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花朵摇晃

第十五章 永成家具厂的血案(4)

  • 作者:陈绪安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10-10
  • 本章字数:5066

几天后繆钟在内蒙古霍林郭勒市被抓。

在审讯时繆钟很快就交代了事情经过。

繆钟为“德信家具厂”的木匠师傅,史乾为他所收的徒弟,二人为师徒关系。繆钟因为贪图老板孔德信的钱财便伙同史乾深夜潜进孔德信的住所行窃,就在他们行窃的过程中惊动了孔德信家人,失去理智的师徒二人将老板一家三口全部杀死,在此之后他们还撬开保险柜将里面的现金全部带走,并故意留下那张带有受害者血指纹的名片干扰警方的视线。至于所窃财物的去处繆钟说自己连同史乾已经将其全部挥霍完。在看到警察在村庄内挨家挨户了解情况,繆钟便让史乾的父亲跟踪侦查员以便随时了解情况,并且每日将警察的动向告知他。由于害怕事情败露,繆钟带着史乾逃到了广西,之后自己又同史乾约定喝农药自杀,史乾按约定喝农药自杀了,繆钟却没有践行约定又偷偷逃到了霍林郭勒市,直至最终被抓。

旅馆老板告诉警察史乾在死之前曾敲过相邻房间的门,其住客为繆钟,看来史乾与繆钟相识。警察查看了旅馆住客登记薄,证明旅馆老板所言不虚,他们推测繆钟应该与史乾的死亡有直接关系。

繆钟在警察到达的前一日已经离开,去向不明。

侦查员将这个消息告知关闯之后,关闯不由得眸中闪出亮光,他觉得这应该是一个突破口,只是有一点令关闯比较意外,那就是史乾是一名哑巴,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近一年以来接手的案件竟然好几起都与聋哑人有关。据侦查员走访得知,史乾在小的时候并不是聋哑人,他耳聪目明,说话流利,甚至可以说是聪慧异常,可就在史乾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史乾生了一场重病,由于救治不及时史乾再也不会说话了,虽说不会说话,长大的史乾依旧精明能干,他在“德信家具厂”打工的时候可谓尽职尽责,也没有给老板惹来任何麻烦,说来还很得老板孔德信赏识。

就在关闯准备找史默进一步了解情况的时候,侦查员告诉关闯史乾已经潜逃了,关闯为此大为恼火,不过他明白史乾作案的嫌疑更大了。

繆钟说完以上这些便不再开口,无论再怎么追问,繆钟只是闭嘴不言,反复只是说自己该说的已经全部说了,他并没有任何隐藏。

繆钟好像说的还合情合理,但关闯总觉得还有什么东西被他遗漏了,首先是他无法相信师徒二人已经将所窃钱财全部花光,因为他们所窃财物合计近二十万元,他无法相信师徒二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将其消费的所剩无几,第二点是他隐隐觉得繆钟应该还遭受着某人控制,虽然繆钟一再否认,并且说这起案件完全是自己一手策划,第三点关闯觉得这起案件似乎与叶奶奶家便利店的盗窃案隐隐有某种关联,但目前没有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一点。

经过再三逼问,史默不得已说史乾可能逃到广西去了,至于具体地方他也不知道,因为史乾的许多事情他并不知道,史乾也没有告诉他。

通过多方问询、调查,关闯最终确定史乾已经逃到了到了广西柳州。警察马不停蹄的赶至柳州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却只有史乾冰冷的尸体。

经法医鉴定史乾死亡原因是因为服了剧毒农药,这另所有人措手不及。警察在史乾所住旅馆房间内果然搜出了还未喝完且含有剧毒的饮料。

就在审讯边永成兄弟俩的那几日警局陆续接到居民报案说自己家的狗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关闯联想到瑞士军刀上血迹也是狗血,他想这把瑞士军刀说不定与丢狗案有关。

经过两日的细细追查,关闯他们抓到了偷狗的人。经指认,那把瑞士军刀为窃狗贼偷狗后用来杀狗的工具,他们也承认近来丢失的狗多半都是们偷走的。他们先用有剧烈麻醉作用的飞镖射中狗,在狗失去反抗之后他们将狗偷走,然后杀掉狗并将狗肉卖至肉品批发市场盈利。窃狗贼也承认他们曾潜入“永成密封件”手工作坊偷走现金及工作服,然后穿着工作服作案,最后将作案相关的东西丢进枯井以躲避警察的追捕。

边永成、边仓兄弟俩的嫌疑被洗清。

关闯用了挺长的时间讲完了以上这些,他变得有些惆怅。我听完之后也觉得奇怪,也在思索为什么近来聋哑人作案越来越频繁呢,然而暂时还没有任何人能够给我答案。

从现场带回的血迹样本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从其中竟然真的提取出与受害者不同的血迹,可以断定那种血迹即为凶手的血迹,还想方设法提取到了凶手血液中的dna。

程原石在度云寺呆了整整一个星期,下山之后即被带到了警局,经过血液采集,dna比对,程原石杀人的嫌疑也被排除,这令关闯大失所望,只不过程原石被查出有偷税漏税的行径,这也是程原石躲避警察的真正原因。谁也没想到一个整日参禅打坐,一心向佛的人竟然会偷税漏税,简直令人大跌眼镜。

枯井中发现了一把带血的瑞士军刀、一套皱皱巴巴的工作服,工作服上印有“有成密封件”的字样、一双黑色的手套。

经走访得知,“有成密封件”不过是一个加工密封件的小小加工作坊,实际经营者为边永成、边仓兄弟。

“有成密封件”坐落于西郊工业园的一个废弃工厂内,边永成、边仓兄弟俩既是老板,也是工人,他们没有雇佣任何帮手。边永成是哥哥,边仓是弟弟,二人原是一家中型密封件加工厂的工人,工厂由于连年亏损倒闭,兄弟俩同时失业。失业后的兄弟俩重新寻找工作四处受挫,一时新生邪念的他们竟然干起了抢劫的营生,不久兄弟俩就锒铛入狱。出狱之后二人思前想后又干起了老本行,开起了一个加工密封件的手工作坊勉强度日。

将瑞士军刀沾染的血迹拿去化验,令人苦笑不得是发现上面的血迹竟然是动物的血迹。

经过对边永成兄弟的审讯得知,他们的手工作坊在两个月前遭到了偷盗,除去丢失了少量现金,还被贼人偷走了两套印有“永成密封件”的工作服。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工作服被人偷走后兄弟俩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窃贼偷拿的目的,现在他们才知道窃贼是穿着他们的工作服继续行窃,以便假借他人身份迷惑警察的视线。

程原石和边氏兄弟的审讯对于那起杀人抢劫案毫无推进之后关闯又将精力放在了对于受害者周边村民的走访、排查。

就在侦查员在对村民进行逐一排查的时候,侦查员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那就是他发现村民史默一连几日都在跟踪办案人员。侦查员并未立即拆穿史默的行径,而是假装没有发现他的跟踪行为,同时侦查员加快速度了解史默其人。

经秘密调查得知,史默的儿子史乾曾在“德信家具厂”打过工,“德信家具厂”正是目前一家三口遭杀害的男主人孔德信所开办的家具厂。

阅读花朵摇晃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