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你不亲,俺亲!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张老师,俺爹呢?”

    小张铎突然一头扑进张一鸣的怀中,哭的稀里哗啦:

    “呜呜,张老师,老头不见了,俺没有爹了,以后俺是不是就是野孩子了?”

    此时,有四个悍妇怀中抱着孩子,来到张一鸣近前,小心翼翼道:

    “村长,俺家那口子呢?”

    在张家堡,这是矛中之王,据说,这是当年的绝世猛将张飞遗留下的兵器,只有历代族长方有资格使用。

    矛在人不在,张士贵同志十有八九是牺牲了。

    张一鸣的心都碎了。

    猛地一张口,“噗”的一声吐出一大滩血,落在地上殷红无比,直挺挺向后栽去。

    依稀间,张一鸣仿佛看到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倒背双手,身后跟着一条牛犊子似的大黑狗,老者看到张士贵,顿时吹胡子瞪眼:

    “你个狗日的张一鸣,为何来的这么晚?害的老子寡不敌众,英勇就义,你个狗日的……。”

    两行热泪顺着张一鸣的脸颊淌了下来。

    悍妇们不停的抹着眼泪,熊孩子们哭的稀里哗啦,随张良赶回来的村民们满脸悲壮之色!

    所有的村民基本上都在,张一鸣长出一口气,但是,张一鸣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似的!

    此时,一阵哭嗷之声由远及近而来,张一鸣心中一颤,循声观望,只见一位五十来岁的老妪,连道都不会走了,被几名悍妇搀扶着,老妪嚎啕大哭:

    随后,一阵大乱:

    “一鸣哥,你怎么了?”

    “村长怎么了?”

    “张老师,你快起来!”

    二狗唯恐天下不乱,眉头紧皱,晃着大光头,更是大呼小叫:

    “哎呀,一鸣兄弟,你死了吗?你可千万不能死啊,你欠俺的两千两银子还没给呢?”

    张良眼珠子一瞪:

    “二狗,你再胡说八道一句,信不信俺把你丢进河里喂王八?你个狗日的不是会亲嘴救人吗?快,上……。”

    二狗一听,就像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似的,急忙摆手:

    “俺和小翠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咋能再亲别的男人,俺可不会做对不起小翠的事情,打死也不亲!”

    小翠默默道:

    “你不亲,俺亲!”

    “那,那还是俺亲吧?”

    二狗牺牲节操对着张一鸣实施了人工呼吸,可惜,把二狗累得跟死狗似的,张一鸣还是没有动静。

    张良当机立断:

    “送医馆!”

    ……

    三天后,张一鸣幽幽醒来,一直守护在张一鸣身边的小萝莉裴怜儿,顿时发出一声惊天的尖叫:

    “公子醒了,公子又活过来了!”

    何凝香,武胜男,裴晓峰,小娇,二狗纷纷进了房间,同时,还有一位精神矍铄的中年人,肩上挎着一个小药箱。

    其他的仆人在外面伸着脖子往里观看,那些女仆的眼中都闪烁着泪花!

    武胜男的眼圈红了,对着张一鸣的胸膛就是一粉拳,只是力道比拍蚊子打不了多少:

    “你个大色狼,终于醒了!”

    看到张一鸣醒了,何凝香激动的热泪盈眶,抱住张一鸣放声痛哭。

    裴怜儿一见,急了,公子是俺的,凭什么抱着不放,裴怜儿的小脑袋直接钻进张一鸣的怀中,喜极而泣:

    “呜呜,公子,你属猪的吗?你睡了三天了,那么能睡,还以为你再也不会醒了呢呜呜,二狗哥还吓唬俺说如果你醒不过来,就让俺当陪葬品,到下面伺候你,呜呜,俺好怕,夜里都睡不着,呜呜,这下好了,俺就不用被活埋了……。”

    二狗干咳两声:

    “咳咳,一鸣兄弟啊,其实你能大难不死,俺也有功劳啊,要不是上次你教俺的人工呼吸派上了用场……,你可能早就死了,嘿嘿,还有,你欠俺的那两千两银子啥时候给兑了?”

    看着二狗满嘴的大板牙,牙缝里隐约还有几个菜叶子,张一鸣突然想吐,勉强一笑:

    “咳咳,让大家担心了,张一鸣深感愧疚,在此感谢诸位的关心!”

    只见那位中年男子满脸肃穆,语气深沉道:

    “病人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需要休息,需要静养,你们这样大吵大闹对病人极其不利,尔等还是暂时回避为好,另外,我还需要再把把脉!”

    众人一听有道理,默默的向外走去!

    张一鸣张口道:

    “晓峰,你留下,我有话问你!”

    中年人眉头微皱,但是没有说什么!

    张一鸣紧紧抓住裴晓峰的手,急切道:

    “晓峰,村民们怎么样了?”

    “公子放心,张良大哥带领村民们正在重建张家堡,公子昏迷不醒,我只好私自做主,从库房里支取了大量银子,全力支援张良大哥,还请公子莫怪,张老夫人和张小姐由小翠姑娘照顾着,死去村民的家属也暂时稳住了情绪,而那些村民死活不来县府,宁可在张家堡住帐篷,说是要为老族长守孝!”

    “晓峰,你做的很好,下去吧?”

    张一鸣一闭眼,留下两行滚烫的泪珠。

    只听那名中年人安慰道:

    “逝者已逝,生者节哀,公子,保重身体要紧!”

    张一鸣随口问道:

    “多谢先生,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在下孙思邈!”

    ……

    (本章完)

    “呜呜,老头子,你怎么这么早就走了,留下俺孤儿寡母,呜呜,你好狠的心呢,你自己一走了之,倒是清净了,俺以后倚靠何人,张士贵,你就是个混蛋,你个挨千刀的,呜呜……,你在地下等着,等俺把儿女都安顿好,就去地下找你算账……。”

    身后还有一名身穿红衣的绝色女子,亦是哭的梨花带雨,伤心欲绝的样子惹人无限怜惜。

    张一鸣等人赶到张家堡之时,昔日风光无限的张家堡已经不复存在了,没有一处完整的建筑,处处残垣断壁,处处都是呛鼻的浓烟。

    村口的那座送君亭,是专为纪念李世民到此而建的,如今已然成了一堆焦炭。

    酿酒坊,糖葫芦作坊,学堂,张氏祖祠,都已经成为历史!

    整个张家堡的上空,笼罩一层黑黑的雾气,化作朵朵愁云,漂浮在上空。

    村口。

    老妪正是张氏,绝色女子不是张芙蓉还能是谁?

    张一鸣脑中“嗡”的一声,只感觉天旋地转,一阵眩晕,站立不稳,向后栽去,多亏张良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张一鸣,张一鸣眼中悲愤欲绝,静静的看着张良,双手的指甲都快嵌到张良一双臂膀的肉中。

    张良双唇紧闭,点了点头,然后把手指向一旁的空地,那里有一杆丈八蛇矛静静的躺在那里,尺寸比张良的还大一号。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猎户的娇妻武器大师闪婚甜妻:老公,不要动!浮华作茧蛰龙吟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