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彼时游侠,霜寒满帝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人饮酒,喟然长叹,“因为游侠儿只是个平民,只是个实力高强的江湖人,而坐在帝位上的是天子,是权利之峰。游侠儿因一时意气,斩奸邪报民怨,可他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的,你知道吗?”

    “不知道,他……是何结局?”周倾屏住呼吸,心在这一刹那堵在了嗓子眼,他不忍心继续想下去,更不忍心接受心中刚刚出现的一个答案。

    “与太上相战于城楼顶,临终前执剑书‘不负万民,天下归心’,被太上相毙于掌下。直至化尸倒地,他的目光盯着自己用奸血所写的百斩书,嘴角挂笑……嘴角挂笑。”

    “太上相道:‘该杀,但,这是天子脚下,这是帝都皇城,容不得你肆意践踏皇威,更容不得你杀了人后飘然而走。’”

    周倾听的胆战心惊,忍不住插口问道:“可游侠儿做的事大快人心,更是民心所向啊,凭什么……”

    “闻人显回宫受赏,拜圣相入权相阁。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

    “游侠儿听此不忿之事,不听阻拦,一骑孤身杀入元京,他实力本已超然,一连斩了连同闻人显在内八十余位朝廷重臣,其下侍卫高手更是不计其数,以血洗京都四字做评最恰。”

    “举国百姓无一人敢为他收尸,最后是小老儿扛着他的尸体送他回的家。甚至就连史书上,都未留下一丝一毫关于他的墨迹,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呵。”老人的声音慢慢哽咽,面上痛苦更盛。

    周倾身体微颤,心中仿佛在滴血,即便他不是当事人,却仍能被游侠儿的一身正气所感动,快意恩仇,侠肝义胆,这不正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江湖人应该有的吗?

    “他杀足人后,在北城楼上用奸臣血一连写了一百个斩字,并当城呵斥天子荒废无能纵容臣下,不配为帝。”

    “正在如此时候,一位九旬故老持节而至,他便是整个大周的武人权威,权相阁唯一的一位太上相。他的存在本就是捍卫皇权的最后一层后盾,事情已经闹到了那个地步,他不可能置之不理。”

    “他出现后只道了一句,‘你杀够了么?’游侠儿反问,‘他们不应该杀吗?’”

    周倾抚了抚额角,无奈中透着随意的道,“那我可真荣幸。”心中暗道:老神仙果然认识爹爹……

    老人捧腹嘿嘿笑了一阵,“言归正传,小老儿的第一位朋友,是个浪迹江湖快意恩仇的游侠儿,若没记错,大概四十年前吧,他的名字曾一度成为江湖上的传奇,丝毫不弱于当代探雪城主和铁骨软玉扇的掌扇人。只不过,也只是一度,他的名字很快就在人们脑海中消失的一干二净。”

    “但这也无法泯灭他所做的一切,以及他所带来的影响。你一定想问他究竟做了什么对吧?”

    腹中咀嚼着老人的话,心中却愈加觉得老人的性格之所以变成如今这处处逃避,矛盾复杂的样子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脑海中一点精光闪过,他突然想起从前自己读过的道家诸多典籍中,曾有一本名为的书籍,此书并非古典,而是陈老道凭借极强的情报来源进行汇总整合,亲自编撰的一本记录近百年来天下赫赫有名的江湖人的书。

    其上书有这样一句话,“时年大周成帝十四年,江湖有一游侠儿,战帝都而卒,其名,周涯祖。”

    周倾翻遍了整本书乃至所有典籍,有关于这个周涯祖的记载也就只有这寥寥几字,竟似只是一介无名小子一般无法为人所记,可今日听老人如此详细的讲过朋友的故事,却让他想起了这位周涯祖。

    莫非此二者是一个人?而他之所以未闻名于前史,正是因为他所涉及到的乃是大周密辛而根本不可能流传?想到这里,他自己也几乎肯定了这个答案。

    “老神仙,你所说之人可是周涯祖?”

    老人闻听周倾发问呆了一下,随手悄悄抹去眼角悬着的泪珠,俯首细思,久久方道:“似乎是这个名字……太久了,小老儿记不得了,不提此事。小老儿的故事还没讲完。这第二个朋友,非是江湖人,而是一痴迷于军旅征途的小子,他啊,是小老儿看着长大的。”

    “算是小老儿的忘年之交吧,从他的身上,我曾真切的看到过年轻的力量,看到过少年人的朝气磅礴与铮铮铁骨,即便老朽识人无数,遇人何止千万,也不得不说,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大丈夫。”

    “自小而来他便聪颖非常,绝顶伶俐,天生晓军事,识战法,十岁可带千人马,十五岁兵书通绝智敏频频,绝可称得上是天生将帅之才。但可惜的是人无完人,他在内气修行上注定不会有太大的进境。小老儿曾问过他日后想要何去何往,他回说日后愿做统兵数十万征战沙场的军帅。”

    “在小老儿看来,他的内气实力根本无法让他在战场上保得性命,并不赞同。可这小子主意极大,私下里离家而走参了军,这一去就是二十二年。小老儿曾潜入军营去看过他,知道他有了自己的兄弟,有了自己的军士,也知道他过得远比从前更好。”

    “那时的天下都传响着他的盛名,可以说大周有一半的江山一半的军威都是凭着他一手打出来的。无数次九死一还,无数次险象环生,你可以想想,一个堪堪临二重的小子,在遍地狼烟的战场上拼杀最终得以活下来,其间艰苦究竟有几多。”

    “然而他的脸上始终洋溢着不懈的笑容,小老儿便以为他的选择是对的。可是最后呢,他死了,全家都被人灭了们。周天子只会假惺惺的封上一个虚名,连与辽皇对质谈一个公道的勇气都没有。”

    “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呢,在他死后迫不及待的露出贪婪的舌头,舔舐着他用一生打下的果实,狼吞虎咽的啃噬着他用他的一辈子来捍卫的土地与和平。”

    “你说,他的选择,他的坚守,为了这样一个人世间,为了这样一群狼子野心的人们,值得吗。”

    老人又已泪目,他呆呆的痴望着浅蓝的天穹,冰冷冷的泪花洗涤着他干裂枯黑的皮肤,窗外涌入夹带细雪的微风稍一拂面,带起的便是彻骨的森寒,心也已随之凉透如寂……

    “值得,当然值得。人可以死,功可以散,可风骨不会中断,侠义也不会灭亡。只要人心还在,无论何时何代,这些自古传承的文明便永远淌在心间。我想您之所以愿与他们为友,也正是因为他们与您……是同一类人。”

    周倾肯定的道,话到此处,他已听出老人所说的第二个朋友,极有可能是那位座北侯。

    老人阖上眼,竟格外欣慰的笑了笑,“小娃儿,你够格了。你配的上辛子剑,也配得上侠义风骨四字,更配得上做小老儿的弟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藏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周倾翻了个白眼,随即微微一笑,“我并不想问。”

    “嗯……那就当是小老儿自说自话。这位游侠儿啊,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还记得那一年,佑西极不平静,混乱不息,只因朝中几大权贵依仗私权,暗中与佑西四商行相互勾结,抬高物价,增高赋税,鱼肉百姓,以中饱私囊,徇奸舞弊。可谓民不聊生。”

    周倾不假思索的点点头,道:“老神仙请讲。”

    老人的眸中带起些许追忆之色,其中夹杂着失落,纠结,焦灼和彷徨,不过更多的还是美好与思慕。

    “小老儿一生,只交了三个朋友。”老人一语出口,忽然又停了下来,就像是故事已经说完了似的,露出一丝略带尴尬的笑容。

    “一时竟然不知道从哪说起……罢了,就从头讲吧……不是小老儿不善于交友,只是小老儿认为这大千世界,只有此之三人值得为友,配与我为友。”

    他扬眉扫了周倾略有些紧张和期待的小脸儿,“嘿嘿,小娃儿,你虽然还不够资格,但小老儿相信,待你以后成为像你父亲那样的人的时候,便自会成为小老儿的朋友。”

    “几伙有把子力气的农民因生活实在艰难,落草为寇,以劫官济贫为生,于深山老林中安营扎寨,时常与佑西的官府相对。但因为他们每次所劫均会分与百姓,在民众中口碑极佳,受到百姓们层层叠叠相互嵌联的掩护,始终未被官府真正围剿。”

    “当时的周天子宠信佞臣闻人显,使得闻人显一家独大只手遮天,他正是佑西官商勾结的最大后台,此之一事自然触了他的眉头,借天子圣谕,亲自发兵征剿。”

    “可他在沿途肆意薅取民脂民膏,更有甚者只因某些村镇出现过那些草寇的影子便大肆屠杀。惹起滔天民怨,诸草寇本是百姓,自然不忍乡邻左右为己遭受飞来横祸,挺身而出,最终被闻人显屠杀一净。”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天使之神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天王女主她总是被下药女大学生村官的贴身高手潜伏搞笑圈夺天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