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神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一嗓子,虽无内气助喉,也响彻全军,声逼敌阵。

    百十个黑衣人对之恍若置若罔闻,在万军人马中厮杀前冲,气势不减反增,大有与那看两眼文凌筠较一较战意的意味。

    弓弩手箭雨连发,暗箭连连,再加之尽显的周军甲士奋勇力战,倒也令那群黑衣刺客折损近半,但余下的杀气更猛,内气更凶!

    雾去云飞,一杆赤金大旗升上天穹。上书“周温侯文”四个金底大字,迎风翻飞。

    “文凌筠在此!尔等再敢踏前一步,休怪老夫将尔等斩于马下!”

    归根结底,站在外围的黑衣人所有一切的拼杀血战,竟只是为了掩护最中心的一支人马不受阻碍的逼近中军大旗,逼近后尾帝车!

    好厉害的障眼法!险些着了道!

    鲜有士卒能在黑衣人下走上一个回合,这几乎是内家子对战普通人的屠杀!虽然周甲士们也都上过战场,虽然有弓弩手在后方施以暗箭,但毕竟不是专门修炼内气的这一群黑衣人的对手啊。

    一地横尸大多都是周方的甲士,文凌筠看的肉疼不已,挺胸坐在战马上,眸带决然。

    黑脸副帅叹了一声,也不多耽搁。

    既然这对方的战法已被他识破,一勒马缰绳,引领一众人马,直扑帝车以用防御之事,与文老将合兵一处,三两句说清了对方战法的奥妙,文老将哈哈大笑,停马执刀立在帝车前。

    “呼!”

    三位副帅根本不用他多说,已经默契十足的分了开来,各自整顿乱象,重摆阵势,施以反击。

    到那一群数以百计的黑衣人个个剽悍勇猛,以一当十,冲杀套路合同一辙,是一击即退,一退即击,诡异莫测,变换万法。

    他们看似已经深入敌军,四面敌营,但在这种重重掩抑,进退有序而快若闪电的几番冲杀中,却带走了数不尽的大周将士的性命,层层血水在本就潮湿的地面上混成血浆,泥泞不堪。

    大雾蒸薇,一个背着箭囊手握金弓的蒙面人遁在一众黑衣身影的背后,闭目细细感受了一阵后,内气勃发,脚步丝毫不间断的在雾气中穿梭,如入无人之境。

    短短几个呼吸间,便前窜了十数丈,借势蹲在了一车干草旁,挥弓将车前的运粮兵劈成两半,身子隐入草垛。

    脑海中大致依照排兵方位,猜测了一下帝车的位置,提弓搭箭,眼心一线,刹那就是一箭射出。

    破空声如雷音滚滚,白雾随之翻搅成漩,生猛的内气几乎燃烧成火焰,炙热滚烫。

    姜补天低喝一声,“就是现在!”一掌击碎帝车一侧的铁板,将孤帝送下了帝车,孤帝脚一着地,便迅速脱下显眼的红袍,摘下帝冠,闪入甲士之中,循着一个方向飞奔。

    姜补天自己则是身如蛟龙出水,钻出了帝车,一只手提住温玉另一只手提住凉玉,飞身过马,在半途将两个侍卫丢下,腾身直奔暗箭射来的方向。

    他的身后,帝车在那凌厉一箭中被撕裂成粉碎,咔嚓一声犹如晴空霹雳骤然爆发!

    文凌筠睚眦欲裂,仰天惊呼,“陛下!”

    但见那一雕翎羽箭,气破金铁所造的顶级帝车,余气不消,扎入周军,只如串糖葫芦一般,连串十人,血光崩现,最终钉在渭水河畔的古树之上,箭头入木三寸!

    持弓蒙面人哈哈一笑,打了个响指,“一箭之威,谁能阻我!”

    姜补天斜眉冷眼看了一下,“这么强的武艺,如此可怕的箭法,却行不轨之事,悲哉悲哉!”

    “坏了规矩的人,出不了我大周国门!”他冷哼一声,身已至那发箭之人所在的草垛。

    蒙面人挺弓挡在要害,硬抗住姜补天斜刺的剑,腰身软了软,咚咚咚……一连后退六步。

    “好刚强的剑法。”蒙面人一竖弓弦,手抹箭囊,“正想讨教姜相的【点瞬镇江渊】!”

    “刷!”

    姜补天只感眼前一花,一支雕翎箭逼至鼻尖!

    内气喷泄,莹白之气环绕周身,与大雾交会在一起,无分彼此,而姜补天的身子也如同融入了雾中,从蒙面人的眼前消失了。

    “宝弓半雨,立誓山庄的人?”蒙面人的耳畔响起一句问话,随后一把透着凛冽寒光的剑刃便搭在了脖颈上,正是姜补天。

    “快中自如点瞬,刚中横镇江渊,真是好剑法。”感受到那锋刃割破皮肤的刺痛,蒙面人疾速举起双手,“别别别,我投降了还不行吗?”

    “你们本应远在山外,为何参与庙堂之争?”

    “立誓山庄,只为钱效力,管他杀得是谁。”蒙面人藏在黑巾下的眼闪烁两下,向身后看不到的地方瞄了瞄,“我赌你不会杀我,是也不是?嗯……”

    话还没说完,他闷哼一声,眼前一黑,姜补天反手一记刀柄击在了蒙面人的后脑,将他击昏在地。

    任由其身子软倒,宝弓斜地,姜补天飞掠而出,反抵那黑衣人的冲杀阵营,飞手一剑插入黑衣人群中心。

    内气鼓涌,轰然巨响之中,黑衣人以那一剑为圆心,四散扑地,姜补天脚尖点在剑柄之上,飘飘而立。

    正当时,又一支羽箭自谁也看不到的大雾深处激射而出,目标直指被姜补天送出帝车,发足狂奔的孤帝身上!

    姜补天脸色一变,“还有甲级箭士?陛下!快躲!”

    “噗!”

    水浪飞溅,血花漾在渭水河中。

    回防左翼的一位黑脸副帅是最接近敌军偷袭的中心的,眯眼辨认了一下对方的阵法,却感觉这阵法掺杂了无数妙法糅合在一起,根本没有见到过。

    一时半会根本不知道该当如何应对,如何破阵,只能告诉将士且战且退,力图阻止其攻入军中核心。

    姜补天将视线透出纱帘,望了望虚影渐近的黑影。“对方不知道陛下身边有四重境的高手,补天只能以一个快自杀乱对方的阵脚,陛下……自求多福。”

    “刷刷刷!”

    如夜空中的流星点亮了暗沉,吹散了雾白,整整百十个黑衣身影似从天边飞来的,直插入军阵,军阵登时乱作一团。

    同行出征,领兵在前被孤帝任命为本次三军总都督的,乃是一位朝中二品老将,文凌筠,他的身后跟着三位三品副帅,四人都已有半生戎马的经验,见到有人突然冲杀出来,只是慌了一下便恢复镇定。

    文凌筠审视着后方乱糟糟的军阵,大喝一声,“你三人分管左中右三翼回防,我去保护陛下!”

    他向着不远处的矮坡带了一下马,定睛在因血气冲杀而浅淡了几分的雾气中细细观摩半晌,心中一震。

    不好!原来这阵法竟是这个意思!

    这左右冲杀,以进退的速度来进攻的阵仗,一眼看去锐不可当,千百变化,但仔细一看,这功法竟然真的是毫无规律可言。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大唐之神童降临超神学院之福禄小金刚!超神学院之虚空君王故国魂游你比时光深情一夜皇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