生,知道吗?这就叫吹毛利刃!怎么样?老子的这把剑比你的菜刀锋利吧?能死在这把剑下,也是你的福气!”

    “你到底是谁?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你?死也要让我做个明白鬼吧?”

    “好,那我就让你做个明白鬼,我姓金,金立是我侄儿,也是我们老金家唯一的后人,如今,老金家唯一的后人被你那一顶,以后再也不能为金家传宗接代了,所以,你必须死!记住,下辈子不要招惹金家!”

    说着,举剑刺向张一鸣的胸口!

    原来金立那头牲口以后真的不能再寻花问柳了,貌似连打飞机的机会都没有了。

    嗯,为民除害,县府的老百姓肯定会为自己点赞,说不准会为自己立一座雕像!

    “等等,我有话说?”

    金永泰顿住了,不耐烦道: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这位壮士,你那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侄儿金立,坏事做尽,败坏门风,就是一匹害群之马中的种马,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们老金家好,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另外,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法治社会,你杀了我就等于犯了故意杀人罪,依据华夏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你是要被执行枪决的,照你的罪行,至少要打成蜂窝煤的样子,所以,珍爱生命,远离刀剑,你还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好?”

    金永泰听得云山雾罩,好像处在一团迷雾中,随即,阴森森一笑:

    “还是那句话,老子只知道,这年头,兵荒马乱的,死个人,不稀奇!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说完,手中长剑狠狠刺向张一鸣的心脏。

    疾驰而来的小翠和张正二人已然到达张府,小翠惦记着自己的一鸣哥,速度发挥到了极致,把张正远远的甩在自己的大屁股后面。

    处处被一个女子压制,张正感觉有些抬不起头来,郁闷不已,好在这货心态挺好,不住的自我安慰:

    你再厉害将来也要被某个男人压在身下,你再厉害也长不出老二……。

    小翠看到寒光一闪,一柄利器刺向了自己的一鸣哥,距离太远,一时根本来不及救援,小翠的心如坠冰窖,目雌欲裂,怒吼一声:

    “住手!”

    马上就能手刃仇人,金永泰怎会错过这个好机会?

    武胜男的眼睛努力睁开了一条缝,入眼处,正好看到黑衣人举剑的动作,内心深处一痛:

    “不要!”

    与此同时,张正的雷霆之怒也传了过来:

    “贼子,休伤俺村长的性命,否则,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虽然与张一鸣离得不远,但二狗的腿却动弹不得,想要阻止,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别人都说话了,自己也要送两句“祝福”,双眼一闭:

    “一鸣兄弟,一路走好!”

    此时,张一鸣恢复了平静,像个得道高僧一般,心若止水,想起了很多:前世自己的父母,同学,朋友,可能已嫁作他人妻的未婚妻,还有藏在抽屉柜底层的U盘里的岛国片……。

    ……

    “把一个女人丢下,你一个老爷们先走,你还是不是男人?”

    张一鸣想了想,认真道:

    看到张一鸣有危险,武胜男急眼了,回屋把掉在地上的那把宝剑捡了起来,不顾一切的冲到张一鸣跟前,挡住了张一鸣:

    “大色狼,你先走!”

    张一鸣被武胜男的这种舍己救人的伟大情怀深深感动了,在自己府里白吃白住了这么长时间,这个小娘们的良心总算没被狗吃了。

    张一鸣重重点点头:

    “嗯,女侠,这里就交给你了!”

    “我不是男人,我是男孩!”

    “都是男的,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而且区别很大,未经人事的叫男孩,逛过窑子或者入过洞房的叫男人,就像一头母猪,生过崽的才能叫猪妈妈,没生过的叫单身贵猪……。”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女法医的诡探档案女配炮灰已上线驼龙行者龙珠之老子是比鲁斯阿仁修仙记都市之神龙降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