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再入孤山,双轩羽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藏冰真人回过神来,忽然朗声道:“大限已至,命理如故。”言罢他回首望了望轩黎师兄弟,“轩黎,你一向稳重,我去后藏冰观交于你手为师也可安心。你体赋绝脉,可命若有解亦或无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命不该早早丧绝,这俗道也不该早早丧绝啊。”

    轩黎若有所悟,猛然抬头道:“师父,您放心,弟子定当照管好藏冰观,只是您……”

    藏冰真人并不看他,而是转向轩微,“轩微,你秉性直真,虽难悟诸般高深道理,但世无生而知之者,更无亘古不灭者。终有一日,烟云顿消,你也可明得生理,晓得道机。”

    藏冰真人一袭灰色道袍负手而立,似是思考,一双深邃中透着缕缕金色光团的眼眸只是牢牢地盯着眼前的藏冰尺,盯着眼前的黑白双火,盯着那悬于半空的十三个字。

    而他的后方,轩黎轩微二人跪倒在地。眉目低垂,眼中含泪,嘴唇咬紧,口中喃喃念叨着:“师父,师父……”

    轩微又道:“可是大师兄,倾儿还在为你努力啊。你如此放弃……”

    轩黎抬眼仰望,似乎透过这厚厚阁顶看到了冰川中独自冒雪的身影,他不由的微微动容,总是心中的道法早已明悟,又有谁能够真的毫无牵挂的离开人世呢?

    他将想要对二人说的话倾囊而出后,便微一低眉,道了一声:“天尊慈悲,我道长真,我观长真。天尊慈悲,我道不灭,我观不灭。”

    声音仍在,他大步走入黑白双火,手扶藏冰尺,嘴角含笑,痴痴地望着虚空的两列金字,盘膝而坐,身在双火之中,双眸一清,耳目一明,随即双眸倏闭,魂息全无,已然羽化魂归。

    “师弟,这非是放弃,而是明悟,而是命。说来,在这世间,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倾儿,还有……舟儿。”轩黎眼神微凝。

    ……

    十六年前,藏冰观道德阁中。

    道德阁中。

    轩黎和轩微登上高台,走近黑白双火。

    “师弟,老祖言尺照人间冷暖。可这人间冷暖,究竟照的尽吗。老祖可以一尺喝令万川,最终也不过化成一抔黄土,自古圣贤能者最终无不如此。故而,为兄先去一步,师弟不必太过伤怀。”

    黑白双火闪烁不定,忽明忽暗。十三金字融为一缕金光遮住藏冰真人的道身,光芒一绽,身影全无。

    轩黎呆怔片刻,与轩微相视,无语泪长流。

    轩黎声音低糜无力,口中似是呢喃的道:“天尊慈悲,恭贺师父大人羽化入道陵。”

    轩微在一侧听着师兄的话语,早已是泣不成声,口中愣怔的喊着:“师父……师父,不要走……徒儿不让你走……”

    ……

    轩黎缓缓收回神思,他抬手拍了拍轩微的肩膀,“我塌下书信交于倾儿,至于这藏冰观,你能够照管周全便照管,若不能,便随它去吧。”

    “师兄,你真要,真要就如此羽化入道陵?”

    轩微出言再劝,羽化入道陵说的好听,实际上乃是道家“死”的婉称,师兄这一去,便是真的逝世,再无挽回的余地,轩微哪里肯?他二人自出生起便一同跟着师父在这藏冰观中修行论道,虽然他的聪慧远不及轩黎,对于道家那些高深学问理论的领悟也一向是不得甚解,可他对于轩黎的师兄弟之情却是实打实的。

    轩黎不再理他,口中念着:“天尊慈悲,我道长真,我观长真。天尊慈悲,我道不灭,我观不灭。”一如当日藏冰真人的模样,大踏步走入黑白双火,对着轩微露出一抹浅不可闻的笑意,羽化魂归,在金字所化的茫茫光晕中消失不见。

    道身入道陵,魂身皆有归处,也可如此安息。

    轩微双腿一软,似乎是再也支撑不住自身的重量,扑通一声软倒在地,他双眸已然湿润,双手痛苦的插入发髻之间,眼神中充斥着,痛苦,不舍,疑惑和茫然。“为什么,和大师兄都是这么突然就离我而去了?为什么,为什么啊!说着我不懂,说着什么明悟什么命数,这天下间那有什么命数?明明都是生死一念罢了!你们为何要如此无端无故求死弃生!我不明白啊!真的不明白。”

    “轩微,你可记得,你师父临终前与你说的话吗。”一个声音从高台下方传来,轩微忽的抬起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俯身看去,“陈老!你快救救大师兄!他不该死,他不该死啊!你神通广大,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陈老道面上笑意渐浓,他身躯一闪,下一刹那竟已出现在了轩微身前,他一直干枯黢黑的手掌轻轻揉了揉轩微的头,“痴儿,你为何如今还不明白呢。”

    “明白?明白什么?”轩微泪眼模糊,神智紊乱,他恍惚间站起身,道袍上泪水斑斑,他语音颤抖着摇了摇头,双手疯狂的捂上耳朵,“不,不明白,我不想明白!明白了就死了?像他们那样永远的死了,我才不要明白,我为什么要明白,我不明白!”

    “罢了罢了,痴念过重,岂非平添烦恼。”陈老道反手抖了抖拂尘,将轩微的双手打下。“你且听我最后一言。将脑海中一切忘却,只要记住这一句:终有一日,烟云顿消,你也可明得生理,晓得道机。你也可知天尊慈悲,也可知命数。”

    轩微摇头听着陈老道的话,口中还在不断的吐出抗拒的话语,可是当陈老道说出了最后一个字,轩微却只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脑海中杂念尽去,一丝明悟闪过。“天尊慈悲,对啊!天尊慈悲!”

    忽然之间,他抬起了头,眼眸中光芒连闪,似喜似怒,似悲似欢,在这一刻,平生种种一一划过心头,再一一散去,一切宛若过眼云烟。他长啸一声,对着陈老道行了一礼,“多谢陈老指点迷津!轩微懂了!”

    他闪身冲入黑白双火之中,盘膝而坐,遥望道德阁中一切,遥想平生百般繁华皆如梦幻,“原来真有一念之生为生,一念之死也可为生。天尊慈悲,晚辈去了!”话音还未落,他眼眸一空,周身生机散去,已然是魂飞天外,羽化当场,身入道陵。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藏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轩黎道了声:“天尊慈悲,”便要走入那黑白双火。

    轩微挑眉,拉住轩黎的袖袍,“师兄,你还有一年寿,为何不……”他低头看去,却发现原本轩黎胸前日日佩戴的混元玉竟然不见了,不由怔住。

    周倾望着天空,辨认清楚方向。

    月光透过雪花纷沓飞舞的虚空投下,月光洒在冰雪上折射出浅淡的光点,随着微风轻轻浮动游曳,他呼出一口白气,喃喃道:“今夜天气还不错。”说着,将肩头包裹上的雪花抖去,大踏步出了藏冰观后门。

    陈老道的身影忽然闪到他的身后,面上的表情有些肃穆,也有些伤怀,他痴痴地望着周倾离去的方向,半晌才低语一声。

    “可惜,天尊慈悲,人生不如意事十之**。”

    声音低低沉沉,如同老佛古钟,听来沉闷却满是威严,他的身影随话语声的淡去而渐渐消失。

    “师弟啊,你要记住,命,是你想要摆脱也不可能超脱的劫数。有人为我点灯续命保我十年阳寿,是他在为我尽人事,而我虽仍留恋人间,却也只能静听天命,别无二选。大限已到,纵使再多努力也终究无法越过,你可懂。”

    轩微用力的摇了摇头,“师兄,当年师父可不是这么……”

    “师父仙逝前的那句话,若有一日你悟透了,便来找我吧。我去后,藏冰观还需要你来照看。这五百余口人,我终究放心不下啊。天尊慈悲,即便将来观消万山灭,冰川化尘埃,我还是希望这世间尚能有生机啊。”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末世大狙霸综漫之最强冠名都市之万界召唤系统教主!先生今天又旷课了[综武侠/剑三]诸天黑手血脉超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