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二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为何不趁此解决?”

    卖药郎却摇摇头,“未成魔的执念,未有形、真、理。在下无法拨出退魔剑。”

    “且问,何为形?何为真?何为理?”

    “可若假以时日,执念必定成魔。”

    “待执念成了魔,在下必定亲自斩魔。”

    “阴阳相隔的不舍……与留恋……”我喃喃道,旋即“恍然大悟”道,“先生的意思,难不成是藤吉郎的执念?”

    卖药郎微微一笑,他大步走过来,明明无风,偏偏衣角扬起的弧度已经超过了走路时气流带起的程度了。

    卖药郎答:“形为,执念之形态;真为,执念之缘由;理为,执念之道理。”

    说完后,他喝了一口茶。

    也许,这就是气场。

    果然不是个普通的卖药郎。

    说起来,一般的卖药郎,也不会退魔吧?

    我问卖药郎,“是谁的执念?先生可有方法解决?”

    卖药郎的目光在那些漆盒上浅浅地掠过,随后又状似无意地从丰臣秀吉的身上滑过。他沉吟了片刻,回答我说:“在下擅长药理,与退魔。至于解决执念之事,恐有力而未逮。”

    比起卖药郎自谦自己能力不足,我反倒是诧异他的语速又回归到正常水平了。

    我手中的茶已凉,他的想必也是如此,于是唤了孝藏主,而孝藏主则是唤来了阿菊。没过多久阿菊便托着一个食案进来了。除了一壶刚沏的茶,还有京都的和果子。

    我虽然喜欢吃甜食,但并不喜欢太甜的。而和果子于我而言,实在是太甜了。即使配着茶用,也委实受不了这甜度。所以阿菊端来的和果子,是赠与卖药郎的。和果子的旁边,还放着两枚天正大判。

    “这是诊金。”

    卖药郎并没有接过大判,他微微叩首,“在下,并未做什么。受之,有愧。”

    我微笑着看着他,道,“我说你受之无愧,你便是受之无愧。”

    卖药郎不再犹豫,收起了大判。转过身,将两枚大判放进了自己的药箱中。

    “如此……”

    卖药郎又转了过来,轻声道,“那便请允许在下为北政所大人调理身体。待执念成魔之后,将其斩杀。”

    我还没回应他的话,孝藏主的声音响了起来,她在外说道,“宁宁大人,花开院家的阴阳师来访。”

    “请他进来。”

    我说完,卖药郎便已经背好自己的药箱。

    “先生留步。”

    卖药郎惊讶地望着我。

    我笑了笑说,“您不是说要调理我的身体吗?”

    “可花开院……”

    “这并不妨碍。想必花开院家的阴阳师,也非那般拘泥之人。”

    卖药郎站在原地没动。

    此时,障子门拉开,露出了一张白净的面孔。

    穿着狩衣的花开院秀元,悠然地走了进来,对着主位上的我微微欠身,“北政所大人安好,在下乃是花开院家的第十三代家主,花开院秀元。”

    随后他看着我微微笑道,“北政所大人,即便居于三本木,魄力依旧不减当年。”

    “谬赞。请。”

    阿菊上了茶,又轻手轻脚地退去了。孝藏主依旧守在门口。

    “秀元大人果然如传闻一般,一表人才啊。”

    花开院秀元莞尔道,“您过奖了,比起北政所大人,在下不过是一介阴阳师罢了。”

    战国时代皇权没落,武士阶级治世,阴阳师也逐渐从历史舞台消失。

    不过,各地大名身边军师的前身大部分仍是阴阳师。

    武将手中的军扇,就是咒术的一种。军扇两面各画有日、月,万一碰到不得不出战的凶日,便在白天把军扇的月亮面显现在表面,让日夜颠倒,以便将凶日化为吉日。

    但即使如此,阴阳师的官阶并不高。花开院说是京都阴阳师名门,说到底也只是凌驾于一般官员和武士之上罢了。【注】

    说起来……

    那位叫朝利的阴阳师,或许不该从阴阳师方面找起,而是德川家康的某位武将吧……这么一想,我似乎没那么慌了。

    阴阳师如今的地位虽说不高,但在江户时代,又走进了政治中心。我记得安倍家就是在江户时代打败了贺茂家的支流幸德井家,再次取得了日本阴阳道的支配权。但现在是个坏掉的世界,所以我不确定江户时代取得阴阳道支配权的是否还是安倍家。

    说起来,我似乎没听过阴阳师源氏……

    难道改行了?

    我看着花开院秀元,他安静地喝着茶。一边的卖药郎也坐了下来,两人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个秀气优雅,一个浓艳勾人。

    明明是两种相反的气质,如今倒是意外得和谐。

    我放下茶杯,说道,“近日身体欠佳,吃了药也不见好。孝藏主便猜测我是否沾染了污秽。然我迁居至此,便未离开此地,也不知从哪儿沾染的污秽。秀元大人有何见解?”

    秀元悠然地放下了茶杯,拾起一个和果子就往嘴里塞。看似粗鲁的行为,由他做起来,却带着风雅。

    果然无论身处何时,颜值才是最重要的。

    “请北政所大人允许秀元查看室内。”

    “请。”

    花开院秀元缓步在室内,丰臣秀吉跟在他的身后,拼命地说着些什么。

    如果说我和卖药郎“看不见”他的话,那么作为阴阳师肯定能看见他,这应该是毋庸置疑的事。若阴阳师看不见幽灵,想来也是个西贝货。

    “由妖力滋养的黑百合,倒是娇嫩的很。”

    他望着排在一起的漆盒合掌道。

    “那秀元大人觉得是否是黑百合的原因呢?”

    “非也。”

    他目不斜视地穿过了丰臣秀吉。对我说:

    “是执念。阴阳相隔的执念。”

    “请解惑。”

    “此处,并无人外之物,只是一抹难销的执念罢了,才令北政所大人身体欠佳。这是秀元的回答。这位,想必也是明白的。”

    花开院秀元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喝了一整杯的茶。

    他看了眼卖药郎。

    卖药郎回看他。

    而我,则是冷漠地看着他们。

    ——明明有个幽灵站在这儿,却被说成了执念。

    ——而我,差点就信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榜单完成,等下期榜单,明天更新《幸运签》。

    毕竟在黑百合和生病缘由的话题上,他的语速简直会急死个人,或许此处应有BGM,恐怕更有韵味。

    而回到正常的话题上后,他的语速就正常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四章二号前夫丰臣秀吉(四)

    阴阳相隔的……

    某种执念。

    丰臣秀吉面容悲伤地看着我,他知道了我生病的原因来自于他。

    丰臣秀吉不是蠢货,人死后是要下黄泉的,而他还滞留在人间,其中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许是装神秘的部分已经过去了吧。

    “退魔,却无法退去执念?”

    “执念并非物怪。乃是阴阳相隔的不舍与留恋。”

阅读[综]本文内容无法描述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撩神[快穿]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神话之最强许仙盛世婚宠:总裁的头号鲜妻灭世猎人权少抢妻:婚不由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