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又得强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独孤宇笑呵呵道:“公子天纵奇才,取胜是在意料之中。若是败了,那才是让人惊讶莫名。”说着一指身侧那光头独眼的高手,接着道:“公子可曾见过安长老?他威名赫赫,坐镇中原腹地,为本教立下功绩无数,深得教主看重啊。”

    胡笑天心头一动,施礼拜见道:“敢问可是安罗鹰安长老当面?”

    安罗鹰道:“安某怎敢当公子大礼?今日路过金陵,听闻公子一战击败姬浩明,大大张扬我神教的威风,特来向公子道贺。”这些历经人世沉浮的老狐狸是不会轻易站队的,说话滴水不漏,但又隐讳的透出倾向。

    胡笑天不等独孤宇发话,抢先抱拳道:“独孤长老、各位长辈,胡某今夜代表神教出战,幸不辱命,胜了姬浩明半招!多谢各位的支持,我心中有数。”

    以他此时此刻的身份和名望,除非是真傻,不然谁敢大刺刺地坐着不动?众人忙起身,纷纷道:“公子扬名莫愁,乃神教之幸,教主之幸!”“果然名师出高徒啊!”“公子大才,必能称霸江湖!”

    胡笑天狠下心不予理会她眼中的幽怨,笑道:“独孤长老何在?我侥幸胜了姬浩明,总得当面禀报他老人家一声。”

    “公子,长老们在大厅里等着你呢!”

    胡笑天闻弦歌而知雅意,既然人家主动示好,那自己也该有所回应,含笑道:“安长老劳苦功高,对教主忠心耿耿,实乃后辈弟子的楷模。其实早在今日之前,你我本该见面相识的,可惜那一晚我被青龙会的费智贤打伤,以致于错过了见面良机。后来才听说安长老一出马,便令费智贤、皇甫济等黯然远遁,实在是让人佩服赞叹。”

    安罗鹰颜面生光,旋即诧异道:“原来那晚忽然现身又神秘消失的两位剑术高手中,竟有一人是公子你呀!”

    胡笑天纳闷道:“长老们?还有哪位长老到了金陵城?”

    众人哈哈大笑,簇拥着他直入大厅。

    只见大厅里分宾主位坐着两拨人,正在品茶寒暄,相谈正欢。一方以独孤宇为首,陶本章等老一辈魔教高手作陪;另一方则以一位光头独眼、凶悍精瘦的强者为尊,另有十余位陌生男女坐在他下首。

    胡笑天心事重重的回到独孤府。虽然已是凌晨时分,府中灯火通明,人头攒动,独孤雁、姚铁、骆飚等魔教弟子济济一堂。胡笑天甫一现身,众人一拥而上,纷纷恭贺他击败姬浩明,成为当之无愧的江湖第一人。要知道姬浩明可是大宗师的嫡传弟子,名声在外,是公认的下一代白道领袖,今夜却败在了胡笑天剑下!试问魔教之中,年青一辈谁有这个实力?而在莫愁湖之战前,胡笑天还连续击败过高青城,江明峰等剑术天才,可以说是踏着强者一路崛起,如彗星般闪耀夜空,其实力令一干魔教弟子心悦诚服。

    胡笑天看着面前一张张热切的面孔,不由强压下心事,朗声笑道:“多谢大家关心捧场,胡某不胜感激!愿今后与诸位携手,进一步弘扬神教威名,称雄天下!”

    众人轰然应诺,建功立业之心溢于言表。如能跟随绝世高手崛起,威震江湖,那才是武者的梦想。

    胡笑天道:“我适逢其会,不知天高地厚要去挫败白云宗的阴谋,谁知费智贤竟隐藏于暗处,忽然出手跟我对了三招。若早知安长老驾到,我何必以硬碰硬受伤遁走?”

    厅上众人听他说得轻松随意,每个人都暗暗佩服。费智贤号称青龙会头号战将,纵横江湖,实力之强足以排名黑道前五,距离宗师之境仅仅相差一线而已。胡笑天对上这等绝顶高手仍能全身而退,放到任何一个场合去说,都是一种荣耀。

    到了安罗鹰这等境界,自然更清楚费智贤的可怕,别的人不要说接三招了,恐怕第一招就被费智贤轰成肉渣!嘴唇微动,使出传音入密的功夫道:“传闻公子禁功修行,不知是真是假?”

    胡笑天微微一笑,同样传音入密道:“我下山前,由教主亲自出手布下三道冥神真气锁,如今我已破除了两道!”

    安罗鹰心神微震,眼角不禁狂跳,看向胡笑天的眼神登时大为不同。“冥神真气锁”非宗师级人物不能设置,每一道禁制都极难突破,可一旦突破了就能获得天大的好处,胜过普通人苦修数载。胡笑天仅是破解了两重禁制便击败姬浩明,若是再破解了第三重禁制的话,全身经脉贯通无碍,灭世霸王诀岂非强到难以匹敌的地步?届时魔教之中,除了玄宗之外还有谁能压制得住他?!以他当下的年纪推测,怕是不足三十岁便能登上武道巅峰!

    魔教以强者为尊,万千魔头只会臣服于最强者。没有实力却觊觎教主宝座,绝对会被斩成碎片。

    下任教主之位,非此子莫属了。

    安罗鹰举手召来下首的五男一女,半真半假道:“不瞒公子,安某手下有几位年青人,对公子仰慕已久,都想找机会求公子指点武技,根本不愿再跟着我厮混了。今日见到公子如此爽朗坦荡,安某索性厚着脸皮求公子收留他们几个,不知可否?”

    那六位青年男女均是头角峥嵘,气息强盛,眼中精光如电的英杰,或者杀气毕露,或者雄浑若山,或者冷傲如鹰,或者锐利如枪,站在一起时气势相互连接,如同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炽热火山。他们每一人都是骄傲自负的天才,但此刻望向胡笑天的目光里,唯有尊敬和崇拜。

    六人各自报上姓名,同时躬身抱拳道:“请公子收留!吾等愿充作公子手中的刀剑,冲锋陷阵,杀敌饮血,誓不退后!”

    独孤宇和安罗鹰瞬间交换了一个眼神,一切不言自明。按照惯例,玄宗的四大弟子均有机会继任教主。教主之争形势未明朗前,身为举足轻重的长老级人物,极少会公开承认自己的立场。但这不妨碍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表明态度,比如奉送财物,比如提供消息,比如安罗鹰这般直接派遣干将追随左右。

    胡笑天对于这份大礼自然要笑纳,正色道:“大伙儿同为神教开创基业,何来‘收留’一说?只要诸位不畏艰险,勇于担当,你我今后风雨同舟!”

    那六人大喜,立即主动站到胡笑天身后,顾盼间颇为自得。姚铁、骆飚等极为不爽,有心要把他们挤开,又不好在两大长老面前做得太出格,唯有暂时忍耐。

    独孤宇道:“公子啊,安长老可是连自己的儿子都丢给你管了。你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

    胡笑天道:“那我真要多谢安长老的信任了!不过担子再重也罢,我都有信心挑起来。”

    独孤宇、安罗鹰相视一笑,又跟胡笑天畅谈了许久,宾主尽欢,各有所获。

    姚铁慨然道:“我等虽不如公子多矣,但有满腔热血,一身豪情,愿做公子的马前卒,横扫天下!”

    “好!”“说得好!”

    胡笑天自得意赌坊出来,如释重负,得了凤惜梧帮助,终见到一线接近唐雪的曙光。虽然唐雪曾明言,如有人能在剑术上胜过姬浩明,她就回绝这门亲事。但是唐、姬两家联姻震动江湖,如今已是箭在弦上,岂是她说不嫁就能不嫁的?唐门上下一心要跟大宗师攀上关系,提升江湖地位,怎会轻易放过这难得的机会?唐家主动悔婚的话,定会遭人耻笑嫌弃,颜面扫地,家族名声从此跌落谷底。唐门老祖和唐家家主站在自己的立场,绝不肯同意唐雪取消婚约。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这个时代,上至皇子公主,下至平民百姓,谁又能真正决定自己的婚姻嫁娶?世俗的力量何其强大,又岂容唐雪轻易破坏?假如她真的这么做了,世人的批判、嘲讽、咒骂、诽谤、讥笑……将汇聚成滔滔洪水,把她彻底吞噬。

    如果姬浩明厚着脸皮坚持登门迎亲,唐家绝对会把唐雪绑上花轿,风风光光地嫁入姬家。

    胡笑天想到唐雪此刻的焦急无助,又是心痛又是无奈,总不能仗剑直闯唐家抢人,弄个血流成河罢。那毕竟是唐雪同宗同祖的亲人,若是弄到生死相见的地步,唐雪亦将此生难安。难道到了最后,要来一出拦路抢亲的戏码吗?

    唐雪出嫁的良辰吉日定于七日之后,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独孤雁兴奋得面孔涨红,一双眼眸亮若星辰,笑道:“胡大哥,自你之后,咱们神教弟子终于可以压过白道,扬眉吐气一把了。你武功这么高,明天抽空教教我好不好?”

    胡笑天哪里敢再招惹情债,故意板着脸道:“雁子你这话就有毛病了。独孤长老乃是本教中流砥柱,称雄江湖数十载,武功强过我何止一筹!我都还想拜他为师呢,你却来找我,岂不是明珠投暗吗?”

    独孤雁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她学艺是假,借机和胡笑天独处才是真,谁知这家伙完全不解风情,好生讨厌!

阅读笑傲天下后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天帝传人混沌仙尊超神学院之福禄小金刚!她有两副面孔我和系统们的攻略大作战网游之暗夜之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