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绣口一吐,万卷医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混账小子,别在我背后耳鬓厮磨,嘀嘀咕咕的了!藏书阁到了!”

    钱江流打断了周倾三人的你言我语,二女闻言齐齐看向周倾,无不重重咽了一口唾沫,他们二人的心情可绝对没有周倾那般镇定。

    妙绮山医庐的藏书阁虽然比不上道德阁那般恢弘大气,但古朴的竹木门横在眼前,其上散发的书香之气同样令周倾这个读惯了书的人感觉煞是舒服,吸了吸鼻子。

    “残篇……基本流传于世的几部名家残篇都有,哦哦哦,还有珍贵的是,药王孙晟平的【五经疑论】和【太平方】,都只有第一篇……”

    周倾眼前一亮,“【太平方】?竟然连【太平方】都能找到?这下……把握在九成了。”

    对于这个莫名现身帮自己解围的少年,束嬴终究还是寄托以希望和谢意的。

    “等会如果你输了,按照这个路线,有一条暗道……可以通向妙绮山后峰,你就找个地方躲起来,可一定不要让钱师叔找到。”

    钱江流毫不客气的飞起一脚踢开竹门,引着两个小童儿先一步走入,点燃了墙壁上的灯火,周倾昂首挺胸,紧随其后。

    满目俱是行列整齐的木制书柜,其上尽是层层堆叠的药典,极目一览,整座藏书阁中足有不下万本之典,其数量远远超乎了周倾的想象。

    看着对方悄悄塞过来的简笔草图,周倾心中一动,并未拒绝,只是点了点头,冲着这个初次见面的女孩儿露出了一丝催人镇定的微笑。

    正这时,赵雪贞也凑上前来,“喂,笨蛋,你究竟有几成把握。”

    “本来也就五五开,可方才听到束嬴姑娘介绍这医庐中的情况,我想,应该会有八成……对了,束嬴姑娘,医庐藏书阁中有哪部医典是残篇?”

    李昀歌回眸审视的看了看房间中央的黄运分生树,眼神忽明忽暗,一连转换了数次,并未迈出步子,而是回身坐到了赵卫晗所在的床榻前,闭目养神。

    他觉得留赵卫晗一个人在房中并不安全,避免万一,这才留了下来。

    忽的,他再度睁眼,看到束嬴急匆匆的跑了回来,手上不知从哪里抓来了一把艳分十色,形态各异的花瓣,迎面丢在了李昀歌的身上。

    万部医术所存,不愧医道圣地之名。

    周倾颔首,钱江流冷目扫了扫,“说吧,你想如何比试?任选其一从头至尾背诵,亦或是从医典中出题互对?我都依你。”

    “都不是,那太简单,也太没有难度了。对于钱先生这样的一国之师,怎么都不该如此怠慢……你我便来比试一下,续写医典残篇,看谁所续之作能更胜一筹,如何?”

    “续写残篇?”

    “不错。”

    “怎么个意思?你且说清楚。”

    “束嬴姑娘一会会将藏书阁中的医典残篇全部取出,然后你任意择其一部,你我二人分而续写这前人之作,看谁所作更能通达全篇,首尾相接,同时,也更能与医典之作者思想风格相衬,如此这般,便是胜了。”

    钱江流暗暗竖指称赞,这个比试之法着实出奇,不仅需要极强的笔力,而且还必须有极强的医典根基,以及对所选作者的完全了解,的确不是一般人可为之……

    “好个续写残篇,这比试,钱某接了。能够想出这样的比试,你确实比楚束嬴强上不少……不过,于此之前,我想先询问你几个问题,你若能答上,你我再比不迟!”

    周倾心说:这个老家伙想先探探我的底啊……竟还未被怒气所冲而贸然比试,他也并不是全无可取之处……

    想到这里,周倾道:“好。”

    “雪棠虫毒,何解。”

    “龙须尾十钱,焗琅花三钱,凫公英六钱,紫植草十株……”

    见周倾毫无半分停滞的说完整副药方,钱江流眉头皱了皱,接着又问:“僵寒何解?”

    “空续藤,蚕尾针各三十株,另加霜寒叶四钱……”依然是全无压力,娓娓道来,钱江流脸色再变。

    赵雪贞是一个外行人,只是听一个热闹,脸色很精彩,似是在因为周倾如此轻松的便回答了对方的问题,狠狠地杀了那钱老头的锐气而感觉到得意。

    可另一侧的束嬴却是另一番感受了,无论是雪棠虫毒还是僵寒之症,均是医道中最为头疼的病症。

    一是因为极少有医典中记载了解法,且这些解法也是众说纷纭,真真假假,判断其是对是错都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二是因为千百年来所患先例少的可怜,少有借鉴之处。

    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每一味药材都很是难得。

    她知道周倾所说的药方简直分毫不差,趋于完美,就连药方中每一药的用量都说的极为详尽,这只能用震撼来形容了。

    这两个问题如果要换一个没看过医书的人来回答,光一个雪棠虫毒就需要将半个藏书阁翻过来覆过去的寻找一番,若再加上一个僵寒之症的解法,只怕将这万部医典翻上数日也不一定找得到。

    这家伙刚才说自己只读过寥寥数本医典?

    这才不过一张嘴,便几乎已经展现出了轻松驾驭这一阁医典的能力了。

    这可真是绣口一吐,便知其识不止万卷。

    是我走眼了啊……束嬴登时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羞愧之感,心中也莫名的多了几分对同行达者的敬意。

    “筑结之症,何解?”钱江流沉吟半晌,面色阴沉似水。

    周倾闻言,头脑巨震,如果一个雪棠虫毒是巧合,一个僵寒之症也是巧合,那么第三个筑结之症便决计不可能还是巧合了吧。

    他眸光一凝,“玫州的诸多病症,和你有关?”

    “你想办法把它们碾碎,用桌上的茶水浸泡一个时辰,然后连带着茶汤一同喂你的朋友喝下,应该能恢复个七七八八。我我我,我要去看戏了!”

    话音还未落,她便再次冲出了房门。

    周倾侧头询问束嬴,“姑娘,你们这里可有保藏医典之处?可否带我和这位国师一同前往?”

    还不待束嬴开口,钱江流已经道:“你只怕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吧,医庐怎会没有藏书阁?不必他说,我带你去就行了。”

    钱江流一马当先,抬腿出了房门,周倾随即也跟了出去,赵雪贞和李昀歌望了望束嬴,“姑娘,你看这……”

    束嬴也是一副措手不及的样子,她抿了抿嘴,跟了上去,头也不回的道:“那……也只能这样了,跟着他们吧。”

    赵雪贞摊了摊手,闪身出了房门,“这个笨蛋怎么到哪里都不让人省心啊。”

    李昀歌没来由笑了笑,手掌摩挲了几下紫薇剑,眼光细碎的盯着那一捧花瓣,良久后,被赵卫晗的一声痛呼所惊醒,这才意识到自己耽误太多时间,猛的起身准备药汤。

    ……

    周倾跟在钱江流身后,不时地回头询问束嬴几句,束嬴无不一一回答。

阅读藏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女法医的诡探档案女配炮灰已上线驼龙行者龙珠之老子是比鲁斯阿仁修仙记都市之神龙降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