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谋昶州,斩敌将,兵行二百里【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顶尖?可我父亲他……只是拳脚功夫很厉害啊……我从未听他提起过,如何能称得上是顶尖之列?”

    “小娃儿,你太小看藏冰观了,太小看藏冰山了。”老人深深的望着周倾眼底的清流元,“藏冰山乃道统之山,足可称之为圣地,你认为这名头是白来的吗?更何况他还习有,辛子剑。”

    “辛子剑?”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顷刻间吸引了周倾全部的注意力,周倾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一本本典籍,终于回忆起一部名为的典籍中曾经有过这样一句描述。

    “难道您是左伯伯派来的人,是探雪城的人?或者,是我父亲的友人?”

    “也可以这么说,总而言之,你记住小老儿不会害你就是了。如今你的当务之急不是去想那些虚无缥缈的昶州,战场,更不是应该担忧你的父亲,你父亲的内气实力已经达到了顶尖之列,在那个战场上,能够一对一战胜他的人少之又少,战场保命应当不是难事,所以你更加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

    周倾仔细揣摩了一下对方的话语,无法反驳,毕竟他心中对于老人的话还是认可的,对方提醒自己保命,还全无保留的传授自己“人之道”还有“四虚”等等……

    自己再保持着警惕心是不是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是……周倾仍有些犹豫,即便是他绞尽脑汁也无法明白,为什么老人要对自己如此之好。

    “人间至上者,白帝。人间至刚者,辛子。人间至柔者,扫雪。”

    短短一句话,道出了如今天下最顶尖的三种剑法,据传闻,扫雪客之所以名动天下便是因为这一套天下至柔的扫雪剑法,至于那至刚和至上的另两种剑法,典籍中记载着失传多年,无人习得。

    看着周倾的表情变化,老人知道他心中已经开始动摇了,但实际上老人的心中也在踌躇,有些话到底要不要与他说明……

    “唉,罢了,既然你心中仍旧思虑,小老儿便在今日与你交个底,小老儿如今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答应了一个人,答应了他要传授你人之道,答应他要保证你的安危,更答应了他随你同行一段时日。这么说,你可满意了?“

    周倾听闻疑惑更甚,有人叫这个老人跟在自己身边的?是谁?十数年来所有出现在他记忆中的人影被他一个个看过再一个个否认。

    “您说的我明白,可我不知晓父亲的安危如何能够放心?”周倾正色神情,朗声回应,“身为人子,敢问老神仙,我如此作为可有错误?从第一个身中雪棠虫毒的病患送至到今日,七十一种病症,我均用尽心思诊治。如此看来已无患者需要我来救治,我能够做的都已做好,难道老神仙想要让我一辈子都留在这里吗?”

    “不,在你未达补足四虚之时,小老儿是绝不会放你离开的。除非……”老人话音戛然而止,似是想到了什么,有些顾忌的看了看四周冷清的街道,“除非这场玫州乱局彻底劫数,小老儿能够有足够的空闲傍你身侧,才行。”

    “我不需要您一直跟随在我身侧啊!”周倾摇头,“我真的不明白为何您一定要跟着我?小子无德无能,又为何得您倾心传授?”

    为何今日这个老人说父亲习过辛子剑?

    每次和老人交谈过后,虽然会有一些疑问得以解答,但换来的却是更多的疑问,周倾也知道这些疑问眼下自己根本无法解决。

    以老人一向推诿逃避的性格,今次能够和自己说出这些话只怕已经是极限了,自己想要知道更多,就必须要靠自己去发掘。

    “你知道我真正想要教给你的,是什么吗?”老人露出一口黄牙。

    周倾不是傻子,相反的,他还十分聪颖,联合起方才老人的话语,顿时反应过来。

    “您要教我辛子剑!”

    老人平淡的点点头,“小老儿要教你的,可不仅仅是辛子剑。更要教你如何使用你的这双眼睛,明智之眸!”

    周倾直接愣住,对方不仅仅身负记载中失传已久的辛子剑,甚至对连轩黎师兄都无法真正说清道明的明智之眸都有所了解?这老人也实在太过神通广大了吧?

    “这……”周倾拍了拍自己的脸,刚想继续说话,老人已经笑嘻嘻的先一步开口。

    “不过啊,有个条件,你必须拜小老儿为师。”一口黄牙闪烁,周倾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大有一种被人图谋不轨的感觉,心下凉飕飕的。

    “收我为徒?老神仙,以你的身手以及对内家修为的理解,只怕已经达到登峰造极,为何这么迫切的想要做我的便宜师傅?”

    老人怂了怂肩,“不和你废话,小老儿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就乖乖的回答我,这师,你拜是不拜?”

    周倾这一次竟然完全没有思考,不假思索的点了头,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爽快。

    或许是因为自己相信了老人方才的话,相信了老人是真心对自己。亦或许是自己心中对于实力的渴望?

    “好。不过且慢,拜师一事慢来不急,先随小老儿回客栈,小老儿另有要事需要告知与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藏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三番五次想要知道对方的身份,并不是因为周倾太过多疑,而恰恰是因为他的谨慎,从前父亲与他说过最多的话就是:“江湖险恶,人心险恶,尤其人情最冷。所以当你来日独身行走江湖时,一定别他娘的轻信他人。要记住一句老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周倾虽然是初入江湖,但为人还是受到了些许父亲从前说过的话的影响。

    周倾停住马,俯身看向站立在地的老人,眼神炙热,问道:“我梦到了我爹,他……所以我要去一次昶州,无论如何,我也想要看看父亲是否安全。您,还要跟来么?”

    老人也在看着周倾,“你想就这样走了?”

    周倾呼出一口浊气,强令自己放松心情,道:“难道我不能走吗?”

    “不是不能,只是小老儿想要询问你一些事。”老人审视的目光掠过周倾的全身,他捋了捋颔下的胡须,凝眉问道。

    “莫非你认为你一个连四虚都没补足,连内气都没有入门的小娃娃真的能够独身一人到达昶州?即便是你安然到达,在那个遍地硝烟骸骨的两国战场,你认为你凭什么生存下来?只怕你连见到你父亲都做不到就要不明不白的丧命九泉了!”

    尽管他脑海中更多的是来自于道家典籍上的清静无为,冷静待人,但父亲的话仍旧是潜移默化的灌入了他的心中,令他时时刻刻藏着一颗警惕的心,对于无法全身心信任的人,这种谨慎无疑是保命利器。

    “不需要吗?上次那小子吸你内气导致昏迷之时,任何人都足以杀你千次万次,是小老儿待在你身边。上次在东岭,若非小老儿提醒你去告知解问消息,若在东岭上再多停留半个时辰,都已经被压成肉饼了!”

    “现在你和小老儿说这些话,不认为自己有些忘恩负义么?小娃儿,懂得防人是好事,但如果过了头,引发祸事,疏远他人,久而久之无人为友,这,多么可悲啊。“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重生首长的小媳妇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入骨暖婚龙詟地府交流群娱乐春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