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你将双眼奉上,我便予你一卦【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竟是朝着周倾,电射而来!

    周倾焦急的满头大汗,知道以如今的速度肯定不如那人快,短短一息时间那人的掌风竟已经抓到了自己的背心!

    他回头惊呼一声,“我只是个路人!你何必如此拼命地追我?”

    尽管如此,周倾依然感觉背后的动静就宛如阴魂不散般追着自己,无论怎样加速都无法甩掉,那气息,那声音还在接近!

    “竟然比马还快?这种人我碰到了就会……”他自言自语,眼神不断的向后方瞟去。话到一半,他忽然停住了,因为他见到一个人影在雪上一弹,便凌空跃起,一只脚在旁侧一棵雪松的树干上重重一踏,腰身当空一转,速度陡然提升。

    蓦然间。

    沙沙之声连绵不绝,滚动如风沙,飞扬似龙卷,杀气急速逼近,一股前不久刚刚体会到的内气剑气几乎是铺面而至。

    随后他就看到了背后那张贴近到几乎咫尺的,英气中透着一丝阴柔之气的青年面孔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喜色,格外可怖,周倾见了心中更是发苦。

    我还没见到父亲,就要身首异处了吗?我才初入江湖,就要这么无端端的身死了吗?

    轰隆,轰隆,轰隆。

    一连三声巨响破空传来,大地震动,整个林子都似陷入了暴乱。

    周倾猜到那很可能是剑气斩断树木致使那数人合抱的雪松四下相撞而倒的声音,他身子触电似的一下子跃上马背,顺着之前辨清的方向催马,马鞭狠打马臀,乌足马一声长嘶,速度又快了几分。

    周倾快马疾驰,速度远超前几日,他本聪颖,加上几日的磨合,对于马术已是十分熟稔。

    因此,他在骑马时,还能够有精力观赏四周的景色。望着周遭景物飞快后移,心中忽然升起一股畅快之意,忍不住仰天长啸数声。

    回声阵阵,豪情翻涌,周倾心下一阵舒畅。

    这可真是,无事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就连人都从天上追来?我命休矣!

    “小兄弟,借你内气一用!在下不胜感激!”

    话音未落,一个人已经飘飘然坐到了自己的背后。周倾身子一僵,“你……”还未惊呼出口,那贴在自己背后的身躯已经动了,紧接着一只冰冷的手就探上了周倾的脐下三寸丹田。

    一股股暖流自体内被那只手硬生生剥离抽出,就像是抽空了周倾所有的力量,他眼前一黑,在他昏迷前最后流露出的一丝意识就是,自己的身体里竟然会有内气?

    周倾背后的那个青年男子见到周倾身子竟软软的向前倒去,不由得一呆,“奇怪,这人明明有临一重的内气,怎么会没有修行内功?在下不知情,慌忙中鲁莽借气,实在对不住!”

    说着,那人停住马,将周倾的身体抱下放在地上,将自己身上披的裘袍裹在周倾的身上,转身望向背后杀来的一众骑兵,带着阴柔美感的脸上,绽放出了自信的光辉。

    “临一重的内气虽然不过杯水车薪,但对付你们,足够了。”

    “混蛋!你个叛徒!死到临头竟然还敢嚣张?”一众骑兵停在那青年身前,为首之人盛气凌人的俯视着青年。

    青年男子身上穿着一袭灰色牛皮衫,腰间挂着一柄弯刀和一把长剑,面容刚毅端正,俊美非常,但却有一丝说不出的柔态。

    他直视前方,目光转冷,冷入骨髓的杀机顷刻间贯彻全场。

    ……

    周倾再度苏醒的时候,鼻间充斥着肉香,他睁开眼,一只烤的焦黄,散发着香浓之气的野鸡就映入了眼帘。

    他揉着有些发酸的身体,感觉腹中有一种近乎干涸的空荡感。抬手夺过摆在眼前的烤鸡,坐起身大快朵颐,眼角瞥了瞥大马金刀的坐在一侧,懒洋洋打着哈欠的黄乎乎的影子,不再说话,只顾低头大吃。

    “好吃吗?”一个沙哑而有些玩味的声音响起,一口黄牙再度露出,正是之前闯入周倾房间那个形容不堪满面泥污的老人。

    “还不错。”周倾口中塞满了肉,声音咕哝着道。

    老人嘿嘿笑了一下,躺在地上,一只手枕在脑后,破烂的衣衫几乎将地上的雪都染成了黑色。

    周倾将一整只野鸡吞入腹中,仍觉腹中有些空虚,在疑惑自己饭量的同时,也不好意思在开口问“还有没有?”

    他面向老人,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跟着我?”

    “我?”老人用手掏了掏耳朵,挑眉像是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好像有人叫过小老儿老算子,小娃儿,你可以称呼小老儿为老半仙儿。嘿嘿,就叫老半仙儿吧?”

    “老半仙儿?好奇怪的名字,莫非,你会算命?”周倾疑惑,又问道。

    “不错。”老人忽的来了兴趣,将因为泥污而显得黢黑一片的脸凑到周倾的眼前,“你想不想要小老儿为你算上一卦?”

    “算上一卦?”周倾暗暗思忖,让对方算一卦倒是没什么,就当是为枯燥的旅途解解闷,正好也可以趁机看看对方的本事,想到这他微微点头。

    “那好。”老人直勾勾的盯住周倾那萦绕着细小清流元的明智之眸,笑道:“将你双眼奉上,我便予你一卦,如何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藏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正此时,踏雪狂奔的沙沙声传入耳中。周倾双耳一动,勒住马疆,乌足马随之急停。他举目环视四周,不远处的雪松林中几声细微的喊杀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周倾下马,眼中透出防备之意。

    风倏起,雪层动。高山环绕,满目盛景,琳琅植株穿破覆在地表上的雪,肆意的生长着。

    林间雪松直立,偶有几瓣梅花穿插其中衬出别样的颜色。林中本无路,但因为一代又一代的人开荒踏山打猎取药等原因出入,久而久之,便出现了一条小道。

    一人一骑借此道翻越东岭,那马通体乌黑,所过之处留下两排深深的马蹄印,其上坐着的是一名少年,眉清目秀,面色红晕,虽稚嫩却另有几分俊逸,气息脱俗,正是周倾。

    东岭雪山本不高,但其上有三峰,最为出名,高耸入云。周倾只为跨过东岭转道出玫州,因而并没有接近那三座山峰。可是在此望去,仍能望见那三座鼎立之态的百仞高峰,望见上面斜立的枯松怪柏,凸起的嶙峋巨石,不由得啧啧称奇。

    这山景虽然不如藏冰山上的风雪道观来的震撼,但仍旧令人心生敬意,对大自然的敬意。

    早就听闻东岭雪山这一片并不太平,总有一些从天南山脉中钻出的山贼匪寇下山侵扰周遭百姓,解问也曾带兵治理过很多次,但由于天南山脉占地极广,山贼大多奸诈狡猾,没人能够摸得清他们究竟藏身在哪里。

    天南山脉又并非解问所辖的境地,出入不便,故而几次扫荡虽然小有成果但终究没有办法根治。

    周倾听到喊杀之声,登时想起了自己无意中从陈老道口中听到的山贼一事,心生戒备,想要轻声远离,他辨别一下前路,转向另一个方向,准备就此远离。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撩神[快穿]隐婚娇妻:总裁一战到天亮重生千金归来朕亦甚想你医品宗师罪恶王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