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青崖闲坐内观气,隔叶登阶又白衣【3】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老人应了一声,抬手在周倾眼前一抹,周倾只觉剧痛传来,惨呼一声,眼前一黑,已然倒地不省人事。

    朦胧中,他感觉背后冷冰冰的,略带潮意,似是躺在一块岩石上,鼻腔中满是土腥气,眼皮重逾千斤,脑海中一片混沌模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体内酸软毫无力量。

    我这是怎么了…?

    现在,他明白了,明智之眸虽然带给他博闻强记,带给清澈如一,却令他虚浮不稳,令他举步维艰。

    “师父,没有它,我也依旧能够登顶的。”周倾平淡的语气令老人百分欣慰。“人世喜怒哀乐,百态万般,才是修行,明智之眸带给我的,乃是凌驾于修行上的修行,它本就不应该属于我,所以,师父,请给我换上普通人的眼睛吧。”

    “没有。”

    “您,有明智之眸吗?”

    忽然,他望见体内一道丝线般的莹白色光芒丹田内闪出,随后又是一道接着一道的丝线接踵涌现,似是将整个身体都贯穿一体,紧接着,赤红的光芒在莹白色丝线的狡辩之下渐渐亮起。

    这一刻,周倾像是看到了从前在天下地图上看到的源流横列交错的滚滚江河。

    “没有。”

    “既然都没有,我也不需要!”

    周倾只觉心神一阵轻松,仿若巨石坠地,从前他凭借明智之眸的威力才能够在短短数年通读甚至记下他人一辈子都难以读遍的十万道家典籍,但他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而后的事实证明无实践的阅读不过只是空读,所学冗杂不过空有识而无用,甚至还会给自己带来不少的影响与误导。

    周倾双眉渐紧,心中似乎突然间多了一些什么,多了数个模糊浅淡容貌不清的影子。

    他知道,这些影子,便是他短短十五年的人生中所有的牵挂,所有的挚爱。总有一天,他会将一切探清,不过一切的前提,都是实力!

    这一刻,周倾心中对于变强与实力的渴望再度稳固了几分。

    仅在眨眼间,汩汩的流动声不知从何方响起,通达全身,赤红色呈蛛网状密布交织,流动不息,最后所有红流交汇在一处,沟通心府,周倾心神一动,果然在那赤红色的尽头看到了一颗砰砰跳动的红火的心脏。

    它像是无垠天空中亘古不变的太阳,是一切生命动力的起源与核心。颗颗闪烁着暗银色譬如星辰的光点忽又闪亮在赤红色的洪流中,点点成线,交融成溪,嗤嗤成鸣。

    银色的光团恍若满月,垂于赤红的金阳之下,牵动着那暗银色的溪流与红流在体内大开大合,支离遍布。

    周倾的头脑渐渐活络起来,痴看着体内一上一下若分庭抗礼的对手咄咄相逼,又似共战沙场的袍泽亲密无间的日月两方。

    日为心府,俗名心脏,掌体内至阳,血出于此,血虚分布寸寸洪流,直抵心脏,周倾看的分明,赤红色的血液红流中暗暗浮现出与主流格格不入的暗色,甚至大半个心府也被包裹其内。

    这,便是四虚中的血虚。

    月为精府,俗名肾脏,拥体内至阴,与心府阴阳调和,互为表里,相互裨益。

    若补足血虚,可使血气充沛,补阳之时升阴,阴阳二者生生不死,精气神充充不绝。以达致二者兼容并包,两仪兼济。

    俗话中的精力百盛不衰,便指血虚极少甚至补足的内家子。

    日月同辉中,浅白色的座座巨山在虚无中拔地而起,与溪流洪流完美结合,三者就像是本应共生的一体,看起来竟然这般契合,浅浅白山萦绕红芒银光,绚丽多彩。

    可当周倾凝神细看时,却发现那巨山之中暗暗潜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暗色灰点。

    巨山为骨,暗为骨虚,补足者可令身如磐石,外催无转移,力冲拔鼎,佛家所言金刚不坏者,外行人会以为是其外功臻至化境刀枪不入,但实际上那说的乃是补足血骨二虚后再修外而达顶峰的外家子。

    骨山现后,条条浅蓝色的经脉顺体而生,粗细有致,星罗棋布,五体俱生,奇经八脉,任督二经,以及连接周身促进丝缕莹白色内气合成周天的二十一道经脉先后盘上骨山。

    至此,体内的全貌便被周倾看的一清二楚。

    令他感觉惋惜的是并未能清晰的看到经脉中的第三虚与骨髓中的第四虚,不过这毕竟是隐虚,所藏极深,肉眼根本难以看穿。

    “我,这是在内观?”周倾忽然想起了一些什么,记得从前在道家典籍中曾经看到过关于内观的感觉。

    似乎是绝大部分内家子都能够进入的状态,将全部精神转入体内时,能够感受到体内的血液流向经脉分布,甚至连什么地方有损伤都能够看得清楚…

    原来,内观竟然这么真实。周倾看着眼前的一切,宛若天下山水又似九天星空的美妙画卷,不由啧啧称奇。

    只是他没有看到的是心脏左二寸,有一丝浅淡到几不可查的黑气,形如弯刀,状似藤索,紧挂在距离心脏最近的主太阳心经一脉上。

    恰此时,眉心传来一阵刺痛,周倾只觉精神微震,缓慢的睁开了尚有些懵懂之意的眼眸,这双眼,平淡无奇,虽有十足灵性,但却远不复往日那般清澈动人。

    夜幕下,他看到了满天星斗璀璨,躺在一块长满苔藓的青石上,他以臂为枕,伸出另一只手在眼前晃了晃,眨了眨眼。

    “似乎……是有些不一样呢,从前夜中完全可以清晰的看到手掌的纹路,可现在,竟只能在月光下勉强看清一个手的轮廓……”

    “不过,真好。”周倾轻松的笑了,老人的声音从旁侧响起。

    “醒了?”他也抬起头看了看广阔的夜空,心情十足舒坦,“内观的感觉,如何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藏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既然如此,师父,弟子愿意换为普通人的眼睛。”

    “心中,可有不舍?要知道,明智之眸可非常物,失去它,你便再无从前那样时时可持平静的心境,再无从前那般一通百通,虽然你依旧聪颖,但却远不如过去。”老人笑问。

    周倾清眉紧皱,轻“啊?”了一声,心中莫名一阵剧痛,眼圈一红,如鲠在喉。他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母亲”二字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从前周患从未与他提起过“母亲”,自出生以来到现在,“母亲”这个称谓何其遥远?

    “我的母亲……她?”周倾将目光转向老人。“您认识母亲是不是?能不能告诉我,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她?”

    老人伸出一只枯槁的手掌爱怜的揉了揉弟子的额角,“现在,还未到告诉你的时候,你只需要听从小老的安排潜心修行……若上探雪城之时,你有了承受一切的能力,那么这所有的一切,我们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

    “这次小老儿之所以与你提及的意思便是要让你明白,人最不能做的,就是忘祖。即便你从未见过他们,但你的心里必须要始终存在着他们的位置,你还小,但你的心性远非同龄人可及,应该能明白小老儿此番所讲……”

    周平并未直接回答,反问道,“赵卫晗,有明智之眸吗?”

    “没有。”

    “扫雪客,有明智之眸吗?”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隐婚娇妻:总裁一战到天亮NBA之功夫巨星直播之暗黑执法者丑女变身:无心首席心尖宠神族一卷绯月之殇无上医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