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交锋,天来一剑【5】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开城门!点三千将士随我出战!”

    他的声音沙哑而粗犷,清楚的听在人耳中不由得令人产生战栗之感,威严更盛几分。城中将士闻言无不心湖一静,方才被周患的威势所碾压的士气重新回归,一名甲士应声步下城楼。

    两军交战什么最重要?士气!狭路相逢勇者胜,正是这个道理。而在作战时,没有什么比主将亲战更能拔高士气的,元莫直乃是治军老手,自然清楚的明白,只有这样才能将全军之气调动到巅峰。

    他低眉望着下方,整个战场浮起腥风血雨,双方军士你来我往鏖战不休,一场关乎着整个昶州命运的战争在这片喊杀声中演绎的淋漓尽致。

    只一眼,他的眼锋便凝住,直直的落在周患的身上。

    恰此时,一人忽然攀上城楼,身高七尺开外,身材偏瘦但极其有力,顾盼之间眼神灼灼,厚唇微有喘息,手中握着一柄弯月巨刀,柄长一尺七,刃长三尺四,银芒闪闪,锐利非常。

    大刀在手,那人一双摄人心寒的鹰眸中闪过一抹猩红如血的杀机,抬手轻轻抚过刀尖,一道浅浅的血口被无声划开,细密的血珠在刀刃上铺了一层,红光暗动。

    另外他也想亲手和对方这个“义军主帅”过过招,看看究竟是谁更胜一筹!

    元莫直的策略很快就起了大作用,出现畏战之心的军士们在此刻再度合归一处。

    他身着狼王铠,背负一袭银毫披风,赫然是一名大辽从三品狼王将的装束。

    辽人都知拓拔无涯有三大战将,一直二越三渐匆,其中实力最强者当属眼前之人,内家气修为已达临四重,金刀王座下排位第十四,其名元莫直。

    最为人所奇得便是他那一双质若寒霜,冷漠无情的鹰眼,在辽地有一绰号,唤为鹰神。

    周患眼神凝住,趁着士气如潮,连连发令,准备一鼓作气,破下三城。

    燃火石炮,数不尽的箭矢,并上曜日星辰般的甲士们,刀光剑气,血洒大地,硝烟滚滚,火云烧穹,战士们挥舞屠刀,刀尖所向,头颅升天。

    周患始终冲在战阵的最前方,带领兵士与城中涌出的甲士展开殊死拼杀,手中长剑一连带出百十血花,人已奔出,颗颗人头而后如同滚地葫芦似的旋滚在地,鲜血激喷。

    重丘城门訇然中开,恍若平地一声闷雷,一道通红的亮光一泻无收,刺目之极。

    元莫直在光芒中踏马提刀,疾步而出,目标直指周患。周患此刻已杀红了眼,感受到前方一抹强烈的杀气逼至眼前,一剑斩落眼前人,提目看去。

    只见一匹枣红大马灵活的窜越人群,竟是奔自己而来。周患再度放声大笑。

    “来得真他娘好!痛快!狗将通名!”

    “辽将元莫直!”元莫直舔了舔有些发腥的嘴唇,战意盎然,抖了抖手中沾着自己鲜血的大刀,“元某刀下,也只屠狗!”

    “哈哈哈!”周患仰天长笑,声未止,人先动。

    内气纵横一荡汪洋,长江大河似的浑厚白雾蔚然蒸腾,剑光一弹,一顿,一闪,气涌残像,身若鬼影,短短十步,身形便到了元莫直马前。

    元莫直呼吸一沉,同样提起内气,下意识在马背上躺身后仰,躲过了周患弹指即来的当腰一剑,身躯只一转,翻下马背,稳了稳身子,直立原地,手中长刀垂在胯间。

    周患一剑不中,回身静立。

    二人相隔短短一丈对视不语,只是内气都已倾巢鼓荡。

    周患看着对方白雾中夹杂的丝缕几不可见的金线,双眉皱成了三条沟壑,半晌方喃喃道,“我,还是低估了你们啊。”

    “元某也以为,周军中,除却少宗澄一介临四重之辈,再无能将,却未曾想到还有你一人。”鹰眼流芒,似电闪雷鸣,搅动**。

    “一个小卒子都有这样的内气,拓拔无涯那只老狗只怕更高深吧。”周患那碎雪凝冰般森冷的瞳孔中炸起几柱波涛,内气忽而再度上升,俨然盖过了元莫直身上的气势。

    “师兄的实力,不是你能想象的。”元莫直懒洋洋的道,只是面部肌肉紧绷在一起,全无松弛之像。“若在半月之前,元某确不敌你,但今时今刻,你我胜负难说。”

    “不是只有你,才是第四重。”

    语出惊人,周患稍怔忡间,元莫直衣袂鼓动,发束垂散飘飘而吹,浑身惊人的力量感透骨而出,内气爆涌。倏然,已达到足以与周患分庭抗礼的地步。

    双方内气无声碰撞,凝盘绞缠于一起。

    周患忽然笑了,双眼眯成了一条缝,抬手揉了揉发线,双眸笼罩在手掌所罩的阴影下,无上战意充斥。

    手中剑轻轻一晃,竟被周患随手扔在了一侧。当啷一声,那长剑竟似吃不住周患身上的杀气一般生生碎裂成两节。

    元莫直不咸不淡的盯着周患,他只在酝酿一个空截,那时候,他全部的气力便会爆发在一刀之下。

    金刀王的刀法,旨在快,刚,准三字。元莫直对此三字的领悟已经不低于拓拔无涯多少,金刀王的刀法更是练到炉火纯青,收发随心的地步,他有足够的信心,不输于眼前之人。

    更何况,他的剑已经碎了……

    周患双手合并在一起,似在等待着什么,面上满是期待与渴望。

    忽的,一股剑气自不远处的黑暗之中绽放,如腊梅初开,昙花一现,斩落日,舞星辉,划天光,拔地而起,带出星星残点,寥寥光痕,飞射而过。

    周患双手同时举过头顶,稳稳的握住那疾如流星,灿如暴风的光华,手指轻轻一抹,一缕亮光映入,元莫直凝重的望着突然从天飞来的剑光,望着落在周患手中的三尺银锋。

    自天来一剑!

    天下公认二十七名剑之二十五,名曰,夺天征。

    天外星陨为根,无垠水为继,天火为底,一代铸剑大师历时三十一年所铸之剑,一剑成神话,列入名剑之榜。

    “探雪城的剑,你……如何会有?”元莫直的杀机忽然减半,目光复杂,一连几次闪烁,终究按捺不住,问出一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藏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左劈右砍,只几合斩杀之下,已有数骑披百夫长狼甲的辽将连惨呼都来不及出口,就成了剑下亡魂。

    他率领一支百人前锋队发起冲锋。在躲避敌方剑雨的同时准确辨清方位,军影闪烁,直逼城下,留下一串尸身,杀到快意之时只觉高畅舒阔之情蔓延胸膛,不由仰天纵声长啸。

    黑石令出,周患热泪盈眶,声音颤抖但声威扬起,口唇微张,眼神凌厉,“我是沧北义军主帅周夜池,从现在开始,沧北军的主帅也是我!你们均要听从我的命令,不得延误!”

    一语声未落,周患将黑石令握紧,就好像握住了十数万军士的心一般,“全军将士!听我帅令!攻城!”

    “杀!杀!杀!”

    一连三个充满杀气的杀字冲天盖世,只在刹那时分,全军士气就上升到了顶点!

    在沧北人的心中,没有任何一件事可以比得上执掌黑石令者传下军令更威严更重要,因为这,是整支军队的信仰。

    “哈哈哈!沧北军士们,今日随我尽情屠狗,来日与我共饮美酒!狗儿们,来战,来战,来战!”声震巍巍,遍野回声。

    以周患的实力,冲入乱军阵中无异于随意肆虐,纵地屠杀,城楼上大辽将士们见到这天下竟有如此悍勇之辈,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

    后世有人称赞此战中周患的英武神威,赋有诗云,“万军屠阵沐邪殊,挺剑立首十军诛。凌天豪言三声战,试问青天何此出?杀破敌阵赤夜午,地府应有人中无。昭烁墨北横天阔,一代周帅万杰哭!”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仙武之拳打万界直播之暗黑执法者公子九权少抢妻:婚不由己七彩玄门都市之万界拯救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