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退刀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哎呀!小生对祖公之才学仰慕已久,今日得见,死可瞑目了啊!”孙奉亦情不自禁的深施一礼,拱手高过额头,“小生有几问不明,不知可否得祖公指点一二?”

    他话一出口便觉出鲁莽之处了,这是什么场合?剑拔弩张,肃杀寒战,气势汹汹,无异于两军对垒,自己这话说的实在不是时候。

    抬眼果看到金刀王怒视过来,孙奉亦呵呵一笑掩饰尴尬,不着痕迹的又退了回去,只是自始至终就没有将注意力从这位文雅中萦着几分傲然的青年祖公身上移开。

    “莫非,是那十八岁宫试写下千字绝唱【藏冰曲】的那位……管先生……”孙奉亦一副如愿以偿的样子,双眼放光。

    “不才,正是区区。”管随卿面无表情,就好像二人所言说的根本不是他一般。

    四年前,老祖公因旧疾缠身,病死府中,当时身在曲晋东部荡庭郡的少公急于星火的奔回家中,为父守孝三年,继任儒祖公位,身穿上祖儒衣,手秉铁骨软玉扇,名声更响。

    但他依然心念江湖,在守孝期间为暴病而逝的母亲行过丧礼,自言再无牵挂,守孝期满后,驱散家仆,封府辞帝,摘儒衣藏凤翎,一人一马出元都,自此,乐在天下。

    周患身在局外,但见孙奉亦的冒失之态也忍不住暗暗偷笑,心道。

    金刀王座下能人果然不同凡响,一个拓跋无涯悲愤拂袖离去,现在这个紧紧跟随他来此的孙奉亦,更是见管随卿如见神明……竟没有一人真正全心地跟从金刀王。

    而今日忽然出现的这位儒衣青年,看年纪不过和叶司丞相近,一身素色儒衣,紫凤翎,软玉扇,正是儒祖公百载不断的形象与装扮。

    再见其韶华正盛,一表一情收发随心,带着喜怒不形于色的沉稳也有朝气蓬勃的年轻生气,再以衣翎扇相称,那姿容,即便不如叶司丞那般出彩超人,也足以超越九成九的青年俊杰了。

    儒衣人轻轻点头,眼神中充斥着傲意,并非是他本人的骄纵,而是来自于他身后那庞然权势与身份。“本公,儒公府,管随卿。”

    武人权威,是历代权相阁之主,太上相,唯有权相阁中实力及能力均在最上等经历层层考核才能坐上,如今坐在太上相位的那位,年已过百,行将就木,但实力深不可测,只是少有出阁,几无声息。

    至于文人权威,则是由大周开国帝在建国之日亲自敕封的公爵,也是大周传承如此多年来唯一打破规制,奉为超品祖公的世袭公爵,儒祖公。

    儒祖公因铁骨软玉扇著称,故而历代儒祖公也被称之为,铁骨软玉扇掌扇人。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这也并非什么怪事,金刀王收徒无数,良莠不齐,真正能人异士哪个没有傲气?

    虽拜师学艺不是寄人篱下,但如此师兄弟成群的情况下,这位师父分心他用,凝聚力与威严根本无法刻入每个人的身心,更别提这些排入前几位的人中之绝了。

    金刀王想要真正收归掌控根本不可能,反而极有可能各怀异心,养虎为患……

    想到这里,周患心中一动。

    金刀王怒视孙奉亦,将后者逼退,这才一跃落地,探手从叶司丞的手中取过那页纸笺,粗略看过,脸上因怒气涨红的赤色反而退却了。

    “你们北地天灾,与老朽有何干系?”

    “当然有。”管随卿一步当前,“刀劈东岭,受反噬之痛不弱吧?”

    叶司丞也踏步站在管随卿的身侧,二人并肩而立,两位青年均是文士打扮,俊逸非常,可谓平分秋色,震人心神。

    “更何况另有强敌在侧,刀王尚有力斩山岗之能。鄙下钦佩不已。”他语气淡淡,看似随意的摇了摇手中的太上相金令,说巧不巧地将那折射的金光照在了金刀王的脸上。

    “胡说八道,人岂有催山之力?天灾就是天灾,何故乱栽在老朽身上?”金刀王出口否认道。

    “刀王为了自己的爱徒,真是费尽心力,让鄙下感动莫名。”叶司丞手指纸笺。

    “火烧玫州城,断东岭毁粮仓,害我玫州百姓苦受饥荒之灾,扰我后方,乱我民意军心,都是为了你那前线为帅的二弟子吧。”

    叶司丞语气温柔,却字字如刀,直入胸膛。

    “今日,更是为弟子,挺着伤重之身欲斩我一军之帅,虎踞沧北,眈眈大周疆土。话到此时,王爷还要否认身有内创不成?既如此,你可敢与随卿放手一战?”

    金刀王越听越是心惊,童颜白须不动,但眼睫微眨,暗暗抚了抚丹田,刚才只与管随卿短暂一次交手,他便已经是心肺翻腾,隐藏体内伸出的伤痕险些撕裂。

    管随卿的实力……也已踏入第四重……老朽若与他再斗,不仅杀不了周夜池,反而……

    可他不甘心!

    成名六十余年他可曾像今日这般憋屈,这般束手束脚?从没有过!而且将他逼到这个地步的还是两个青年,这怎能让他不怒?

    理智终究占了上风,周夜池方才不明就里,不知自己带伤,只知必死,再加上自己的刀意太过惊人,这才让他停手待毙,可现在他已经明白过来,多了一位四重内家子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金刀王正低眉间,恰看到叶司丞手中把玩的,金光盈然的太上相令,“今日,老朽便给姜老一个面子,这周夜池,老朽不杀也罢。”

    言罢,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只是在即将隐没在阴影中的一刻,忽然停下脚步,回身看了一眼。

    只这一眼,管叶二人心中都是剧烈一跳。

    但金刀王却并未在二人的身上停留,反而看向了周患,那是一个深邃幽深的眼眸,周患不用思忖也能将这眼眸中的意思看个清楚。

    “你今日有贵人护持,大幸不死,然,十年狂言已出,本王看你怎么灭辽!”

    自古以来,儒公府走出的儒士无一不是贯通古今,匡扶天下的大才,但传到近百年来已经趋于没落,有人曾云:儒府今才尽,覆灭不远哉。

    可就在二十八年前,儒公府上空突降龙光斗牛升紫辉之异象,紫气斑斓蒸薇,适逢那日府上大夫人诞一子,取名随卿。

    儒衣人头上紫凤翎似鹅羽飘飘,站在一旁的孙奉亦忍不住盯着那一把软玉之扇怔忡呆楞。

    “你……你是儒祖公今代掌扇人?”孙奉亦只觉耳中嗡鸣,就连自己说话的声音都难以听见。

    大辽民间曾有民谣如此颂孙奉亦道:紫玉簪,柔骨扇,孙家公子万人赞。草原士,西儒出,一词一画众家服。

    说的乃是孙奉亦的才学,无论诗词歌赋还是形容装扮均是人中之龙,可孙奉亦自己心里清楚,自己这玉簪折扇的妆容,全是效法他心中仰慕的历代儒祖公的行头。

    并非是男女情切的仰慕,倒像是对于权威的尊崇,天下无人不知,在大周国内有一文一武二方权威,于民心中宛若神邸天仙,于臣官心中好似准则标榜,而于君心中,便是最可依靠的脊柱。

    此子奇才出众,幼时便名满京华,年到弱冠更有诗篇名句无数,一手书法一手书画,堪称帝都一绝。

    但其生性跳脱飞扬,欲意纵情江湖,不栈权位,奈何偌大儒公府传到这一代仅余他这一支独苗,将来权位必需要他来成绩,这无疑是一种悲哀。

    这位儒府奇才,成年后被迫封立了少公,戴了紫凤翎不久后就不顾家中事,出府四海漂游。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仙武之拳打万界校园高手(综英美)你爸爸算什么军婚绵绵:顾少,宠妻无度顶级老公,太嚣张!雍少撩妻盛婚来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