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垂钓老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目光中尽是惊诧与不敢置信。

    周倾伸出手掌在荀舟眼前晃了晃,另一只握着荀舟手的手更是握紧了些,“你这是怎么了?”

    “你,回过头去看看,快回头。”荀舟说着自己先转过了身,“我……我……我看到了,你说的……”

    “咦?人怎么说没就没了?两个人都不见了?还有,刚才是谁说的胡话啊?什么罪不可赦,杀孽啊,他在说什么?”荀舟一脸茫然,眨了眨眼,转头看向周倾问道,可只这一转头,余光瞟向后方,他便惊骇的呆愣在原地,身体僵直。

    周倾还在思索方才那苍老的话语,似乎是有些似曾相识,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似的十分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至于那话中的含义,他也捉摸不透,但是脑海中却鬼使神差的将那苍老的声音与几日前冰洞中的安魂字符联系到了一起,默然许久,忽然感觉肩上一阵刺痛,抬头一看,原来是荀舟掐了自己一下,刚要抬手掐回去,却正好与荀舟的目光撞在一起。

    “那你为何会过道家典籍,尤其是这本记载着雪原四色鹿的密辛的典籍,全天下只有藏冰观道德阁才有收藏,你不是道家子弟不是藏冰观中人,焉能?”说着眼眸中寒芒更盛,“小家伙,你不诚实哦。”

    周倾摇了摇头,荀舟插口道:“他还真的不是藏冰观中人,只是暂时寄居在那里的,这家伙啊是个书呆子,轩黎师兄又宠爱他,所以他才能够在道德阁中任意的。说起来,你又是什么人?怎么会对我们藏冰观中的事情这么清楚,莫非你偷偷潜入过?你是个贼?”

    “看到了什么啊?”周倾无奈翻了个白眼,也只能随着他转过身去。

    不知何时,背后的景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百丈高的冰崖消失了,一座直插云天的巨山突然出现,仿佛凭空诞生,一股弥漫在空气中的花香钻入鼻腔,使得他精神一振,双目圆张,足足呆愣一盏茶的时间才有些僵硬的笑道:“我,我,我就说吧,这山,美极了。”

    冷冽脸汉子听了荀舟的话先是愣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荀舟的脑袋却被荀舟一闪身给躲了过去,他只能收回了手,下意识想要抚一抚颔下的胡须,但却摸了个空,这才猛然想起了什么。

    “多少年了,第一次有人叫我是贼。我啊,还真是个贼。”冷冽脸汉子站起身,再度看了看地上两个小孩子几眼,身体忽然变得虚幻,随后一点一点消散不见。远远地只传来一道苍老低沉的声音。

    “身为藏冰观道家人入到这里本已罪不可赦,可惜可惜,竟是道骨,罢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让老夫今日再造杀孽。另一个小娃娃,非是道家人却身藏道家典籍,来此地还真不是坏了老夫的规矩,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得紧啊,哈哈哈……”笑声越来越远,声音也越来越低,直到隐没在风声之中。

    “可是大哥,这两个……”还未等他说完,冷冽脸汉子蹲下身,摸了摸周青的小脑袋,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变得和蔼一些,尽管他这张脸与和蔼这个词语简直是格格不入,但他仍旧勉力放松神态,这才道:“小家伙,能不能告诉我,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做?吓走了我们的猎物,与你又有何好处?”

    风“呜呜”地吹过一阵,携起寒雪击打在脸上,周倾虽然没有感觉到寒冷,但双颊仍旧被雪击打的通红,他沉默了一阵,似乎是鼓起了勇气,一字一顿的说:“你们这么做是不对的,所以我出言提醒你们,是为了防止你们造下孽障,遗祸整个冰川。”

    冷冽脸汉子面上露出饶有兴致的样子,而他背后的魁梧男人脸上的怒火已经消失,却而代之的先是一抹慈祥的笑意,深深地看了周倾身侧的荀舟一眼,紧接着又变成一种毫无表情的淡漠,双眼空洞,仿佛失去了灵性似的,胸口上下起伏几次,蓦地宛若一缕青烟似的点点消融随风而逝。

    二人后方,恢弘的山峦拔地而起,这万载冰川的风雪竟然根本无法近它分毫。

    其上飞鸟盘桓,百兽饮水相嘻,草木随风微微摇曳,小溪潺潺流淌穿梭于林木之间,千尺瀑布自山峰上倾泻而下,水声仿佛破开虚无一般自无及有,明明方才还没有半点声响,短短片刻耳畔便已经充斥着隆隆瀑布倾泻音,汩汩溪流滚动音,吱吱鸟兽嘶鸣音,呜呜细风拂面音。

    那宏伟巨山,赫然便是周倾在观雪台上一眼看透的小孤山!

    周倾深吸一口气,“终于到了,终于……”后面的话已经说不出来了,他此刻被一种飘飘欲仙的感官所笼罩,恍若置身于人间仙境一般奇妙。

    当时他在观雪台远远望去只能感觉这小孤山极致美丽,可一旦抵达了山下之后,他才猛然发现,这简直太壮观了!简直是美艳不可方物,凌驾于人间万般美好之上。

    “周,周,周倾,我敢保证,天下间在没有另一座山可以与这座山相媲美!太美了,简直比画的还美……”荀舟赞叹道,语言颤抖结巴,显然还没有从方才的震撼之中解脱出来。

    “小娃儿,此言差矣啊。这天下间比这山更美的奇山,可不止一座呢。”仿佛冥冥之中传来一道人声,那声音虚无缥缈,直达心底,如果不细听,周倾甚至觉得那肯定不是人声而是仙音了。

    循着声音的出处看去,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翁坐在一座依山而建,侧有小溪横过的小亭中,手上持着一柄鱼竿,正静静地垂钓。双眼微阖,似是已经睡去,但周倾却能够感觉到,方才那一句话就是这个垂钓老翁说出的。

    周倾想要踏前一步跨上小孤山,却觉得脚掌仿佛踩入棉花一般,软绵绵的根本无法受力,想要继续踏下,却又仿佛入了无底洞,脚掌不断下坠,倏地身躯剧烈颤抖,似又一刹那掉下了万丈悬崖,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后跌出,荀舟被他牵带着也跌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三丈外的冰雪上。

    二人惊呼一声,只觉浑身无一处不痛,几乎说不出话来。

    “小娃儿,莫要心急。”山间小亭上,老翁双眸睁开一条缝,但却根本没有看周倾二人,而是直直的看向前方的小溪,看着自己的鱼竿尽头,缓缓道:“老夫的鱼儿,咬钩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藏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冷冽脸汉子身材同样十分魁梧,他在周倾二人身前蹲下身几乎挡住了二人全部的视线,故而谁也没有注意到那个魁梧汉子竟然已经消失了。

    “遗祸整个冰川?”

    周倾拽着荀舟发足狂奔,但毕竟年小力薄,还未跑出几步,身前便已经闪出了两个高大身影拦住去路。

    荀舟并没有询问周倾为什么大声呼和惊走那头四色鹿,之前连日赶路的怨气也已经烟消云散,他紧握着周倾的手,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心中暗暗道:周倾既然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我身为他的朋友,理应义无反顾的站在他身边。

    周倾悄悄捏了捏荀舟的手,示意他不要惊慌,同时仰起头,大眼睛盯着两个男人,不明所以的问道:“你们两个为何要追我们?”

    “哼,臭小鬼,你吓跑了我们的……”魁梧男子气哼哼的道,正要继续出言呵斥一番。

    一旁的冷冽脸汉子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别吓着孩子。”

    周倾郑重点头,“道家一本典籍中有过记载,四色鹿虽然是人间奇绝之兽,身上无一不宝,可以称得上是价值连城,但其生死贯彻整个兽类,象征祥瑞,象征天端,象征雪原鹿全族之气运,更有甚者还象征着当地兽类之信仰。若有损伤,轻者鹿族并起爆发,重则引发兽潮之灾,如此观之,方才你们若是真的得手,岂不是造下孽障?这冰原上之兽何止千千万,若真如典籍所言,群起爆发,灾祸只怕顷刻间便会殃及至藏冰观,乃至蔓延全玫州。”

    冷冽脸汉子打量周倾一眼,“倒是看不出来,你一个小娃娃竟有这般见识?读过的书还真不少?”他顿了顿,若有所思,半晌之后又道,“不过你为何对那道家典籍如此深信不疑,莫非,你也是那藏冰观中人吗?”说着他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寒芒。

    周倾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我不是。”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无敌大神豪败家系统唯你,予我欢喜男友他美颜盛世兄长是戏精[综]武侠之超神玩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