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雪城来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啊!好姐姐,快松开我,疼疼疼!”少年一阵求饶,裘衣女这才放开手,凑到前面的耳边,低低的莺语。

    “小弟啊,你和义父意见虽不合,但有些危及全庄的大事,你也应该多帮义父分担一下,义父多年劳碌,现在身体也……你也知道,干咱们这一行的,尤其是义父,夙夜不歇,险中求金,难享常人之寿啊……”

    少年看了看第一次如此认真和自己说话的姐姐,眸色闪了闪,眉睫的轻微颤抖昭显着他此刻的内心有些凌乱。但一贯的性格令他强自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行啦,幼姐姐,庄里数你最啰嗦。”少年吐了吐舌头,“还是焘哥哥好,真应该叫他陪我来。”

    裘衣女白了他一眼,浅浅一笑,尽显温柔之气,风情万种,抬起粉嫩的左手,扯住少年有着两点红痣的耳垂,“你说什么?傻小子,你真当咱们到这里是游山玩水来着?”

    他抬手拉开车侧的棉帘,探出头去四处张望。

    看到那层峦耸伫,上接云端的五峰雪山影影绰绰的亘在远方的天际,吸了几口新鲜寒凉的空气,不由将心中的郁结之气全部吐出,眉开眼笑。

    “爹一直板着个脸,话也不好好说,就好像谁欠他的万两黄金似的。只知道一次接着一次的接任务接任务,钱怎么赚是够?他如此作为,为我们这一大家子人想过吗?为全庄上下几千口人想过吗?”

    少年眯起眼睛,眼神有些暗沉,低下头,“幼姐姐,我知道这次去探雪城……是二哥预感到什么了吧。”

    “前面就是探雪城了吧!”

    身边的裘衣女感受到窗外吹进的冷风,抬起手将他重新拉回位置,盖上棉帘。

    “小弟,此处苦寒之巨,可别着了凉,还有五日的路程,过了明日,山路险峻,车马不通,就要转步行了。到了探雪城,你可千万切记少说话。”

    寒汕州领域下共分六座城池,在天南山脉东南一侧连成一线,也可称之为探雪城的一层人造屏障。

    寒汕州,绒荻。

    绒荻是从沧北前往探雪城的必经之地,也是寒汕六城中最为繁华,人口最多的城池,往来之人包括大周探雪大辽甚至还有宇内国人。

    “嘘!”裘衣女一把捂住了少年的嘴,“我也是的,和你说这些干嘛,好好坐着。你要记住,咱们是给赵城主庆寿才来拜城的。”

    “知道啦!这么谨慎干嘛?自家的车队,还能有人偷听?”少年推开裘衣女温软的玉手,皱了皱眉,“你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样子,成天防这个防那个,这还像是一个家的样子吗?”

    裘衣女神色一僵,默默低下了头,车内霎时陷入了一片寂静,气氛有些凝滞。

    少年见姐姐脸色发白,赶忙从姐姐手中抢过手炉,细心的从车中的碳火里换了几块新碳,轻轻地放回姐姐的怀中,咧嘴一笑。

    “幼姐姐,你别可生我气,哥哥姐姐里你是最怕凉的,这鬼天气有这么冷,可别因为小弟气坏了身子。你也知道,我就这个脾气……”

    裘衣女点点头,将略有凉意的手掌搭在前面的手背上,喊声催促马夫道,“不用在绒荻多停留,快赶几步,争取早些到白帝五峰!”

    “是,二小姐。”

    ……

    白帝五峰雪山,乃是白帝山上最挺拔壮观的五座雪峰,高足有千仞。

    站在其侧仰望,顿生渺小之感,今代儒祖公管随卿少时游历,过白帝山时曾发慨叹道:“我观此山,无异于滴水见沧海,芥子望须弥尔。三千一苇,正当如此。”

    白帝山更因此五峰以及山中城而享誉天下,被尊为天下十岳第二位,至于那第一位,自然便是人间奇山藏冰。

    偌大天南,比白帝山名声更胜的,只有探雪城。

    此时的探雪城,一场热闹,用普城同庆四字形容亦不为过,因为再过十五日,便是探雪城主,扫雪客的诞辰。

    诸多名人隐士,各国使臣来客,乃至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侠客,无不慕名而来,在探雪城五门各处呈上拜帖,再经过守门城兵层层通报,由探雪城几位首脑亲自决定是否准许入内。

    故而一番转折下来,被拒之门外的足有八成之多,只有少数人能够得以进入其中。

    “宇内国正一品定山王,闻赵城主新岁之期,前来拜会,这是拜帖与礼单,还请这位小哥儿通报一声。”

    守住城口的数十位身着莹白色劲装的甲士纹丝未动,只有站在最前方的一位持剑甲士接过拜帖,看都没看一眼,随手扔在一侧的石栏上,“你可以走了。”

    “嗯?这位小哥儿……还未通报过,怎知本王不能入内?”

    持剑甲士斜眼打量对方一眼,没有看他身上的王字官服,冷笑一声,“放不放行的权力,我还是有的。定山王爷,还请自便。”

    说完后,他退身站回原位。

    定山王只觉收了一肚子窝囊气,却又毫无办法,也不好发作,只能欠了欠身,正要离开,忽听耳畔传来一声如同环佩轻摇一般清脆悦耳的女音。

    “立誓山庄,二女秋幼萱携弟秋承浩,特来为城主拜寿,还请通报。”

    这一次,护立城口的甲士连一个动作的都没有。

    一侧的定山王嘴角一斜,暗暗讽笑:连本王堂堂一品都没得入内,你一个小小立誓山庄的人也配进去?

    想到这里,撇了撇嘴,回身几步和自家奴仆会合,方要下山而去,蓦地,他又听到了一个令他震骇欲绝的声音,身子戛然僵在了原地。

    城门訇然中开,金芒泄地。

    “原来是秋家姐弟,我和夫君早已静候多时,快快请进。”

    定山王瞪大了眼睛,一顿一顿的转过头,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他只是神色呆滞的盯着那突然出现在城门口的倾城美妇,楞楞的道:“探……探雪城主母,雨……雨……雨仪,亲自迎接?”

    时维八月中旬,穹空难得晴朗,万里无云,湛蓝蔚蔚,夹杂着雪意的风阵阵吹过,格外舒服。

    清晨时分,绒荻四座城门大开,供来往客商进城交易打尖,城楼上尚盖着一层雪白,处处银装。

    大周天南,并非在大周的南部,反而指的是毗邻北境冰川的大周地域,古来皆把那无人可驾驭的冰川称之为不可逾越的天堑,而天南山脉位于天堑之南,故取名为天南。

    连绵山脉,荒野大泽,无数奇珍异兽皆在其中,但气候寒冷,连年大雪,一年中有七成的时光都在雪中度过。

    大周只有寒汕州一州之地坐落在天南,只因天南的地势环境甚至比玫州还要恶劣。

    当初开国帝姜浊在此建州之时还是因为取得了探雪城的同意后,经当代探雪城主的鼎力相助,历时近三十年才建成。

    虽有寒汕州居于天南,但在整个天南的统治者依然是探雪城而并非大周皇室,寒汕州只能算作大周和天南的交接联系中转之所。

    一行马队遥遥驶来,观其规模足有百人之多,全队中央,三匹白马共驱驰的马车上,一位少年和一位裘衣女并肩坐在其内。

    那少年,身挂黑金大氅,一身黑色中衣,红边描底,袖尾绣着几朵赤色梅花,秀色扎肩,头上暗红色长发绾成一束,内插黑凌簪。

    生的是肤白如羊脂,眉眼弯弯如满月,鼻梁高挺,脸上无一丝多余的赘肉,尖尖的下巴上有绒毛一样的软须少许,右耳垂上点缀着两点朱红色的痣,眼睛大而有神,精光内蕴,一口小白牙寥朗有致。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洪荒之最强魔主罗睺爱上傲娇女同桌养母难为你比时光深情养蛙的诡姐姐大仙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