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我只是跟二寨主开个玩笑罢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张一鸣也有些疑惑道:

    “这位寨主,俺看你也很眼熟,很像俺的一个子侄,他小时候调戏母狗,脸被咬了一口,伤疤跟你脸上的很像!

    刀疤彪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张了张口,最后又把嘴给闭上了!

    张一鸣认出了刀疤彪,心中一惊:这个地头蛇怎么会在金风寨?金光怎么没跟自己提起过这个败类?

    老熟人在此,半熟的人到处都是,不管谁脑中灵光乍现,自己都是一个死字,而且死的很惨,很惨……。

    “拜见大寨主,拜见各位寨主!”

    不过,愤怒的发抖的张一鸣,在众人看来却是理所当然: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厨子,见到这么多“大人物”,不紧张就不正常了!

    张一鸣刚想烫酒,耳边传来赵虎阴阳怪气的声音:

    “张爸爸,刚才你说什么?戒了?一个大老爷们,居然戒酒?真特么的是天大的笑话,你怎么不把女人给戒了?”

    没吓尿算不错了!

    刀疤彪看着张一鸣,疑惑道:

    “张爸爸,我怎么看着你这么眼熟呢?”

    大寨主?这特么是能随便叫的吗?

    大寨主会怎么想?

    误会了怎么办?

    刀疤彪附和道:

    “是啊,不喝酒的爷们算什么纯爷们?”

    赵虎接着道:

    “三寨主言之有理,张爸爸,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金风寨也有金风寨的规矩,既然你来晚了,那就罚酒三……,不,是一坛,是个带把的就喝了他!”

    赵虎一会说戒女人,一会说带把的,却没发现宋天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刀疤彪则一唱一和道:

    “对,喝了它,只要你能喝下这坛酒……。”

    说罢,从怀中摸出一块银元宝,笑道:

    “它就是你的!”

    张一鸣指着脸上的血渍道:

    “不瞒各位寨主,我就是来的太匆忙,不小心跌了一跤,才把脸摔破的,真是不胜酒力,何况一会还要烫酒?哪能喝一坛?”

    赵虎仰天狂笑:

    “哈哈哈,不喝也行,叫我三声爷爷,你要是能喝了这坛酒,本寨主叫你一声爷爷又何妨?”

    “我喝!”

    说完,只见张一鸣大步流星来到石桌之前,一把拿起酒坛,撕开酒封,一仰脖,嘴对嘴,长流水,“咕咚咚……”,张一鸣的喉结剧烈的滚动着,酒坛子越抬越高,最后底朝上,一滴一滴的往下落,落入一张周围都是胡子的大嘴中,

    一坛酒,一滴都没浪费,全部进入了张一鸣的肚子里。

    现场鸦雀无声,放个屁的动静都能听得一清二楚,都静静的看着张一鸣,众人的嘴巴越张越大,眼里都是不可思议:这特么的可是酒,不是水,眉头都不皱一下,气都不带缓的,这可不能用海量来形容了,酒鬼,酒仙也不过如此吧?

    同时,众人心中莫名冒出一个想法:这坛子里装的不会都是水吧?

    张一鸣打了个酒嗝,摸摸有些滚圆的肚子:这坛酒也就相当于前世一瓶二升的可乐,度数也就等同于红酒,然后看向满脸通红的赵虎。

    堂堂二寨主,如果叫一个厨子爷爷,以后自己在土匪圈还怎么混?

    这张老脸往哪搁?

    这货的脸皮也够厚,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其他人哪敢站出来鸣不平,说一声:

    “赵虎,说话不算是孙子,还不叫爷爷?”

    张一鸣有些惋惜,看来这个孙子是收不成了!

    谁知,宋天远咳嗽了一声,说话了:

    “咳咳,盗亦有道,咱们做强盗的最重一个信字,人无信而不立,做大哥的更要给小弟带个榜样,否则,如何服众!”

    赵虎愕然,大哥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向着一个外人?

    多么希望张一鸣能站出来说一句:

    “呵呵,不用了,我只是跟二寨主开个玩笑罢了!”

    但那个厨子就像个二愣子似的站着,眼巴巴等着,等着当爷爷!

    赵虎的脸上都快滴出血来,咬牙切齿道:

    “爷--爷!”

    张一鸣好似恍从梦中惊醒,忙不迭道:

    “呵呵,不用了,我只是跟二寨主开个玩笑罢了!”

    相同的话语,只不过说晚了,赵虎的肺都快气炸了,暗自道:这个厨子的脖子不知道是不是和嘴巴一样硬?有机会一定要用自己的鬼头刀试试!

    接下来的气氛就显得有些压抑,二寨主赵虎一句话也不说,只顾低头喝闷酒,不时用阴冷的眼神扫一眼烫酒的张一鸣。

    反倒是宋天远,变得热情高涨起来,频频举杯敬酒。

    张一鸣开始烫酒,一壶接一壶的烫,手都快麻木了,边烫边听众人说话,只不过听来听去都是一些无关紧要,漫无边际的扯皮打屁,而且真如瘦猴所说,没有一个人说荤段子,张一鸣听得无趣,不由摇摇头。

    这一幕,恰巧被赵虎听到了,赵虎心中一动:

    “张爸爸,你摇头做甚?难不成是弟兄们说的段子不够好?这样,你站出来说一段,如果把本寨主逗笑了,本寨主再叫你一声爷爷,如果不能,那么,你的舌头也就没用了,本寨主把它割下来当下酒菜,就这样定了!”

    ……

    (本章完)

    尤其是最近,大寨主变得疑神疑鬼,近乎神神叨叨,看见两只猫“打情骂俏”,都会发动所有的弟兄,漫山遍野的捉猫……。

    赵虎的脸色很不好看,偷偷瞄了一眼宋天远,果然,宋天远的脸色沉的要下雨,就像死了亲爹似的!

    主子不说话,奴才先张口,喧宾夺主,找死的货!

    张一鸣一愣,随即恍然大悟:奥,这是要给自己来个下马威啊!

    哼,论武力我不行,论耍阴谋诡计,老子是你祖宗!

    张一鸣故作惶恐道:

    “大,大寨主,小的戒了!”

    赵虎有些慌了,恼羞成怒道:

    “住口,你特么眼瞎了,就我这歪瓜裂枣的样,能是大寨主吗?中间这个英明神武,威猛无比的才是大寨主!”

    本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小不忍则乱大谋,满腔的愤怒只能压在心底,想起村民的惨死,老张同志的尸骨无存,张一鸣的身躯在颤抖,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深施一礼,权当是给临死之人最后的临终告别吧!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养蚕秘辛漫威之神级段子手校花的修真狂少玄幻之音乐成神国家分配我五个老公[综]审神者宇智波炑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