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尺照人间冷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岂不是说至少还需要两年才可能等到所谓的‘真人’?可赵城主亦有大事相商,万万耽搁不得啊。”中年人面有担忧之色。

    青年道人捂口咳嗽几声,面色转至涨红,中年人赶忙上前为他拍了拍后背,可那咳嗽却偏偏难以止住,直至一口夹杂着寒气的殷红鲜血从口中喷出这才停住。

    小童惊讶的张大了嘴,指了指青年道人的身上,“你……你身上有蛇?”

    “也就是说……令师并非藏冰真人?”中年人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不,家师乃是上一代藏冰真人,而我们正在等的,便是下一代。”中年人神色有些飘忽,似乎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师父生前曾道,五年内,真人会循道而生……可如今三年已过,我们仍未找到身有道骨之人,循道而生的真人更是毫无头绪。唉……眼下藏冰观尚有濒临危亡之灾,只怕等不到真人出现了。”

    中年人不明所以,“难道真人不在观中?若真人外出,我可以等,这信一定要……”

    青年道人摆了摆手,原本就苍白的面色在此刻已经失了人色,岿然不动,双眸紧闭,良久才睁开,声音有些沙哑的道:“师父已然仙逝归天,如何等的到?”

    中年人本来看到那青年道人吐血大惊失色,可听到了怀中儿子的叫喊,身躯一震,跳开一步拔出长剑看向道人的身上,可那道人身上只有一套被洗的泛白道服,哪里有什么蛇?

    刚想要骂儿子胡说八道吓人,却见青年道人顾不得嘴角残留的血渍,一把拽住了小童的肩膀,“你你你说什么?你能看到?是不是一条快速穿梭,身放青光的银色小蛇?”

    “啊?真人仙逝了?”中年人震惊的几乎跳了起来,别人都以为藏冰真人只是一个道法高深的山上道士而已,可他却已经从扫雪客那里知道了藏冰真人的真实身份,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仙逝?

    如果真的仙逝,这方万里冰川又有何人能够驾驭?

    青年道人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是摇了摇头,“准确的说,离世的是我师父,至于真人……我们也在寻找。”

    小童清澈的眸子如同水波荡漾一般,闪烁出了几点思索的精光,努力回想了半日,这才吞吞吐吐的说出了一句。“冰冰人……好多好多。好玩儿呦,好玩儿!”言罢一双肉嘟嘟的小手高举过头顶连连拍掌。

    青年道人眼中似有惊涛骇浪翻滚,那传说中唯有明智之眸才可能真正看透看清的“冰道尊容”就连他也仅仅只能看到两座……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家伙儿竟然说……好多好多?

    他又上下打量这小童一眼,幽幽叹了一口气,这小孩儿看上去不过三四岁的年纪,若是再长上几岁肯定能够问出一些什么,可是如今……已经没有时间了。

    中年人一脸莫名其妙,明明什么都没有……哪里来的蛇?

    小童张了张嘴,点点头,语音一如既往的稚嫩,“是……呀,你怎么知道?你看得到对不?”

    青年道人突然朗声大笑,笑声宛若洪雷滚滚震耳欲聋,顷刻间传遍整个藏冰观。小童忙捂住了耳朵,痴傻的看着眼前的青年,心想这人为何得了失心疯?

    “你叫什么名字?”道人扭头问中年人,“是不是姓周?他呢!”又伸手指了指小童。

    中年人诧异,心道:他怎么知道?

    “在下周患,这是犬子,名倾。”

    “周倾,周倾,周患,你可认识周涯祖?”道人先是喃喃念了两声,又问。

    “周涯祖?不认识。”

    青年道人惋惜一叹,“巧了,真是巧了。不知是苍天眷顾,还是我藏冰道门命不该绝。”言罢,他目光灼灼的盯向周倾。“小家伙儿,随我走一趟可好?”

    恰此时,门边传来敲门声。

    “师兄?为何狂笑?”

    青年道人闻言,“轩微,来的正好,你去将观中徒子叫到道德阁,我有事要说。”

    ……

    藏冰观的中心便是道德阁,这里存有历代藏冰真人所收录撰写的道家真经秘典十万卷,每一卷皆是存世孤本,价值难以估量。

    日日皆有观中道人看护,从不让外人进入。

    周患抱着儿子走到道德阁恢宏大气的门楣前不由停住了脚,被这数丈高的青竹大门所震撼,小周倾指了指大门两侧,挑眉念道“谷世人情冷,……什么暖人心。”

    周患不由莞尔一笑,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那是俗世人情冷,道境暖人心。”

    “爹爹,什么是俗世啊?什么又是人情呀?为什么冷呢?”

    青年道人听着二人对话,添上一句,“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道德阁内空间极大,道家典籍书架环绕的中央,有一片空地,足有数十丈见方,最中心有一高台,其上黑白双火闪耀,照亮整座道德阁。经久不衰,百年间从未熄灭。

    青年道人携周患父子走上高台,其下已然密密麻麻的聚集了数百位道人,有老有少,有高有矮,身段不一,他们虽然也都是**凡人,但每一位的身上都有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气韵。

    这,便是常年经受道气洗涤所带来的好处。

    青年道人见人已到的差不多,口中吐出一字。“静。”声音并不大,但却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整个道德阁登时陷入一片沉寂,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中年人在一旁暗暗乍舌,心道这青年好生厉害。

    “大师兄。”

    数百道人见到那青年无不俯身跪拜,朗声叫道。

    青年道人面色淡漠,负手受了众人一礼。“今日,众位还要再一次尝试‘持尺’之测,规矩不变,若能将这‘道玄藏冰尺’移动半分,便是我藏冰观的藏冰真人。”

    青年回身指了指足有三丈之高的黑白双火,周患这才转过身将目光转到那奇异的火焰上。

    黑白两色火焰左右参半,宛若两道交相辉映的虹光,虽夺目却不刺眼,虽雄浑却不炽热。其上虚悬着两列漂浮不定的金色大字。

    左侧黑火上有:“银锋落尽令万川”七字。

    右侧白火上有:“尺照人间冷暖”六字。

    双火中心,一黝黑发红的巨尺斜插在高台上,周体雾气氤氲,微茫抖动,远远望去煞是神秘古怪。

    青年道人站在周患身边轻声解释道:“那便是藏冰观镇观之物,藏冰尺。无数年来惟有身怀道骨体具道胎的道门人才可能挪动,乃至如臂使指,凡是这样的人,便是藏冰观的藏冰真人,无论长幼尊卑。我观真人也便是这样传承换代。”

    “而若只是凡胎,不仅无法移动,甚至连接近都无有可能。眼下我这些师弟均是师父早年从各地所纳所养的贫苦之人收为弟子,十之**都是凡胎,仅有少数经了道气身兼道韵,可也并非道骨道胎,三年来这样的‘持尺’之测已不知多少次……唉,结果皆在意料之中。”

    周患点头,一副恍然之态,“原来是这样,那……今日为何……”

    青年道人将目光放在了被黑白双火所吸引的小周倾的身上,没有再开口。周患心下有了猜测,莫非这道人是觉得自己的儿子能够有能力达成“持尺”之测?可是自己的儿子并非道门之人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藏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唉,果然……道命天定不由人。”青年道人转身对着中年人点点头,中年人这才走到榻前将儿子一把抱起放在肩头。

    青年道人心头忽然又闪过希冀,他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二人今次上山有何事?”

    藏冰山上,藏冰观中。

    猛然从床榻上坐起来的小童一双明目疑惑的看了看自己所在的房间,始终站在床榻前的中年人见到儿子醒了登时一喜,但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身前已经多了一个身影,正是那救下自己儿子的青年道人。

    “小家伙儿,你这一梦可有造化?”青年道人因病而长年苍白的面颊上难得的泛起了一丝桃色。

    小童茫然不解,愣怔了半晌也没有说出什么,撅起小嘴将视线放到了那道人的身后,张开双臂,奶声奶气的道:“爹爹,抱……抱我。”

    青年道人仍心存侥幸,回手拦住中年人的动作,俯下身来神态温和的再次问道:“你在那冰梯一侧的虚空中看到了什么?”

    中年人这才醒悟过来,从衣服的夹层中摸出一个信封,欠着身递了过去,表情甚是恭敬。

    “这封信乃是赵城主亲笔,命在下一定要亲手交到真人手中。”

    青年道人眉间一凝,面上浮现出郑重,“扫雪客亲笔?此事事关重大……我也无法做主。”青年道人略一踌躇,又将信封塞回中年人手中。“这封信,先留在你手中。”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终极强兵我的头发能入梦猎魂人红色冷锋重生七十年代小中医反派老婆不好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