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张爸爸,喝了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拉屎的,啊,不,张爸,你怎么了?”

    张一鸣伸手抹了一把脸,这下,相信就是张一鸣前世的父母穿越而来,也不会认出张一鸣。

    “猴哥,你,你还能认出我不?”

    正说着,张一鸣好像突然犯病,“噗通”一声摔倒在地,而且是面部朝下,一抬头,满脸是血。

    瘦猴吓了一大跳,急忙把张一鸣扶起来:

    张一鸣不敢想了,就是一趔趄,转身就走,瘦猴一把拉住张一鸣,奇道:

    “张爸?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

    看着张一鸣那张惨不忍睹的脸,瘦猴不由倒退两步:

    “张爸,你,你没事吧?”

    “唉,老毛病犯了,其实,我有高血压,低血糖,脑血栓,冠心病,心脏也不太好,那什么,猴哥,我先回去了……。”

    瘦猴一下子就懵了,如坠云端:

    “啥子病?怎么一个也没特么听说过,嗯,实在不行你回去吧,我跟大寨主实话实说,至于大寨主能不能拿斧子去‘看’你,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张爸,你饭菜做的很好,很合弟兄们的胃口,唉,可惜啊,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再吃上……。”

    “唉,张爸,你有所不知,自从上次那个厨子被大寨主砍了以后,大寨主的性情变了许多,变得多疑,变得婆婆妈妈,连女色都戒了,而且定了一个死规矩:禁止讨论女人,每个人都噤若寒蝉,丝毫不敢怵逆大寨主的意思,有几个不听话的,都被大寨主的开山斧劈成了两半,还有几个讲荤段子的被割了舌头,这次大寨主指名道姓让张爸你去烫酒,你最好还是去吧?否则,说不准大寨主会拿着开山斧到后厨来,到时我可拦不住!”

    这货反复无常,不会是到了更年期吧?

    强盗一般都不会讲道理,行事全凭喜好,真要是看自己不顺眼,一斧子下来,自己可就死的比窦娥还冤?

    “啊,摔了这一下,把体内的瘀血都摔出来了,好多了,那什么,猴哥,走吧,带我给各位寨主烫酒去!”

    瘦猴有心带张一鸣先去包扎一下伤口,可张一鸣执意不肯,说各位寨主肯定都等急了,还是烫酒要紧。

    瘦猴感动了,多么尽职尽责的厨子啊,嗯,这个厨子不错!

    一路跟着瘦猴向大厅走去,张一鸣不住的四处打量,周围五步一喽,十步一岗,明岗暗哨,数不胜数,而且还有暗语对接,可谓戒备森严,张一鸣的心拔凉拔凉的,别说人了,连个苍蝇都飞不出去。

    不过,防患于未然,张一鸣把各种暗语悄悄记于心中。

    离大厅老远,就听到里面人声鼎沸,好似要把房顶盖掀翻一般。虽然破了相,张一鸣还是有些担忧,战战兢兢的跟随瘦猴进了大厅。

    一股冲天的有些香甜的酒气扑鼻而来,这个时代的酒主要以甜酒为主,连女子都可饮上几杯。

    只见一个巨大的长方形石桌摆在中间,十道自己特殊加工过的酒菜摆在上面,一个面色阴霾的大汉居中而坐,脸色黢黑,没有眉毛,没有胡子,戴着一顶灰色的帽子。

    如今已是二寨主的赵虎坐在左侧第一个,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年轻人坐在右侧第一个,其他还有七八个小头目模样之人相陪。

    众人边吃边聊,大说大笑,大喊大闹,张一鸣感觉耳朵都快被震聋了。

    所有人都敞胸露怀,胸毛一个比一个长,一个比一个密,唯独大寨主宋天远除外,穿的整整齐齐,扣子都没解开一个,像个彬彬有礼的教书先生。

    一坛坛酒胡乱的摆在桌下,不时有小喽喽斟酒。

    旁边升起了火炉,屋里暖烘烘的!

    赵虎把一只脚放到屁股下的石凳上,猛地一拍桌子:

    “妈的,烫酒的厨子怎么还没来?活腻歪了不成?”

    刀疤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脸上的刀疤成了红色,像条蚯蚓丑陋而恐怖,附和道:

    “是啊,大冷的天喝热酒才过瘾,这个厨子迟迟不来,好大的架子,待会来了让他好看!”

    “对,教教他死字是怎么写的!”

    “嗯,待会让他把一坛子酒都喝光!”

    “不过,这个厨子的手艺不错!”

    “是啊,喝一坛酒不等于要了他的命吗?上哪再去找这么好的厨子?”

    宋天远一言不发,看到张一鸣进来的刹那,不由眉头紧皱:

    好红的脸?只听过酒糟鼻子,第一次看到酒糟脸。

    张一鸣有些打怵:

    “猴,猴哥……。”

    无人回应,回头一看,不知何时,瘦猴早已不见踪迹。

    张一鸣尴尬无比,干笑道:

    “咳咳,大家好,我是新来的厨子,叫张爸爸,来给各位寨主烫酒来了,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看到张一鸣的大红脸,众人忍俊不禁,赵虎的眼里的疑惑一闪而逝:

    这个厨子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赵虎挠挠胸口的黑毛,瞟了张一鸣一眼,从地上拿起一坛酒,重重放到桌子上,语气不善道:

    “张爸爸,喝了它!”

    ……

    (本章完)

    张一鸣心中一紧,装作不经意道:

    “好,猴哥,既然大寨主这么看得起我,咱也不能蹬鼻子上脸,不识抬举不是?我去,哎,对了,猴哥,我怎么听说三寨主赵虎的眼神不太好使,真的假的?”

    张一鸣一愣:

    让自己去烫酒,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因为金风寨的三当家赵虎见过自己,能当上寨主的人,眼力劲和记性应该都不会太差,万一认出自己怎么办?

    张一鸣讪讪一笑:

    “嘿嘿,猴哥,做菜不是每个人都行,但烫酒谁都会,我这锅还没刷呢,晚饭时间也快到了,忙啊,还是让其他兄弟去烫酒吧?”

    瘦猴叹了一口气:

    瘦猴边领着张一鸣往外走边说:

    “哈哈哈,张爸,你听谁说的?不会是听肥猪这个吃货说的吧?告诉你,在金风寨,眼神最不好的是斗鸡眼那小子,从不会走直道,不过被死去的张龙寨主给砍了,而眼神最好的就属三,不,现在应该是二寨主赵虎了,有百步穿杨的箭法,据说一只苍蝇打眼前飞过,二寨主都能辩出公母来!”

    张一鸣仿佛看到一副画面:自己刚到大厅,赵虎就认出了自己,大吼一声:张一鸣,天堂有路儿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说完,拔出鬼头刀,刀光一闪,快如闪电,一头脑袋冲天而起……。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天岐除妖师女权世界的异界人京江往事恐怖故事梦里见过你将军撩人(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