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十五年后,故人再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眉头紧蹙,眼神中情感变换,眼眶微湿。

    当年的惨案可不仅仅是黑衣人受了极大的刺激,他的这群老兄弟又何尝不是这样。

    盯着对方的涣散眼神看了许久,竟然找不出以往的任何痕迹。

    白须垂至胸口,一头白发乱糟糟的,双眸无神甚至还有一些迷茫混乱,面色惨黄一片憔悴不堪,唇色浅薄,显然是担忧沧北军情许多日都不曾歇息的缘故。

    黑衣人见到被两个甲士从床榻上唤起,连衣服都没有穿整齐的垣阳城主龙洐意,心下大痛,原本对于这位垣阳城主面对沧北百姓遭屠,领土遭踏的不作为而产生的愤怒在顷刻之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苦楚与辛酸。

    “给老子通报进去,让龙洐意那个狗娘养的给老子滚出来迎接!他奶奶的,沧北战火熊熊,他老人家竟然还在这偏僻地方稳坐钓鱼台,当个缩头乌龟,真是欠揍!”

    两个甲士闻言打开门,回头古怪的看了黑衣人一眼,这才飞奔入内,将躺在床榻上辗转反侧,久久无眠的垣阳城主给喊了起来。

    眼角与额上交织的皱纹就是他们给予时间的答案。黑衣人上前一步伸手扶住站立都有些力不从心的龙洐意,先是叹息一声,却听到这位垣阳城主苍老且充满疲惫的声音响起。

    “他们二人说有一位了不起的人来了,指名要见我,想来,就是你了。”龙洐意只感觉睁开眼皮都需要极大的力气,说起话来几乎是说几个字就需要停下来喘息一下。

    黑衣人双拳微攥,心中呐喊一声:淬天龙部!七旗营!沧北军!侯爷!辽狗!老子终于回来了!

    ……

    年近五十的垣阳城主已经是须发全白,看起来很像是一个古稀耄耋,日暮途穷的老头子。

    直到此刻,他们在被沧北军令震撼之后,终于将视线落在了黑衣人那张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上。仿佛看见了十五年前统领沧北十三州二十二万军的侯爷,看见了那个意气风发,从军以来从无败绩的沧北神话。

    他们双手过顶,单膝跪地。

    “我等沧北军士见过沧北军令!”两声激动得显得有些破音,但又洪亮而铿锵的语音破空响起,在风雪之中萦绕不息,远远蔓延开来,直至震荡整座垣阳城,直至震荡整个沧北!

    他微微抬眼扫了黑衣人几眼,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干枯却满是老茧的双手,又低低的道:“今日身体有恙,若有得罪失礼之处还请客人见谅……扶老夫去那边坐下,老了,站这么一会,累了。真是老了,老的不中用了。呵,这双手,曾经也是挽过强弓持过长剑杀过敌的,敢想像吗,敢想像吗,哈哈。”

    龙洐意让黑衣人扶着自己走入正厅之中的圈椅上坐下,身子不知道是因为太过劳累还是因为夜里的寒气,坐在椅子上不住地瑟瑟发抖。他将双手环抱在怀中,微微蜷缩。

    两个甲士也不多言,只是跑出正厅,飞快的从庭院后面抱出两个火盆与一床厚厚的棉被,随后又将厅门紧闭,屋里的温度这才稍有上升。

    龙洐意展开棉被裹在身上,双目微合,虚弱的道:“你究竟有什么事……这两个孩子一般不会如此冒失的深夜唤醒老夫。你……”他勉力抬头,用双眼的缝隙朝着黑衣人的脸庞望了望,又道:“你若有事相求,老夫……若能做到,一定帮你。”

    两个甲士在一边想要出言告诉龙洐意黑衣人手持黑石军令的来头,却被黑衣人用眼光拦住。二人只能住口,但是心下各生疑惑与不解。

    “还是这么老好人。”黑衣人紧缩的双眉自始至终没有本分舒展,他低低念了一句,龙洐意却显然没有听清,刚要发问,黑衣人继续道:“龙城主,我此来的确有意要事相求。”

    “哦,那……就是了,请说吧。”

    龙洐意断断续续的嗓音就如同嗫喏的呢喃声,听来不清不楚,黑衣人被这毫无生气的音调所摄,愈发的觉得心里刺痛难忍,险些垂泪,不过被他强行忍住,嘴角勉强的露出一抹不知喜悲的笑。

    “我想请龙城主秣兵历马,提枪持戟,再战辽狗!还我大周黎民百姓一片完整的沧北江山,不知龙城主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皆是一震。

    两名甲士呆愣原地,反倒是龙洐意最想反应了过来。

    他蓦然睁开了双眼,眼中多了一些什么,起初是希冀,而后希冀之光破碎,转化成了无尽的自嘲与无奈。

    “你说笑了,你看老夫……只是一个半截入了土的老头子,又有何德何能再战啊。这天下局势,这战争杀伐,与老夫注定无缘了啊,注定无缘了啊……”

    说到最后,他的心情愈加低沉,语气愈加沉重,眼睛也再度闭上。

    黑衣人忽然盘腿坐到了地上,他望着圈椅上的老人,放声大笑,“真真是笑话!若是连沧北军第一将军,升天龙部的主人都说自己无德无能,这天下又有何人能称得上是英雄?镇天王阵阵败退,沧北军节节退走,如今沧北已乱,身为曾经沧北军的领军人物之一,座北侯最坚实的后盾,龙城主就真的还坐的住吗!”

    黑衣人的话,句句铿锵,斩钉截铁,说的龙洐意心中波动不已,两行老泪无声而流,“你现在与老夫说这些,又有何用啊……老夫只是一个废人!一个废人……还妄谈什么沧北军领军人物,妄谈什么再战啊。”

    黑衣人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他忽然从地上窜出,扑到了龙洐意的圈椅前,两只手死死的钳住龙洐意的双肩,面目狰狞。

    就在两个甲士面露惊容想要拔剑冲上前的同时,黑衣人歇斯底里的喊道:“老哥哥!龙大哥!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看看我啊!当年,你不是这样的啊!”

    听到这万分熟悉的称呼,龙洐意显然愣住了,两个甲士也已呆住。

    黑衣人抬掌成爪,一手撕开了胸前的衣物,露出了一个深深烙印其上的痕迹,一条湛蓝色的龙,但其龙纹图样与那两名甲士手背上那升天之势的龙纹稍有不同。

    相同的是,同样的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一个甲士惊呼出声:“淬天龙在胸!你是七旗营淬天龙主周患大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藏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在这一刻,十五年前那个被军神统领的沧北军仿佛再生了一般,成为了他们二人心中一切的信仰与希望。

    如今,正在这个沧北被铁蹄踏破,风雨飘摇,而沧北军在云东镇天王的带领下兵败如山倒的局面下,失踪多年的沧北军令竟然再现!一如数十年前,在国家危难之际,出兵定沧北平北境的大周英雄座北侯一般。

    大周建国初由周国无数玉匠精选天下价值连城的美玉,加以雕琢加工,最终制出了四块大小,光泽,形状完全如一,绝无半分偏差的黑石玉,天下仅此四块。

    后由开国帝三次亲请铁骨软玉扇,大儒管清棠提笔分别题下“东南西北”四字,以作大周云东,天南,佑西,沧北四方代表着无上威严的军令,凭此军令可以任意调度所在境域的所有军士,只有大周天子才有资格亲自赐下与收回。

    这一块沧北军令,在当年座北侯周夜城“一夜败辽九百里,反击南周破梦川,执笔书屠逢山阵,悍军奇袭宇内军。”四场经典战役击溃四国,使六国臣服时被当时的天子亲自赐予的。

    这不仅仅代表着来自于周天子全身心的信任,更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荣光和权力。早在十五年前座北侯周夜城被灭门那日便已遗失在了座北侯府,却不想今日被一个陌生的黑衣人取出,重现天日!

    两个甲士浑身如同筛糠一般颤抖起来,泪如泉涌,在风雪中瞬息冻成两道冰凌紧贴在脸上,但二人浑然未觉。

    他们相信,军令再现,一定会让他们沧北再创辉煌!一定能够洗雪今月九日百万同胞被屠杀的耻辱!

    如此情形,如何能够让他们不激动?

    仿佛被两个甲士的神态所吸引,黑衣人将黑石军令揣回袖中,双眸通红的咧嘴大笑,当年的意气被再度点燃,他也不顾风度,一口浑话张嘴喊出。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超级男神[红楼]贾大帝师剑圣传说妖孽仙医在校园斜天赋谋杀手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