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雪山塌于前,北地粮绝【4】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口酒,治好了一个人?这怎么可能?“李大人,这事……”

    李楚看到周倾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根本不相信,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轻抚胡须,又道:“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件关于那个老人的事情,你还想不想听?”

    下一刻,州领府的大门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为一片黑白相间的齑粉散落在地,而病入膏肓的解问竟然奇迹般的起死回生,病魔尽去,整个人看上去红光满面,哪里有半分人之将死的样子?

    周倾听到这里,感觉云里雾里,根本分不清李楚说的到底是故事还是事实。

    短短三日时间,他已是倒在床上奄奄一息,整个玫州内众位医者都是望而兴叹,仅为解问诊过脉后便是叹息着离去。

    直至,所有人都以为解问会在那一日离世,后事都已经准备妥当的的时候。

    “还有?”周倾连忙点点头,“大人请说。”

    “那是在十四年前吧,我与州领大人在赴元京祭悼座北侯的路上,途径关帝州,在关帝山下,看到了一个黑影独立在关帝陵顶,他仰头喝着酒,口中还在言语,就像是在与那陵墓对话一般。”

    清晨,一个肮脏不堪的老人醉倒在了州领府前的冰天雪地中,府兵们一个个情绪低落,心情极其不佳,见到如此情况大力驱逐。

    却不想那老人被人吵醒后,忽的仰天大笑,口中吞吐着不清不楚的言语,随即一口酒呕吐在了州领府的大门上。

    众府兵一拥而上,想要将那老人捆缚收押,可就是他们眼睛一花的功夫,眼前却失去了那老人的影子。

    刘剑忠二人已经从解问的口中得知了他和李楚的猜测,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能够更快到达目的地反而是好事,解问便任由他们去了。

    路上,解问时不时地回身问周倾一些情况,周倾对此也知道的并不多,每次的答案都是模棱两可不清不楚,有的时候还会直接回一句“不知道”,这使得解问心中的焦急迅速攀升,眉头也越皱越紧,饶是他治理玫州这么多年,如此状况也还是第一次遇见。

    眼看东岭雪山将至,周倾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在马上挺直身子,问李楚道:“李大人,那邋遢老人究竟是何来历?小子心中十分迷惑,能不能说上一二?”

    “而后,他的目光突地转向了我和州领大人,我看着他有些眼熟,当时并未与二十年前的那个老人想到一起,他对着天空喃喃喊了一句,‘小老儿救你一命,待得他日功成之时将这命还我可好?’”

    “我与大人不解其意,以为那人患了失心疯,并未理会,只是原地歇息。但那老人揉了揉脸上的泥污,转身远走,口中似是叹息的说着‘罢了,自安天命,自走前程吧。姓解的,你生平凄苦蹉跎,历经百味,但方知此为命定。来日若再起前尘过往,勿要再执念,有时退让自是一种前行,有时却离也是一种修行,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周倾眨了眨眼,显然并没有听出什么。他总感觉故事到了这里似乎并没有结束,老人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肯定还发生了什么,但李楚已经闭上了嘴,不再说下去,周倾也就没有再问。

    李楚的眼中多了一些什么,像是莹莹泪花,也像是往昔的记忆,他的眼神转向解问。

    “今日,说的太多了。不知为何,见到你这般纯净的眼睛,这般朝气的少年,往事便收不住的涌上心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唉,孩子,只希望你到了我们这个年纪,还能够有一双如此明亮的眼睛,如此一双不被黑暗所污浊的眼睛。”

    恍惚间,李楚忆起,多少年以前,他也曾看到解问有一双这样清澈的眼睛,只是,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为何又想不起来了?人老了啊……

    静寂之后是一声叹息,叹息声还未散去,大地忽然剧烈摇晃了一下。

    解问抬眼,眸中深邃,他低低招呼了一声:“东岭雪山,到了。”

    周倾抬眼张望,果然看到身前的不远处,便是东岭雪山的那条并不陡峭并不宽阔的上山小道,积雪沉沉,骤然龟裂,雪层上攀上一层层细密的裂纹,短短数息时间便蔓延了整个雪山。

    周倾的眼中反射着小道上两匹遥遥领先的枣红马上,两个带着惶恐震惊之态的人影拨转马头,随后,那两个人影在周倾的瞳孔中开始缓慢的放大!

    地面倏然间再次摇晃几次,整个世界似乎安静了。只余下以东岭雪山为中心的微颤和在场众人一点一点加快的心跳声,刘剑忠张着大嘴嘶吼着,拼命地朝着后方手舞足蹈,指指解问又指指李楚,他身边的运粮官也是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表情。

    就好像见到了天下间最可怕的东西一样,他们双目圆瞪,几乎连马术都忘却了,红渊马在二人的控制下跌跌撞撞的跑着,可周倾并没有感觉到奇怪,甚至根本没有看那两个人。只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天空。

    清流元流转中,他将手指着天空。

    “天上为何会有两轮太阳?”他的声音隐没在轰隆的巨响中,解问和李楚脸色骤然惊变,根本就没有听请周倾在说话,他们不约而同的转向,李楚一拍仰头看天的周倾,大喝一声:“快走!”

    灾厄降临了!

    天空不仅出现了两个太阳,还多了一座山,一座斜斜倒塌的山峰。掀起可怕的气浪和雪崩。

    那座象征着玫州最高之峰的东鼎峰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坍塌了!其上积聚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雪石坚冰,甚至枯木悬松都随着它的倾斜如同陨石下坠,万箭齐发般裹挟着通红的光华倾泻而下!

    随之而来的,还有另外两座山峰的崩塌。

    紧接着,整座屹立不倒的东岭雪山在剧烈的抖动和摇晃中如同破碎在地的镜子,蛛网状扩散碎裂。

    乱石穿空,狂雪拍天,山崩瞬息间。风沉沉,浪滚滚,千里惊灾毕露。

    古人有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可当三座山峰,一整座雪山同时泯没在眼前的震荡中时,又有谁能真正的面不改色呢!

    周倾也不例外,在他真正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时,天空陷入了诡异的黯淡,就像是整个天空都坠了下来,窒息的烟尘狂风令他心慌不已,他催转马头,施展平生劲力,踏马而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藏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李楚扬眉思索一下,“说来,我和州领大人对那个人所了解的也并不多,如果我们当初遇见的和你口中说的老人是同一个人的话,东岭雪山肯定就会有一场大危机,因为那个人说的话极其准确。”

    看到周倾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李楚又道,“既然你问起,倒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他先是扭头看了眼解问,发现解问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边,只是直直的盯着东岭雪山的方向。

    胯下红渊,马背极稳,四蹄如飞。

    周倾第一次生出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浑身轻飘飘的,身体不自主的伏在马背上,感受着耳边风声呼呼而过,心中愈加的惊奇这红渊马的脚程,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此速度,若是长上双翅只怕都可以上天入地了。

    一行五人,他自己,解问,李楚,刘剑忠,以及一个运粮官。

    他们几人中刘剑忠和运粮官二人的马术最为精湛,得此宝马忍不住肆意挥鞭,再加之有事关生死的情况加身,远远地跑在了前面,卷起一溜烟尘。

    解问身为文臣,身体根本禁受不住像前方二人那样的速度,故而和李楚一起携着周倾紧追在后面。

    周倾竖起耳朵,仔细听着风声中李楚的声音。

    二十年前的玫州发生了一件怪事。

    当时的州领解问,正值壮年,在处理玫州事务时虽然辛苦劳累但仍有余力。可一场大病突然降临,瞬间就击垮了他。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幸运王虐仙途渣掉男神后我怀孕了[娱乐圈]诗家夫子王昌龄屠户家的美娇娘僵尸清除计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