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2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只剩主要构架,拆到现在还剩最后三层的楼黑洞洞的,在光线晦暗不清的时候,也许是被视线欺骗,越盯着黑暗看,越觉得,漆黑的那个地方,还有更加黑暗的东西,正缓慢的移动出来。

    甚至下一秒,就会有个低着头,披散头发看不清样貌的古怪鬼影,瞬间闪现到你的面前。

    小姐姐打了个寒颤,赶紧将视线收回,一面假装一本正经的忙碌,一面念叨,“啊~~我不害怕不害怕,要相信科学~~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此时,已是晚上七点,天近全黑。路灯早已亮了起来,洒落昏黄的光线。

    便利店打工的小姐姐差不多已算好了今天的帐,将收银台里的现金按照面额又整理了一边后,重新关上继续拿起自己正充电的手机,打算再看会儿小说混下班时间时,无意抬头透过右侧的落地玻璃,朝街对面拆到一半的废弃大楼看了一眼。

    “胡说,C市什么时候出过这个新闻啊。”王数啐他。笑着说,“这个地方明明就是市貌需要才拆除的好不好。”

    “我们不知道很正常啊。”郑剑说,“因为这个事故。听那姐姐说,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嗯。还是将大悲咒再放一遍好了。

    附近理工大学的小姐姐自我肯定的点点头,连小说也不看了,直接用手机播放大悲咒。

    “真的假的啊……”李琢也不是很信,一面和大家往前走,一面继续闲聊,“我看刚才那个小卖部,还挺新的呀。”

    “估计是人家才装修过?”郑剑想了想说。

    众人听了他的狡辩,吐槽嬉笑,继续顺着小巷往前走去。

    三人继续站在便利店门口等王数和李琢,期间两个小女生进便利店买了两包零食,一边闲聊一边吃东西。又等了一阵总算等到最后到的两人。

    抱怨了一下为什么这么慢啊?就嘻嘻哈哈的跟着郑剑往附近的小网吧走去。

    ——在他们到之前,郑剑就询问过便利店的看店小姐姐了。

    佛经至便利店隐约传出,顺着春季晚上还带着几分刺骨的寒风,飘至对面的废弃大楼。

    凹凸不平的黄土,以及些许野草和赤|裸在外的钢筋解构,更显得这里无比荒凉。就连流浪汉也不愿意将这视做一个好的居住地。

    至于原因……

    谁又会去问呢。

    佛音缥缈,被风送至废弃的大楼处,早就被风和距离切割成了分辨不清的杂音。

    支离破碎的残音随风扭曲,慢慢的,黑暗中有什么东西从坑洼不平的地面缓缓冒出。

    如烟雾似液体的……黑色人形。以低垂着头,双手垂直的姿态,不断的从地面升起。明明周遭除了细微的风声和不可分辨的佛音,就再无其他声响。

    但那些黑影凭空至地面升出时,在影子边缘形成的粘粘状态,却像是能让人听见一种粘稠的声音一样。

    像鼻涕虫,从黏答答的不明液体中,慢慢蠕动出来时,发出的恶心声音。

    黑色人形不断从地面凭空冒出,几息后,就在原本空荡荡的废弃大楼底部,静静站立了约莫三、四十条黑影。

    都低垂着头,双手自然下垂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诡异。

    ————————————————

    晚上十点,位于古巷的烧烤摊一如往常的热闹。同样的,那个总是被食客们忽视的小木桌也和往常一样空无一“人”。

    鬼童子和青年鬼坐在小桌边,又坐等了好一会儿后,一根常人看不见的血红色丝线,从拐角处,在空中摇曳着游向他们。

    灵动如蛇。

    血红丝线抵达小木桌一方的空位上方,缓缓旋转而下。落在凳子上的瞬间幻化出一民国服饰的红衣姑娘。

    一身红装,连鞋面和头上的发绳都是红的。鞋面、裤边、袖角,都绣着精致的刺绣。哪怕是一朵小小的金菊都值得细细欣赏。

    ——绣娘。

    【还以为你这次也不来了呢。】青年鬼看着坐在对面的绣娘,有些没好气的开口,【不会是又跑去桥上,看那个鬼书生在不在吧?】

    说到这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及其不屑的样子。

    【说什么呢。】绣娘娇嗔的看青年鬼一眼,双手托着下巴,手肘撑在桌面,【我是去找那个小姑娘买红线去了呀。】顿了顿叹了口气,【不对,现在要叫老婆婆了。】

    【……是林寿街的那个?】一直没说话的鬼童子幽幽开口。

    【是呀。】绣娘看向鬼童子,【她时间到啦?】

    鬼童子默默点头,【午夜。】

    【这样啊……】绣娘点点头,又叹了口气,【到时候我也陪你一起去吧?在她那儿买了那么多年的红线,也算相识一场。】

    鬼童子默许。

    【哎……真麻烦。又不知道去哪儿买红线了。】绣娘趴在桌上,脸颊贴着桌面,有些小烦恼。

    他们均是厉鬼怨魂,在洗去身上的执念前,在地府帮忙做差人。

    用现在这个人间的话来形容,那就是……非正式公务员的员工?

    类似街道区委会?

    总之差不多就这个意思。

    【对了,那个女生回来没?】青年鬼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看向绣娘。

    绣娘抬眼看了看对方,继续用懒洋洋的口吻,【还没呢。】

    【再过三天,就过时间了。】青年鬼说。

    【是呀……】绣娘换个方向趴桌上,继续说,【再过三天,她就报不了仇,而我也拿不到新鲜的人血染红线了。】

    清明前期,一惨死的少女找到绣娘,请绣娘借给她一段染了人血的红线。好让她带着趁清明时返阳,亲手杀了那个害死她的人。

    这是少女唯一的机会。再过三天,少女找不到害死她的人,就必须顺着阴阳路返回地府。

    不然一旦过了时间,阴阳路关闭,不是鬼差的鬼滞留人间,就会变成孤魂野鬼,或者直接消散。

    而绣娘愿意帮助少女,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有机会得到新鲜的人血。

    不会违反规定,又能各取所需。实在是件好事。

    三只鬼坐在阴暗的小桌边,鬼气得很。但仅几步的距离外,却做着高声谈笑的人类。

    烧烤上的热气,还有暖黄的灯光,都略模糊了众人的五官。但热闹的笑闹和市井的烟火气,却令绣娘三“人”有些羡慕。

    沉默半响后感叹,【……还是做人的时候好啊……】

    那个时候觉得闹心的各种糟心事,现在却变成了一种得不到的向往了。

    至少……那些琐事中间,有温暖和明亮。

    虽然也许只是人生中极少极少的一部分,却也值得不断的去留恋。

    皆说红尘可笑,可又皆醉恋红尘。

    大概就是如此了。

    正当三鬼静静享受这种温暖的市井人情味儿时,一股不知从哪儿传来的浓郁花香味儿,让绣娘他们睁开眼朝一旁望去的同时,轻【唔——?】了一声。

    娇媚的笑声,然后是从墙壁上透过来,露出雪白匀称大腿的女人。她看向绣娘,媚眼如丝,【喂~那边的小妹妹,接活儿吗?】

    娇媚的女妖依靠在墙上,看着绣娘,慵懒而魅惑,【我想要一件牡丹刺绣的衣裳。】

    一面说着,一面伸出手,手指纤细,指尖蔻红。

    而食指和中指上,却拈着一颗眼珠子,朝绣娘示意。

    依旧语气慵懒,【这颗眼珠子,能低报酬吗?如果不能……】

    胭脂妖微微一笑,风情万种。

    ——【……我还能给你弄更多的来~】

    ——————————————————————

    晚十一点。

    郑剑五人从网吧结账出来,周碧和吴洛笛一面互挽着走,一面时不时抬起胳膊闻一闻衣服,抱怨,“浑身都是网吧里的烟臭味儿!”

    “哎呀,网吧里都是这样的啊。”郑剑走在最前,脚步不停的扭头和两女生说,“吹一吹就好了。”

    这个点海明路上除了路灯明亮外,街道边的店铺早就已经拉下卷帘门。准备过斑马线时经过之前的小卖部,确实如那个姐姐说的那样,已经打烊。

    五人穿过人行道,难得走在这么冷清却宽敞的街道上,除了新鲜外,还有些雀跃。

    但这份小雀跃,在靠近废弃的大楼,看着近在眼前,黑洞洞的目的地时,却被心里的害怕逐渐取代。

    尤其是两个小姑娘,互相挽着对方,落在郑剑三人身后,踌躇不前。

    直到郑剑三人似感觉到两人没跟上,回头看来,冲她两喊,“干嘛呢?快过来呀。”

    “……我们回去吧?”周碧不敢上前,对郑剑三人说。又看了看四周继续开口,“这里给我感觉毛毛的。”

    吴洛笛连连点头,紧紧挨着周碧。

    “干嘛呀……都到这儿了。”郑剑皱眉,觉得女孩子就是麻烦。

    两个小姑娘将头摇成拨浪鼓,拒绝上前。

    和郑剑一样,已经站到另外两根柱子下的王数和李琢互相了一眼后,由王数开口,对郑剑说,“要不算了吧?女孩子胆子是小一点,我们自己录好了。”

    “我们要怎么录啊。”郑剑没好气。

    “这还不简单。”李琢指着空地中间说,“把我们三人的手机直接呈现三角形放那儿,一直开着录不就行了?”

    王数点点头。

    郑剑听了,又扭头看看可怜兮兮互相挽着对方的周碧和吴洛笛,没好气的应声,“行吧行吧,你们两个胆子真小。那……要不你们现在打车先回去?”

    周碧和吴洛笛听了,只花了一秒在友情和害怕中挣扎了一下下,就连连朝郑剑点头,只是转身走时,两个女生齐齐扭头朝三人说,“你们也别太晚啊,回去后不管多晚也记得在群里发个微信报平安。”

    “行行行,快走。”郑剑挥手赶人,恰好一道车前灯从远处驶来,连忙对两个女生说,“哎!出租车,快跑两步拦下。”

    周碧和吴洛笛在郑剑开口时,也同样看见了那辆逐渐驶进的出租车,连忙道别后互相牵手朝街边跑去,招手的同时不往招呼出租车司机停车。

    还好两人刚跑到街边,出租车就缓缓停下,驾驶座的窗户降下,是个面相和善的中年男人,看着周碧和吴洛笛说,“你们两个小姑娘怎么这个时候在这种地方啊?”

    顿了顿后又说,“这个时间了,不打表啊。”

    周碧正想问多少钱,就被吴洛笛偷拽了一下,顿时闭嘴。

    “算了师傅,我们不坐了。”吴洛笛说完,拉着周碧沿街道走,打算去隔壁街拦车。

    出租车司机咒骂了两句,重新发车走人。

    周碧正打算问吴洛笛为什么不走时,恰好出租车从身边驶过,下意识扭头看去时,在一晃而过间,恰好瞄到后座上坐的一小姐姐。

    等车驶远了,两人才默契的回头,彼此吐槽,“哼,车上有人还停车。”

    “就是,还不想打表。”

    两个女生一面吐槽一面走远。

    而已经行驶远的出租车司机,缓缓的沿街道行驶。他也不去人流量多的热闹地段,尽往偏僻的地方走。又绕了一圈未果后,才低声骂声“扫兴。”

    车头一转往家的方向开去,将车开至一位于街边的农家小院后,下车落锁,哼着小曲儿回家。

    约一分钟后,就听见屋内传来的脆脆孩童声,“爸爸你回来啦~我和妈妈等你好久了!”

    “哎哟~儿子,过来让爸爸抱!”

    父慈子孝,自乐融融,欢声笑语。

    真……好啊。

    静静坐在出租车后座的少女慢慢抬头,抬眼的同时,车内后视镜里,清晰照出她几乎没有瞳孔的双眼。

    少女嘴边露出一点点笑。诡异却柔美。

    双手放在腿间,用手指绕着她一直拿的红线,慢慢玩儿。

    终于……找到你了呢……

    另一边,海明路上,郑剑三人总算将自己的手机摆放成了三角形。

    按下拍摄按钮后,互相跑向各自站的一角,招呼着“开始了啊开始了。”

    说完,先后关掉自己手上的小电筒,由郑剑开头,在黑暗中摸索着,朝另一角落走去。

    ——四角游戏。

    当郑剑抵达角落,确定无人,咳嗽了一声的瞬间,一股阴冷的气从地面透出。一直静静站立在那儿,充斥了整个空地的黑影瞬间有了动静。

    他们犹如被惊醒了一般,僵硬的活动了一下脖颈,并在下一秒,猛的朝郑剑看去!

    只有黑影的人形中,陆续传来轻微的“啵”声,像泡泡在空中破裂的声音。

    下一秒,如果有人能看见的话,就会惊骇的发现,那些黑影位于眼睛的位置琪琪张开。

    瞳孔只有黑豆大小,其余全是眼白显得诡异。

    而更诡异的是,那黑豆大小的瞳孔在眼睛里胡乱转了半天后,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斜斜看向郑剑。

    静静的看着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朝王数站的角落走去的同时,所有黑影也如卡顿的画面,一帧一帧的转动。

    “咳咳。”

    当第二声咳嗽响起时。只有眼睛的黑影,位于嘴部的位置露出白色缝隙。

    缝隙越裂越大,变成诡异的笑。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钱钱多钱钱扔了1个地雷 抽成乱码扔了1个地雷

    2曼曼 的营养液x77  眨眼的星星 的营养液x50  南乔与期 的营养液x40  瓶子 的营养液x10  程尘 的营养液x2  lincle 的营养液x1

    --------(づ ̄3 ̄)づ╭?~----------

    打、打劫!给我家老铁六石禾的新文求文收藏呀呀呀呀~~~

    文名《经理人捉鬼日常[玄学]》

    作者:六石禾(我终于把我老铁的笔名写对了!不容易啊!)

    文案:盛君君身为凶宅经理人,接手的房子里常有缢鬼、宅鬼、飞僵……

    这些鬼魂生性残忍,暴虐异常,每天赖在房源里作威作福,就是不搬走!

    对此盛君君表示,“哦,那就只能打死了啊。”

    鬼魂们:……???

    -------------

    ……哼。我才没有贴错我家老铁的文案偷偷改呢╭(╯^╰)╮

    不恐怖!一点都不恐怖!你们看我写的不恐怖吧?她比我还弱!

    快看我的微笑,不恐怖的

    ------------

    晚安~

    )

    这时按照小姐姐说的,一边给小伙伴们领路的郑剑,一边不忘扭头和他们聊天,语气中带了几分故作神秘和试图吓人的意味,“哎,你们知道刚才我问便利店的姐姐,这附近有没有什么网吧时,她后来跟我说什么吗?”

    “说什么啊?”周碧和吴洛笛好奇。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郑剑站在便利店门口,一根烤肠吃完拿着小木棍儿玩儿了一会儿后,正等得无聊,打算再买一根边吃边等时,一抬眼总算看见结伴而来的两个女生。周碧和吴洛笛。

    两人隔着马路冲这一头的郑剑挥了挥手后,这才从斑马线过来,并抱怨,“这个时候就出来玩儿啊?”

    “当然不是现在啦。”郑剑理所当然的开口,解释,“我们先在附近找家网吧玩儿,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出来。不然要是太晚,你们爸妈会放你两出来啊?”

    说得也是。

    周碧和吴洛笛互看一眼,赞同的点点头。

    “我原本是问她几点关店门,这样我们晚上出来时,要是饿了还可以在她那家便利店买些吃的。”郑剑故意住嘴,又看了看周碧和吴洛笛后,继续说,“那个姐姐跟我说啊……她们那家小卖部,原本是因为附近的网吧,还有一些夜猫子,以前都开到晚上十二点的。可是后来附近出了事,基本上晚上八点就关门了。”

    “郑剑,你别现在就吓我们啊。”吴洛笛吓得挽紧周碧,“威胁”郑剑,“不然到晚上我们两个害怕,不给你们拍,看你们怎么办。”

    “真是那个姐姐跟我说的。”郑剑大声辩解,“她说对面还没拆迁时,有辆校车失控,整个撞进了店铺里,上面的学生都死了。后来这里的生意才慢慢变得不好,直到现在被拆掉。”

阅读我师门迟早要完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重生盛世宠后妖神记请你留在我身边入骨暖婚亲昵喜孕少奶奶:总裁大人,又饿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