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一尺焱,剑芒忽斜【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是阎王爷来收我们的命了吗?

    穿着一身莹白色劲装,体态婀娜的曼妙少女一头垂至腰臀的秀发洒在地上,却没有沾染一丝灰尘,席卷整个监牢的黑烟竟也在她周身三尺之外,远远避开。

    她安静的盘膝而坐,摆出一个运转内气的姿势,一言不发,仿佛没有感受到火热的烈焰即将吞噬自己。

    在催人泪下的黑烟中,他们闭上了眼睛,心境竟然出奇的平和,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忽然,低低的脚步声似远似近,忽高忽低的传入,无人能够听清那脚步声究竟来源于哪里,可他们就是能够感受得到,那是一个充满着杀机的脚步声,每一次落地,都会有一种令人窒息的锋锐之气像滚滚气浪一般鼓荡。

    被锁在牢房内,感受着火龙炽烈的高温都已经近在咫尺了,却根本无法逃命,这种感觉简直难受至极,即便是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更何况是真正立于如此境地的他们。

    他们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狱卒的身上,盼望着会有一个狱卒拿着牢房的钥匙来救他们,可惜事与愿违,监牢中数十个狱卒竟然没有一个出现,像是早就跑了,又像是已经被烧死了。

    实质般的锐气形成银针般尖锐的利刃铺天盖地的涌了上来,少女仍旧没有动,一往无前的气浪竟然也在她的身周消散,就好像泥牛入海,悄然湮灭。

    少女的视线钻入黑烟,只是冷冷一瞥,便闭上了眼睛,仿佛是看到了什么玷污双眼的肮脏之物。

    他们的心里,都产生了绝望的念头,挣扎了一阵便颓然的坐了下来,面色灰白,回想起自己所犯的罪过,心头升起一丝明悟。

    如果我不因为当初的**,贪念而铸下大错,是不是就不会有今日,不会死到临头的时候也没有一个人愿意来救我,这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吧。

    人就是这样,到了死亡来临的时候,无论多么邪恶的人,都会觉得如果有一颗后悔药该多好,都会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毕竟,人性本善……

    解问让李楚搀扶自己站到高处,扯着嗓子大声命令各支人手四散救火救人。

    玫州监牢被先一步而来的黑烟包裹,其中数千囚犯的哀嚎声,咳嗽声,哭泣声,全城皆可闻。

    “刘剑忠,你快带人破牢把囚犯给我救出来!黑烟已经到了!不出半刻钟监牢就会变为一片火海!到时少救出了一个囚犯,我拿你是问!”解问望见监牢的惨状,大喝着发号施令。

    如银铃般清脆的女声从她口中吐出,嘴角还带着几分不屑,“火是你放的?爆裂如地火,迅疾如霆风,抬手可燃雪,一念谪仙,想必就是你了,这绰号倒是挺霸气,只是这人,呕。”

    说着她还佯装着干呕两声,她的脸上虽还是稚气未脱,但一颦一笑尽透出一种别样的灵动之美,动人心魄。

    “在下的名号,自然入不了大小姐的法眼。”那是一声充满玩味的男子声音,听来入耳竟有几分舒服。

    一个看不清面庞的高挑身影自浓烟中走出,那浓烟以他为中心迅速褪去,眨眼间便露出了那少女所在的整座牢房。

    他微微抬手,锁在牢门上的锁链竟然应声短成了数截,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铁门随之破开。他一步走入牢房内,面庞仍旧模糊,无法辨清。

    “大小姐离世前不准备最后看一眼天空了吗?”

    “看不到天空的是你吧?”话音未落,她晶莹的鼻尖微微一皱,“一条辽皇养的狗,我呸。”言罢,她吐了吐舌头,依旧闭着眼,神色如常。

    来人隐藏在伪装下的脸庞抽动了一下,耻辱感涌上心头,不过很快就转化为得意的笑容,那笑容不是一种即将杀死目标的喜悦,反而是一种阴测测透着诡异的笑容。

    “既然小姐慷慨送我一颗大好人头,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说罢提起剑柄,内气盈然贯通,牢房内刮起了一阵犀利的劲风,温度骤降,刺客将手肘一转,手中剑毫无半分犹豫的刺向了少女的脖颈。

    剑锋眼看抵至近前,少女却连动都没动,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话,“再不出来,等回家之后,本小姐剁了你的狗腿!”

    话音方起,刺客伪装下的面庞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手腕如被雷击,猛烈的颤抖一下,刺客慌忙间身体极速后掠,另一只手猛然掐住握剑的手,强制稳住,借助身影的迅速移动,将方才一瞬间的失态隐藏。

    刺客心中惊呼:还是轻敌了……这婊子的贴身侍卫实力高的难以想象……罢了,任务已然完成了大半,撤!

    随即身化流星,遁入滚滚乌烟中,留下一连串模糊的残影,几个眨眼间就出了监牢,速度快到了极致。

    可就在他一个箭步蹿上房顶,以为脱离危险,正要再加紧一步逃窜时,背心一寒,此刻根本来不及多想,那刺客反身以剑抵胸抵挡后方刺来的一道足有一丈之长的剑芒!

    金铁相击声中,剑芒穿破烟层,透破火光,在太阳的照耀下仿佛将整个天空一分为二。

    这,便是那震惊全城的霸道剑气!

    ……

    周倾呆怔片刻,随手抄起一个由于混乱而散落在地的木盆,也不再管大街上的一片狼藉,跟在几个扛着水缸的大汉身后,朝着大火的中心跑去。

    周倾将目光瞟了水缸一眼,里面的水已然冻成了冰,但伴随着他们越来越接近火源,那冰竟然开始化水,可见此刻的城中的温度已经上升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百姓在解问的领导下也恢复了镇静,已经可以有组织的引水灭火,虽然仍在蔓延,但速度显然满了许多。

    刘剑忠冲入监牢,在火海即将涌入监牢的一刹那,救出了第一批人,但这相对于数千囚犯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大火封住了监牢大门,火蛇跳跃着将监牢重重包围,情况已经超出了人力所能控制的范围。

    余下的囚犯,救不出了!

    刘剑忠和解问简单这样的情形,眉头深深皱起,望着已经隐没在火海之中的监牢,以及其中近乎咆哮的嘶嚎,一时间,手足无措。

    眼看着数以千计的人要活生生的烧死在身为一州州领的眼前,这痛苦和压力可想而知,即便解问治州有方,但面对如此已经无解的局面,他也只能站在一旁,除了加快灭火的速度以外,在没有别的办法。

    正在此时,监牢房顶上两个身影横跃高楼,以剑相搏,剑气纵转,掀起浓烟,前一个是一个看不清面容的黑影,边战边退,俨然已经落了下风,二人焦灼相斗数合后,他猛力出剑疾刺,在对手退后格挡时,他忽又收了剑,转头掠走,钻入人群,连续闪身,只是眼睛一花便似失了踪迹。

    后一个是一个青年,身穿莹白色劲装,头发随风而舞,体态坚挺,英气十足,望上去给人以一种极强的力量感。他持剑的身影在房顶间跳跃,不知道吸引了城中多少百忙中仍不忘回头的女子的目光。

    他大喝一声,“你走的了么?”言罢,同样钻入人群,急追不舍,黑影的身影对付普通人还好,对付他这样万中无一的高手无异于孩童把戏。

    奔逃的黑影见身法已经失了效用,忽的跃上一个房顶,停住不动,他转过头来俯视城中嘈杂往返的百姓,沉沉叹息一声。

    那青年见他停下正要追上,忽听房顶上的黑影道:“想让举城百姓为我陪葬,你便继续追来!”

    霎时间,原本已经无法控制的场面陷入了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转向立在房顶上的黑影身上,周倾也是如此。

    没有人注意到的是,吞没监牢的大火在一个倩影走出的脚步中,悄悄地退却了。

    而她的周身,竟仿佛伴随着九天浮云,浩瀚银河同舞,娇躯在火海中盈盈如画,袅袅如烟,手中还握着一把水光溶溶的软剑。

    她默然抬头,天空再度落了雪,雪花片片,盖在大火上,足以引燃天空的火焰似是抽去了一切的力量,颤抖着收敛起了锋芒,收敛了炽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藏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囚犯,也是人啊!无论他们身犯何罪,也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枉死在火海之中,决计不能见死不救。

    驻军统领刘剑忠在解问下达命令的同时,已经反应了过来,叫了三支甲士队伍,朝着玫州监牢狂奔而去。

    滚烫的火浪令一向寒冷的玫州主城中的温度骤然上升了一大截,如此大火在这北地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即便是有了火灾,由于这滴水成冰的气候,也很难以扩散。

    今天这火势之迅猛着实有些诡异了,如此之火,岂似人间应有之物?完完全全就像是一场噩梦。

    大火乃是从民居方向涌来,绵延了一整条街,足足牵连近百户。

    毫无征兆仿佛从天而降的火灾令城内掀起了一阵难以遏制的恐慌,人们相互推搡,争相远离,导致火光泛滥的初期竟然没有人想起救火,直到火势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时,玫州州领解问才匆忙赶到,领着府兵以及驻城守军将火区围住,同时驱散人群,鼓舞百姓拿水救火。

    起火的短短半个时辰,火龙已经以迅雷不及之态,向着距离民居二里之外的玫州主监牢蔓延而去,势不可挡。

    ……

    玫州监牢中。

    一众身穿囚服手脚各戴枷锁的囚犯们在几不见人的黑烟中哭爹喊娘,疯狂的拍打着紧闭的牢门,惨状横生。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杀手老公俏千金[综英美]天使之吻大明之最强锦衣卫玄幻之复活十万大帝阴司梵梦我和系统们的攻略大作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