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夜走冰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荀舟闻言也不多想,反手将寒银烛扔向周倾。

    焰火微颤,光芒在冰壁的折射下显映出五色光华,如坠仙境,奇异莫名。

    周倾稳稳接过,抬起头仔细揣摩了一下冰壁,紧接着退后两步,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方位,一旁的荀舟看的莫名其妙。

    “周倾,你又在干什么?踏实睡一觉,明天还要……”

    “荀舟,把你的蜡烛丢给我!”周倾突然呐喊一声,打断了他的话。

    “这就是你不爱读书的下场。”周倾斜眼看了看他,“大儒卫先生的《冰原注》和前朝束威将军的《极北行记》中皆有记载,冰原外围三千里,少有兽,性温,大多居于冰层下,尝见一鹿,尾染三色,通体莹白,角似琉璃耳极聪,常以三五聚,食冰露霜晶,饮寒泉,居冰洞,不攻人,视人不躲。尝见……”

    周倾一连列举出十数种古人有所记载的冰洞中可能出现的兽类,无一不是温和无危害,听得荀舟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连连咋舌,“看来下次出来真得带上你……行吧,这我就放心了。你这什么什么注,什么行记的都是从道德阁里看到的?”

    “周倾,你……”话还未说完,只见周倾终于在一块凸起的冰块上站定,抬手将寒银烛扔入半空。整个冰洞登时大亮,原本无法看清的冰壁上方煞时透亮,黑暗顿消,光芒散射。

    寒银烛飞起数米,插在了一道缝隙中,烛光停止跳跃,将整个冰壁完完整整的呈现在周倾的眼前。

    “道德阁内典籍涉猎极广,各类知识应有尽有,我也仅仅只是了冰山一角,便觉受益匪浅。”

    “难怪你想做书生,我就不行了,一看书就头疼,轩黎师兄平时那些之乎者也的话听来几次便索然无味,唉……我就不是这块料!”

    冰洞不大,半刻钟便到了尽头,寒银烛的光华足以将他们周围的空间照亮,荀舟靠在一块裸露在外的岩石眯起了眼,余光发现周倾举着寒银烛在光滑的冰壁上摸索着什么。

    “哎呀,出来的太急,没有带照明的东西!真是糟了,这里这么黑……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吧……”荀舟看着黑漆漆的洞口,皱起眉头谨慎的打量了许久,也没走迈出一步走入其中。

    周倾卸下肩上背着的包裹,掏出两根火折子递给荀舟一根,撇了撇嘴,“你自己笨,忘了带,可别把我想的和你一样笨。”说着,还吐了吐舌头。

    荀舟眨了眨眼,“还是你靠谱,不过你带着这东西不知道早拿出来?就等着看我出丑?”

    “你疯了?那可是寒银烛!这么扔了?这不是浪费……”荀舟话说到一半,倏地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道:“这是……这是?”

    冰壁足有两丈之高,其上丝丝缕缕裂纹纵横,如果不仔细看或者只看一部分,只能看出那是全无规律的冰纹,就像是破碎的镜子一般,可如果将整个冰壁当做一体来看的话,就会发现,这是一个足足刻画了成千上万笔的古怪符号,绝不是天然形成。

    周倾站在冰块上,默默看着,久久不语。

    荀舟只感觉一股油然而生的悲凉与震撼升入脑海,他下意识的站起身,小小的身躯都陷入了筛糠一般的战栗,仿佛是看到了人世间最令人震惊的事物。

    脑海中一阵无形的力量将他拉回了现实,明台一清,双眼中的惊骇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丝难以名状的清明。

    他的口中慢慢的念出了几个字,“老朋友……”声音低的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见,有些哽咽,有些痛苦,也有些难以置信,稍一恍惚,竟然是满面泪水横流,可很快,又变得茫然,不解,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我怎么哭了?”

    周倾心念电转,他总觉得这个古怪而复杂的符号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沉默了半刻钟,才一拍脑门,一副恍然的神情,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叩四个头。

    “前辈,安息!”

    他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在道门奇书《道经》中见到过类似的字符,只不过自己看到的那个字符的复杂程度与这个相比不足万一。

    道经中的注释说,此符专门用于安魂镇灵,唯有身怀正道之人才可用,越是复杂,便说明所安之人生前为道门奉献越多。

    眼前这个字符,其复杂程度令人发指,密密麻麻的占据了整个冰壁,以此类推,这位被安镇在这个无名冰洞中的前辈生前很有可能是道门的至高者,并且为道门立下了极为强悍的功业……

    莫非自己二人无意中闯入的冰洞竟然是一位道门前辈的安身之地?只是如此人物,怎么会被葬在这么一个无人问津的地方?又是谁为他画下的这个字符?

    这些问题没有人能够为他解答,周倾跪拜完毕,失神片刻便站起身,转头看向一脸无知的荀舟,神色严肃慎重的为他一一解释。

    荀舟听罢也是跪倒连连磕头,二人跪在一处,对着冰壁字符又施一礼,周倾道:“前辈,我二人今日闯入无意冒犯,只求住上一夜,明日便走,绝不扰您安息!”

    夜已深了,雪渐狂,风倏暴,浩瀚冰原中传出来一丝丝宛若哭泣的“呜呜”之声,许久后方才隐没在深夜之中。

    周荀二人熄了蜡烛,战战兢兢辗转反侧直到天边升起淡淡的鱼肚白方浅浅睡去。

    冰壁之上,穿插在冰纹中的莹白色光芒宛如清晨的第一道紫气东来,稍瞬即逝,无人看见,一如它沉寂了上千年的静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藏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周倾不着痕迹的呵呵一笑,又从包裹中拿出两根银白色的蜡烛,吹了吹火折子中微弱的火星,引燃蜡烛,柔和却又明亮的烛火燃起,那看起来极为细弱的烛火在风雪中不仅没有熄灭,甚至连一丝摇曳都没有,煞是奇异。

    “嚯?藏宝道人的寒银烛都被你给骗来了?”荀舟眼睛一亮,从周倾手上抢过来一根,入手冰凉,好奇的上下翻看,随后试探着用小手在烛火上捏了一把,眸中光亮更甚,“哇!这火焰还真是凉丝丝的,摸着好舒服,以前听藏宝老头炫耀我还以为他在吹嘘,原来世间真的有这种蜡烛,遇风不灭,遇火则燃,焰火如冰,好神奇!”

    夜,配着昼夜不停的雪,压得人喘不过气,虽偶有几点零星的星光与暗淡的月华点缀其上,仍旧无法照亮人间至北的万里冰原。

    趁着夜色,两道身影自藏冰观后门中闪出,看其身形似是两个身高不过五尺的孩童,稍一闪动,便隐入了黑夜的风雪中。

    “周倾,你真在那边看到了一座仙境一般的高山?我方才特意跑到观雪台上看了啊,你说的那边什么也没有啊!”荀舟有些气喘吁吁的拽住周倾,停止了奔跑。

    “当然看到了呢!后来还听轩黎轩微师兄说起来呢,似乎是叫什么小孤山?一般人可看不到,你当然就看不到啦!别停啊!快走,等到天一亮,师兄们肯定能够发现咱们偷跑出来了,快!”

    周倾急不可耐的拉住荀舟的小手,速度更快了几分。他二人虽不受寒冷的侵袭,但毕竟还是孩子,在风雪中穿行也是极为困难,再加上漆黑的夜色,难以辩清方向,二人跑了一阵子,便择了一个冰洞,打算明日再启程赶往小孤山。

    “别废话了,快进去吧,休息一会马上赶路,若是师兄他们追上来就麻烦了。”周倾翻了个白眼,也不理他,将烛火提到胸前,照着冰洞内的空间,缓步走了进去。

    “我真是不懂你哎?明明是帮轩黎师兄取药治病,是好事,你干嘛非得偷偷摸摸的,好像干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似的,见不得人。”荀舟啧啧两声,跟在周倾的身后,步子缓慢如履薄冰,抬眼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整个洞穴,声音微颤,“哎,周倾,你等会我,慢点!我觉得这里肯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周倾回身看了看他古怪的模样,不由哈哈大笑。荀舟一阵脸红,强作镇定跟上了他。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玄幻之最强反派村海贼之极恶帝王偏执先生的猫皇恩五十米就此别过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