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弟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雨姑姑。”秋承浩好奇的探出脑袋,先是被那巨树震慑了一下,下意识拽了拽雨仪的袖子,“那就是白帝树吗?”

    秋幼萱看到弟弟的动作,柳眉一蹙,刚要训斥,雨仪却并不在意少年的失礼,笑容更甚几分。

    “不打紧。”她对秋幼萱说了如此一句后,向秋承浩解释道:“正是白帝树,传闻乃是白帝当年亲手所植,但有几位大家曾估量过,这棵白帝树的树龄至少已有两千年,称之为神树也不算过分,天下仅此一棵。”

    “看。”雨仪探出青葱纤手凌空一指,指尖前方,视线尽头,是一棵拔地而起的巨树,树叶形如白雪,玉洁无暇,青棕色的树干奇宽无比,至少要二十人以上才能环抱。

    微风轻吹,树叶漱漱作响,偶尔飘零下三三两两的白色叶片,在空中轻盈的转了几转,坠落在积雪之上,与雪无异,难以分辨。

    “那边的紫竹林,是正阳之气的伊始之处,阳气最盛,北公文府建在竹林尽头。”

    秋幼萱认真的听着,将雨仪所说的一字一句全部记在脑中,听到北公文府,心中有几分敬意的看了看不远处的紫影,他听闻探雪城中有一北一南双公府,分别协助探雪城主管理全城。

    “两千年?”秋承浩眨了眨眼睛,“那岂不是和三皇一个时代的……”

    “嗯,城主府,便建在白帝树右侧。”

    北公文府出文士掌政务,察民情,定人心。

    南公武府则是历代全城总教师的居所,主管训练护城甲士,禁卫全城,保护子民安全。

    雨仪顺着主街道一路北行,直至民居住宅被渐次甩在后面,人流也愈加变得稀疏的时候,秋幼萱和弟弟对视一眼,二人都知道目的地就要到了。

    秋承浩在雨仪的身后跟着,暗暗感叹:这就是扫雪客夫妇独有的魅力吧……

    走过鳞次栉比的楼墙,看过绣带纷飞,安泰和谐,秋幼萱将始终紧紧抱在怀中的手炉扔给小弟,心中余下的只有暖意。

    “雨前辈……”秋幼萱喊了一声。

    一句说罢,三人脚步加快了几分,真正走到白帝树下时,秋氏兄妹二人才见识到神树的壮观,仰头望看。

    密密麻麻的枝丫莹润透亮,经风吹拂,更是飘飘闪闪,似人间仙境的玄雾,也似去过匆匆的浮云,莫名升起开阔之感。

    探雪城主府并无外人想来的那般奢侈豪丽,反之,看起来十分简朴,几座楼阁,几排连廊,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一个面容冷淡的中年人正在府门前扫着日前的雪,步履看似杂乱无章,但秋幼萱却分明从那细碎的脚步中看出了极深妙的立身行步之法,似与自然相合相衬,一步万变。

    雨仪停下,唤了声:“沂叔。”

    中年人也停止动作,将扫帚扔在雪堆之上,毕恭毕敬的欠身行礼,“主夫人。”

    “嗯。幼萱,承浩,这是沂叔,你们就叫声伯伯吧。”

    秋幼萱赶忙拉着弟弟一揖到底,“久仰左前辈高名,今日能得一见,是晚辈的幸运。”

    左沂朗声哈哈一笑,“不用讲这些虚的,老秋的孩子啊,都不错。”说着,他有意无意的对着雨仪使了个眼色,雨仪登时会意。

    “舟儿也在?那正好,快进去吧。”

    话音未落,秋氏兄妹只觉周身一轻,眼前一花,竟已腾身而起,越过院墙,直入正堂大厅,雨仪将两个孩子送入府中后,自己并无动作,只是看着左沂。

    左沂跟着雨仪夫妇已经有四十年之久,不用问也明白自家主夫人想要知道什么。

    “倾儿他……很好,一步未差,老仙儿还是很有分寸的,虽然心软,但干系太大,这些事他不可能有半分延误。”

    雨仪神色有些不自然,粉靥上浮现出几分悸动,“这么对一个孩子……未免太残酷了。而且,当年……”

    听着雨仪吞吞吐吐的话语,左沂板着脸,“老仆倒是很认同老仙儿的做法,这少年人啊,尤其是男孩,就该多经历经历,咱们探雪城的这群孩子们,哪一个不是在老仆手底下从死里爬出来的。”

    “周倾那孩子,已经在藏冰山上享了这么多年清福了,不经点成长,这最后的一切他哪承受得了?”

    “嗯。”雨仪点头算是勉强同意了左沂的观点,身为探雪城的总教师,二公之一的南公,左沂教人修行的经验绝对是世间数一数二的。

    “贞儿也是被我惯坏了,希望这一次她出去历练一番,回来能把这骄纵的性子收一收。”雨仪又道。

    想起素有惹祸精之称的赵雪贞,左沂莞尔,深以为然的表示赞同,“是啊,咱们那个大小姐,日后要承担的,可也不比周倾少……想一想,还真让人心疼。”

    却说秋氏姐弟“飞”入城主府,秋幼萱便攥紧了小弟的手,瞪了弟弟一眼,那意思似是说:你要再没大没小的,瞎说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随后二人缓步走入大厅,主屋空间极大,正中有个十来丈见方的莲花池。

    自主屋上方有一道细水源源不绝的灌入莲花池中,莲花池中亦是轻漾微波,水流不止,竟是一池活水,只是不知多余的水流向了何方。

    池水正心,漂着三座浮台,秋幼萱一眼认出那浮台竟都是由白帝树之木所造。

    此刻莲花池上,身着莹白色长袍,发间束着长绫的扫雪客赵殊离,负手立在一株光洁的莲花之上。

    其中一座浮台上盘膝静坐着一个身着古朴道袍的少年,那少年入定一般微阖双目,任由水流带动浮台在池水中四处旋动。

    扫雪客听见有了外人进入,身影一闪便出了清池。他抬手止住秋幼萱的礼节,“幼萱和承浩是吧,早听秋老哥说起过,不必多礼,舟儿,过来!”

    浮台少年闻言,睁开双眼,脚尖一点浮台,便轻飘飘地落在了扫雪客的身边。

    “这是我新收的弟子,荀舟。舟儿,这是立誓山庄的高足,也是为师挚友之子,他们今次,是为你而来的。”

    雨仪回过头来,俏目含嗔,“幼萱是吧?令尊也可称得上是我的兄长,就叫一声姑姑吧,还听的顺耳些。”

    “是。雨姑姑,不知赵城主可在城中?我……”

    探雪城。

    雨仪亲切的拉着秋幼萱的手,带着她二人走入城中,这座不知传承了多少年的古城中,满是风霜的痕迹。

    常年的积雪覆在道路两侧,人流攒动,处处张灯结彩,彩旗高挂,热闹之景与过年时也无两样。

    凡有城中百姓见到雨仪,无不顶礼相迎,只是他们还未跪下,便会感觉一股柔和的气力撑住了他们的身体,再抬头时便能看到雨仪那一张足以融化万载寒冰的笑脸。

    面对父老乡亲,雨仪逐一点头致意,牵着有些怔忡的秋氏姐弟穿越城中大道,虽因诸多百姓的热情而耽搁了些许时间,但却也让他们二人亲眼见识到了探雪城中的万民同心之景,竟不自觉的想要以微笑待人。

    “夫君早知你们的来意,不用多说,跟我走就好了。姑姑带你逛一逛探雪城中如何?”

    说着雨仪轻声简洁的介绍了一下城中的情况。“城中合共有九条街,乃是按照九泰合阳的方位立点而造,汇聚全山的龙脉正气,驱散极寒,似乎还和什么气运相互勾连,我可不懂这些,就不露怯了。”

    “九街其中啊,多是民居商铺医馆客栈,再往前走还有几所闲居别苑,景致布置的还算上乘,你们要是不介意的话,今晚可以择一处住下。”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小学生之破案之王武器大师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七彩玄门龙鳞贵女相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