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二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偷偷地问过她这件事,她霎时红了脸。饶是在开朗的她,也对这个问题感到羞涩。

    不过想想,我和秀吉结婚的时候,也就十四岁。不过历史上,丰臣秀吉的妻子宁宁并没有生育孩子,这么一来,我倒也不用这么担心了。

    丈夫们不在家的时候,我就是和阿松呆在一起。她是个很厉害的人,姿容出色,会作和歌,画画,又会武艺等等……总之就是这样一个长得好看又德才兼备的人。

    我:……

    十二岁,大姨妈来了吗?

    反正在战国时代,女人的地位不过是属于娘家的一件东西罢了。

    我觉得日本的婚姻制度简直就是在走下坡路。平安京时期的走婚制,简直不要爽。维系婚姻的就是爱情,没了爱情就一刀两断,继续寻找下一春,家产也有女子继承。之后的镰仓,虽说已是武士阶级封建社会,但女人的地位依旧相当高。女地头也好,女家主也罢,想想看,也确实挺爽的。可从室町时代开始,便一直在走下坡路

    我俩在一起的时候,她会教我作和歌,我是个只会背和歌的人,要是真要自己作一首,我怕拿不出手。阿松鼓励我,说,“想想藤吉郎吧!”

    可想到丰臣秀吉,我更作不出来了。

    永禄四年的八月,我和未来的太阁丰臣秀吉举行了婚礼。婚礼的过程十分朴素,只是在浅野家家的茅草屋内泥地上铺上了木板和草席而已。证婚人是秀吉的同事前田利家以及他的夫人阿松。以至于我在那时就认识了阿松,并且成为了好朋友。

    在丰臣秀吉成为近江琵琶湖长滨城的大名城主之前,我和阿松一直是邻居。当时我们的日常也不过是围绕着家里的琐事展开,当然偶尔会参与丈夫政治上的事情,不过前者是最主要的。

    阿松与我同岁,却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也就说她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生下了孩子。而且,在我结婚的时候,肚子里还有了一个。算算时间,大概正月里就要出生了吧。

    我对丰臣秀吉的印象,就是大阪城丰国神社的丰臣秀吉铜像,大约就是身材矮小,尖嘴猴腮之貌吧。不过在养父的牵线搭桥下与他见面后,我才清楚地看清他这个人。身材的确矮小,但尖嘴猴腮的话,倒也不至于,顶多只是瘦小罢了。

    我虽是颜控,但外貌并不能决定我对一个人的看法。毕竟生活中不乏俊男美女,所以对此也已是免疫了。

    不过美好的事物,也向来是人们津津乐道的,我也是如此。丰臣秀吉容貌虽然“丑陋”,但他的性格却是很对我的胃口。此人性格活络,机灵得确实让人心生好感。

    “饶了我吧!”

    我对阿松是这么说道。

    阿松捂嘴笑了笑。

    后来我们直接发展到动手动脚了。

    阿松擅□□术,而我又擅于剑术。曾经是跟着一个英国的老师学的,认识谕吉兄后,我又向他讨教了古武术。于是将两者结合了起来,手中无论是西洋剑还是日本刀都玩得挺溜的。之后在中国的时候,我又跟着公园里的大爷学习了五禽戏。五禽戏虽不是格斗技巧的,不过使了四年后,身体的确不同一般。所以在日常武斗结束后,我会带着阿松一起来做五禽操。

    现在想一想,那时的生活是我在战国时代最无忧无虑的时候了吧。

    十三年后,在我二十七的时候,秀吉成为了近江琵琶湖长滨城十二万石大名城主。可能是我无法生育的原因吧,他开始拈花惹草了。

    我对自己的丈夫有别的女人并没有多少意见。因为我也有过多任的“前夫”,他们有些在我的小说中,有些泯然灰烬。毕竟人生在世,遇上几个渣男也是很正常的。

    我一贯是把秀吉当做朋友来看的,给予他需要的帮助而已。所以对其的拈花惹草,就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过想到后世中有名的那封信,我觉得还是做做样子比较好。于是在安土城竣工之时,我准备了贺礼前去道贺。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织田老爷就给我回信了。捧着手中的信纸,我觉得像是捧着古董似的。

    四百多年前织田信长的信诶……

    我将这封信夹在了我最常看的书的中间,每天时不时地来观赏一遍。

    每次心中都会升起一股油然而生的激动。

    向董事长抱怨总经理包二奶之事,并且董事长还给我了回信……怎么看都激动啊。

    不过也正是因此,我有了正当理由不去管理秀吉的好色之事了。

    老实说吧,秀吉虽然好色,但好歹没有亏待过宁宁。干不了宠妾灭妻的肮脏事。如此一来,稳坐第一夫人的我,日子过得就有些舒心了。

    在那之后四年,本能寺之变,织田老爷去世了。秀吉成为了后继者。

    在我三十八岁的时候,秀吉成功地成为了关白。当年的穷小子,一下子位极人臣。而我也成为了北政所。

    北政所宁宁。

    我四十岁那年,茶茶成为了秀吉的侧室。就算我不是来自未来,我也能猜到这件事的结果。毕竟作为战国第一美女阿市的女儿,茶茶的容貌又怎么会逊色于自己的母亲呢?而好色的秀吉又怎么肯放弃?

    照顾到床上,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四十岁的我似乎与以往并没什么不同,容貌似乎停止在了二十六岁。与曾经的经历一样,只要在那个世界生活超过我本世界的年龄,那么我的身体似乎就一直停在了那个年龄阶段。

    这于我而言,倒是无所谓。毕竟不是自己的本世界,再老再丑,也无法左右我的情绪。

    不过,既然有这样莫名其妙的机制在,我也就接受了。

    其实在茶茶初来乍到之时,我就见过她了。她和她的两个妹妹,被自己的后父送到了秀吉的跟前。其理由是:“如足下所知,这三个姑娘,不是我胜家的孩子,而是近江小谷撑浅井长政的遗儿。因此,是已故的右大臣的外甥女,对足下来说,她们是主家的人,是理当给以保护的。”

    我知道胜家是想保护茶茶和她的妹妹,但怎么说呢,这无异于再次跳入了地狱。

    第一次下地狱的时候,亲爹死了,第二次下地狱的时候,亲娘死了。而这前后两次,都是同一个男人逼的。

    虽然我也知道,亲爹的死,也是织田家的命令,但谁让秀吉是刽子手呢?

    或许是这样的原因,我对茶茶和她的两个妹妹都比较照顾吧。毕竟都是能当我女儿的人了。说到女儿,便不由地会想到宁姬。

    在茶茶成为秀吉的侧室后的第二年,朝廷封我为从一位的官位,这是对女性来说,可望不可即的最高官位。所以即便我无子,也无人敢撼动我的地位。况且秀吉又独宠茶茶,于我而言,倒是轻松了许多。

    至于家臣间的不和,这就不是我能解决得了的。我知道茶茶并不坏,坏的是她身边的人。石田三成等人再如何,历史终究是不会变的。

    只是可惜了茶茶……

    我总是会想,如果秀吉没有成为近江长滨大名会怎么样?

    这样一来,就没有近江派妄自夺取天下人的宝座了。

    又或许,历史上的宁宁真的生了孩子。

    又或许,茶茶没有生下孩子……

    可这一切都是如果。

    而且,秀吉晚年的大作特做作,早已名落千丈。

    当然最可恨的还是近江派的石田。

    我突然有些明白历史上的宁宁为什么会帮助德川家康了。自己与丰臣秀吉共同经营的天下,为何要拱手相让呢?

    这样的心情在我的身上也得以体现。

    所以,在秀吉死后,我主动带着一批尾张出生的武官迁居到京都的三本木,暂时过起了粗茶淡饭的生活。

    “北政所大人,这是淀姬送来的黑百合。”

    侍女将镶金的漆盒递到我的而面前,里面正躺着一支新鲜的黑百合。

    “欸……又送来了啊。”

    我正在擦拭着三日月的刀身,望着漆盒里的黑百合,苦笑了下。

    我问侍女,“你说,她这是什么意思呢?”

    侍女摇了摇头。

    我让她退下了,自己则是捧着黑盒子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丰臣秀吉还没有去投胎,灵魂状态的他一直张望着,嘴巴张着,似乎在说些什么。并且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很好看。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没有去投胎,不过我没有显露出自己看得到他的意思,所以就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对于这种事,我已经很习惯了。

    毕竟如果被发现自己能看到他,感觉会有很麻烦的事情会出现。

    我将漆盒放置在了前一批的旁边。

    而就在这时,一道轻佻的嗓音出现在了我的耳边。

    “听说你也叫宁宁?”

    我眉一皱,手中太刀瞬间出鞘,横在来人的脖子前,“哪来的登徒子……诶?”

    看到出现的人,我傻了眼。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新篇前夫当场去世,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泯灭?

    于是丰臣秀吉不想说话了。本篇又名,《寡妇的自我修养》

    关于黑百合

    ↓↓↓

    佐佐成政是丰臣家的政敌,织田老爷死后,他是投于柴田胜家的(茶茶后爸),柴田胜家死后,丰臣秀吉没有杀他,并且还优待了他。他以为是宁宁在丰臣秀吉面前说了好话,于是打算送礼。送的就是越中国——立山上开的黑百合。因为在他看来,这种花就比较奇特,所以连夜采摘,送到了大阪公府。

    宁宁为了这花还开了茶会,茶茶看到后就以为她喜欢黑百合。正巧茶茶的院子里就种植着黑百合。所以在宁宁迁京都后,她每天都派人送来黑百合。

    简而言之,就是以上的解释。跟花语其实没啥关系啦hhhh

    就像新宿牛郎店中的牛郎,并非一定要是帅气逼人的小哥,即使长得平凡,当然也不能有损市容。一般来说,这样的人化个妆,以及一张会说话的嘴巴,成为头牌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我曾经也去过牛郎店消费,当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要不是我天生定力惊人,我差点就想把那家店的头牌绑回家了。让他天天说好话来奉承我。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一章二号前夫丰臣秀吉

    织田捣舂,羽柴揉捏天下糕,德川躺吃。

    这大概是我对于日本战国时代的第一印象了。

    我是个地道的关东人,而大部分关东人的偶像是德川家康,我也不外乎如此。所以在成为“祢祢”后,我有点小尴尬。

    一开始我还在纠结“祢祢”是谁,直到我得知我要嫁的人是木下藤吉郎(丰臣秀吉)后,我才明白,祢祢就是宁宁。

    没错,我就是这么肤浅。

    因此,我同意了婚事。

    当然,也由不得我拒绝。即使百姓可以自由婚配,但也得需要长辈做主。

阅读[综]本文内容无法描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帝宠超神学院之觉醒系统明末之帝国时代(综英美)你爸爸算什么我的冰山美女老婆奶爸的文艺人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