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6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小的,仅只有小拇指那般大小的佛童子双手合十,站在虚空中。

    额间一点红,披一身红袍金线的袈裟,里面是紫色僧服。华贵清圣。

    “好了。”苏策拍拍手,笑眯眯,“接下来就没我的事了。”

    ——“佛童子。”

    话音未落,金光幻化成莲花,缓缓打开,变成星星点点的金粉叮铃的消散在空中时,也终于让位于中间的小童显出样貌。

    金光在池水上倒映而出,大小锦鲤似将洒落在水面上,随水纹微微荡漾的金色流光当做了鱼食,摇曳着尾巴,纷纷浮出水面,张着嘴吞食,却什么都没有。

    金光中传来小孩子的笑音,惊得锦鲤猛的一甩尾巴,又纷纷潜入池底。

    顿了顿,又看向郑剑等人,一副讲道理的模样,“你们看,有时候顺手做件好事,也许就可以救自己一命哦~”

    语微落,佛童子飞入教室中,顿时金光大作,耀眼光芒从教室窗户中迸射而出!

    约莫乒乓球大小的金色光芒这才离开已完全盛开的莲花,于虚空中转了两个小圈圈后,飞到同样受金光的吸引,探出猫窝,睁大圆圆眼看着的校猫面前,轻轻的在它的鼻尖上一点,这才又笑着飞往高处,朝苏策的方向急掠而去。

    悬浮于苏策身后侧,乖巧静待。

    “哦?来了。”苏策扭头看向身后的金光,微微一笑后说,“那……接下来的事,就麻烦你了?”

    “老……老师?”郑剑睁大眼和其他人一起看向苏策,然后连忙抬手用衣袖将满脸泪渍胡乱一擦,期许的看向她,脸上忍不住又露出想哭的表情,“老师!我们……”

    “好了好了,你看你们不是没学小黑叫,我也来了吗?”苏策见几个小朋友又要哭,赶紧头疼的连声安抚,还时刻不忘讲她的冷笑话。

    话音未落,面无表情站在原处的黑影们“唰”的一声白瞳爆睁,并齐刷刷的一转身,双手平伸,直对苏策。

    而另一边,位于临海路的陈老一行人,正等待阴阳路开。

    ——————————————————————

    “奇怪。”第六部的成员坐在车里,透过玻璃窗看向外面,有些疑惑,“怎么这么安静。”

    后排玩儿游戏的青年听了,头也不抬的说,“你不觉得就是越安静,越有问题吗?”

    听他这样一说,最先开口的女生也觉得确实如此,扭头看向陈老,“陈老,您看呢?”

    “是有点不对劲。”陈老看着手上纹丝不动的罗盘,皱眉回答。

    偏偏罗盘上的指针一动不动,似一点问题都没有。

    又看了一会儿罗盘后,陈老抬头看向这个小队的负责人赵钱,“你们大队长到底出什么任务去了,到现在还没回国。”

    赵钱听了朝陈老解释,“半年前故宫的工作人员在打扫太和殿的时候,在太和殿的殿梁上发现了一个空匣子,原本打算做完数据采集,修复后就送到博物馆去,作为这次的镇馆展览之一的,但准备展览前出了点状况,队长说这个得用滴血莲花来镇一下才行。总之找滴血莲花的过程中又牵扯出了点其他的事,所以就耽误了回来的时间。”

    至于听说原本前两天就要回来的队长,突然当地小镇养的羊,在一夜之间全部被抽干了血死亡,同时隔壁小镇的农地里出现了一大约有是十几楼那么深的大洞,等等消息。赵钱觉得还是得等到队长回来,确定事情后才能说。

    不然就变成以讹传讹的事了。

    别看他们是处理各种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古怪事情的部门,但在某些事上,却比寻常人更加谨慎和……相信科学。

    没错!就是相信科学!

    陈老听了,点点头表示了解,正想再开口说点什么时,负责监视临海路状况的成员突然盯着屏幕叫了声“队长。”

    顿时让所有人的视线都朝集中在他的身上,听他下文。

    “临海路靠近海明路那一段,起雾了。”

    他抬起头,将手上正播放监控画面的平板,拿给众人看。

    画面上,原本清冷但在路灯的照射下,无比清楚的街道,正有浓雾贴着地面缓缓而至。逐渐将整个临海路遮掩,让人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而当浓雾逐渐从地面升高时,同时也影响了监控设备的正常拍摄。雾气刚附上那个监控设备,平板上的某个画面就跟着消失,变成收到干扰的麻点。

    “这……”陈老看着平板上画面逐一消失,眉头皱得更深。

    他这么多年,就没看见过这样的情况。

    和大家一起坐在车上的女生,将视线从平板上离开,朝车外看去的瞬间脸色微变,立刻扭头看向赵钱,“队长!浓雾!”

    众人抬头,一眼就透过玻璃窗发现浓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四面八方将他们包裹。

    如沙尘暴一样隔着约莫几步的距离,静静的停在那儿,似乎就是在等待车上的众人发现它一样。

    而就在女生提醒,车内所有人包括陈老都察觉到车外异像的瞬间,静止的浓雾瞬间翻滚起来,并开始由四面八方朝车辆逼近。

    一股压抑的死寂。

    “快开车出去!”赵钱见到面前这情况,连忙命令负责开车的队员。

    队员听了,立马手握变速杆,就准备踩下油门,却被陈老厉声制止,纷纷看向他。

    “不行!冲进雾里更危险!”

    “那现在怎么办?”赵钱看向陈老,并分神警惕从周围包围过来的浓雾。

    陈老立刻从自己的布袋里翻找出前两天做好的符纸,递给赵钱,快速吩咐,“将符纸贴在车的四面,小王把铜钱线拿出来!拴到后视镜上!快!”

    一面说着,自己也一握桃木剑,打算抽出。

    抽到一半就发现车里空间太小,没法儿让他发挥,“嗨~!”了一声后放弃,干脆拈了张符纸在手上,戒备周围。

    第六部众人也已紧握自己的甩棍,如临大敌。

    赵钱在浓雾渐渐滚近时,按照陈老的要求,快速下车将符纸贴在车外四面,又赶紧上车关好车窗,和众人一起屏息等待。

    无声无息的浓雾,在越发靠近时,还有鬼魅的声音隐约传来。鬼哭狼嚎的交叠在一起,既让陈老等人觉得,这雾中的鬼魅约有百余。

    难道今天要交代在这儿了?

    这是车上所有人的想法,喉结滑动,吞咽口水时,握着甩棍的手,也忍不住张握几下。

    ——哪怕是陈老,也没见过今天的状况。

    阴风呼啸,就在浓雾贴上车身,模糊所有车窗的瞬间,突然!

    几个血手印猛的拍上车窗!吓了众人一跳,朝窗外看去的瞬间,也依稀发觉浓雾中,有什么东西,正一步步,发出震荡地面的动静,缓缓走近。

    每一步踏实地面时,车都会随着地表发出震动。

    随着声音的渐近,震动的动静越大。

    ——符纸没起作用。

    在浓雾贴上车身的瞬间,这是所有人同时一闪而过的念头。

    陈老是老人了,他不会出现像新人那样制造出无效符纸的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外面的东西太过强大,所以符纸的能力被完全压制!

    到底是什么?!

    众人坐在车上,看着浓雾中的巨大黑影,逐渐逼近,心脏随着轰隆的声响,不断被拔高,落下。

    “……草!拼了!”赵钱低骂一声,看向自己的同事和陈老,寻求意见。

    陈老见了,重重点头。

    开车的队员间了,立刻一拉变速杆,同时油门踩下的瞬间,车轱辘高速旋转,却在启动打算往前冲时,撞到什么一股看不见的墙,立刻车头变形,车尾暂时离地,又重重跌回地面。弄得车上的人同时前倾,差点撞到鼻子。

    而一时间。惨叫鬼号声从四面八方响起,陈老等人终于看清有无数白色鬼影长着大嘴,空洞着眼睛犹如白色骷髅一样的东西,正绕着车身盘旋,而刚才的血手印,就是这些东西拍下的!

    接下来的攻击,已经不仅仅是留下血手印了,而是随着每一次的击打,都在车身上留下了一个手印,直接让车皮变形,甚至有不断压缩车内空间的嫌疑。

    ——那些东西,想要将他们慢慢压死在逐渐变形的车里!

    但发现这点的陈老等人此时却因为车身变形,车门被卡出,而被迫困在了车内!

    “窗户!打破窗户出去!”赵钱大叫。

    话音刚落的瞬间,又一血手印拍到玻璃上,这次直接拍碎了玻璃,瞬间阴冷之气席卷车内,而白色鬼影从破碎的窗口钻入,朝车内的众人狰狞嚎叫,露出黑色的前后两排尖牙。可怖得很。

    而距离鬼影最近的,就是陈老。

    “陈老!”众人瞳孔急缩,眼睁睁的看着陈老即将被鬼影的大嘴咬掉半边脑袋的瞬间——

    ——光芒从陈老布袋中迸射而出,最先钻进来的鬼影躲闪不及,顿时被光柱击中,嚎叫着变成白色粉末。

    而围在车身外围的鬼影察觉到危险,立刻欲逃,却不想光从陈老布袋中飞出,在空中留下如剑气一般的残痕同时,竟将鬼影斩杀殆尽。

    白雾和隐藏在白雾中的巨大黑影在光出现的瞬间,立刻朝四周急速散去,贴着地面后退,如见王者般臣服。

    顷刻之间。白雾不见。鬼影不在。

    就连平板上原本变成麻点的监控画面也瞬间恢复正常。

    临海路又恢复到之前清冷无人的景象。

    这快速的变化,就连自认为已经见过不少大场面的第六部成员,也愣了半响后,才缓过劲儿来。

    “这……”赵钱呐呐,然后慢慢看向同样懵逼的陈老,“……陈老?”

    陈老回神,慢慢伸手在自己的布包里摸索了下,才在众目睽睽下掏出一张和刚才的符纸,并无区别的一张。

    众人松了口气,脸上都带着劫后余生的一点点笑意,甚至有精神吐槽陈老,“陈老,您居然还藏了杀手锏啊?”

    陈老听了,倒没马上回答,只是看着自己手上,这张确实是自己画的符纸,微微沉吟。

    唔——他……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了?

    或者说,是他的祖师爷,以及小祖奶奶保佑?

    陈老一脸懵。

    (⊙v⊙)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卡卡家的兔子扔了1个地雷

    沐卷卷 的营养液x138  来碗荠菜鲜肉馄饨 的营养液x30  甙 的营养液x5  感觉自己丧丧的(¨?) 的营养液x1  心生剑 的营养液x1  猫七街 的营养液x1

    -----------(づ ̄3 ̄)づ╭?~-----------

    男主出场快这种事不存在的!

    反正码字工还能让他掉线三十章!哈哈哈哈哈!

    现在你们明白为什么文案和内容,男主的出场有出入了吧?

    因为我发现,要是不让他一开始就出场,那么他在后期将没有位置,让他出场!

    哈哈哈哈哈哈!

    晚安~~

    吓得周碧和吴洛笛又忍不住抓着同伴的衣服,放声尖叫。

    苏策微愣,随即冲黑影们一笑,神色轻松,“同学们,你们的目标可不是我,而是……”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如果眼前的事不是自己亲身经历,也许郑剑等人只觉得眼前这一幕,只会在鬼怪故事里会出现。

    漆黑且空间略微扭曲的教室内,约有四、五十个黑影,保持着双手平伸,站在原地扭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台上的苏策。

    也不知道是因为身处的氛围,还是心理作用,总之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是脏兮兮且带着令人感到压抑的脏红色的。

    而单膝虚跪在那儿的苏策,明明身处暗中,却给郑剑等人,一种明亮利爽感。

    配上她脸上淡淡的笑意,竟觉心安。

    她顿了顿,笑眯眯的伸手朝自己身后虚空处指了指,慢吞吞吐出下半句话——

    “……它。”

    语落。小池塘内的莲花花瓣瞬间层层绽放,一抹华丽金色光芒从莲心露出,逐渐由原本的乒乓球大小,迸发而出,照亮整个水池。

阅读我师门迟早要完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柯南之扑克牌系统直播之死亡设计师雍少撩妻盛婚来袭缠绵蚀骨:总裁老公狠狠爱美食供应商娇宠萌妃:王爷,我有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