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佑纪

第0051章 太上亏大了

  • 作者:空格
  • 类别:玄幻魔法
  • 更新时间:02-13
  • 本章字数:7021

周玉缩了缩脖子,拉起田馨范青就跑,“斓儿,快!我带你们去吃兰汁糕”。

“啊!”,见众人都跑了出去,卢堤刚要跟上忽见天佑这小子又伸出腿来想给自己下黑脚,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亏哪还会不长记性,长腿一抬跨了过去,脚下一蹬,呯!哪想到自己没怎么用力竟一下飞了出去,撞在门框上又被弹了回来。

“混小子!”,太上一手抄住扔了出去。

“娘”,周玉抬头看看天,这天都要黑了啊,“这只能算半天啊”。

叭!一声鞭响,周简背上火辣辣痛得一咧嘴,无奈地看了姐姐一眼,“是,母亲”。

“你们私下里便如此称呼,但在书院里还是以同辈相称”,太上点点头,“既是师兄弟,我希望你们能互敬互爱相互扶持,嗯,天佑,我考考你,圣文分院的院训是什么?”。

院训?我怎么没听过,眼睛转了转想起许三多来,“回师祖,‘不抛弃!不放弃!’”。

看着一哄而散的弟子们,众人脸上都现出如何也抑不住的笑容,“不抛弃,不放弃?不错,不错,院长,秦院长也会喜欢的吧?”。

“哼!不给他,让他自己想!”。

东陵羽看了安天佑一眼满意地点点头,“很好!我们圣文分院的院训就是‘不抛弃!不放弃!’,决不抛弃一个同窗,也决不放弃一个同窗!咱们是天下第一分院,决不可辱没了始祖的荣光”。

“是,不抛弃!不放弃!”。

全都是一等资质啊,看着弟子们邢茗脸上也掩不住笑意,“给你们一天时间,不许离开半山城,子时前回书院”。

“妈呀!我的脸怎么掉下来啦”,一声惊呼,众人连忙转过头去,只见范青低着头捧着片黑黑的薄薄的面具似的硬壳儿,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妈呀,我以后怎么嫁人啊”。

严慕提起衣领闻了闻,腾地跳了起来,风一般地跑进了广场边的一处庭院。纪箬纪笠相视一眼自是明白了怎么回事,纪箬一脚将弟弟踹倒跟着跳了起来。卢堤看着几人跳起来头也不回地往那小院里跑,又低头看了眼地上掉落的一块块泥垢,心下也有些明白了,“馨儿、青儿你们快去洗洗,多多你跟我来”。

这天晶水伐骨洗髓的效果果真不凡,当初自己第一次冥想修行也是这般,不过自己吸收的可是四位师叔的神力啊。为了不引起众人的怀疑当下也不再多想,安天佑便也起身跟了上去。

……

“你叫多多?钱多多?”,周简拥住小胖子的肩膀,“你家有很多钱?”。

“嗯!”,钱多多很诚实地点点头,“通海商号便是我们家的”。

“那还等什么啊?”,周简一拍钱多多肩膀,“请咱们吃大餐啊,都饿了半天了”。

钱多多一拍胸脯,“就是这句话,临水酒楼,想吃什么兄弟们随便点。以后也是”。

“兄弟我在都尉府任职,这顿算我的”,卢堤上前搂住周简、钱多多肩膀,“下次你请”。

“你还是省省吧,你和先生那点薪水,父亲等你送束修得等到什么时候?”,安天佑懒洋洋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对了,师兄,束修得送多少?我娘给我的嫁妆还没用呢,够不够?”,范青从前面回过头来。

张天愣了一下,这师妹怎么啥都敢说,“师妹,束修之礼是表示对师长的敬重,不在多少,心意到了即可。父亲喜饮酒,普通青花就可以。嗯,送两瓶上品青花吧,五枚金币就够了,你那里够么?我这里还有些”。

“我们是师兄弟,说话无须避忌,不许笑她”,严慕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正低头窃笑的周简吓得连忙站好,“是,师叔,师侄再也不会了”,跑上几步向范青深鞠一躬,“师妹,师兄错了,请你不要生气”。一路上几他们已相互介绍并报了年龄,师兄弟中年龄最大的自然是已经十八岁的卢堤。张天、周玉、李斓、纪箬、纪笠、安天佑同龄,今年都是十六岁,其中张天最大。如果不算上被封印的那十九年,严慕今年也是十六岁,比安天佑还小了几天。周简、范青、钱多多、田馨今年都是十五岁,周简比范青大了月份。

“是不是笑我胖?没关系的,我不生气”,范青晃晃肩膀,“我就是胖嘛”。

周简挠挠头,“师妹,你是有点胖,不过很好看。既然师妹不喜欢人说,以后谁敢说一句,师兄就打掉他的牙!”。

“师兄最好了”,范青遇到知音一般一把拉住周简的胳膊,“师兄我跟你说啊,小时候天佑哥就喜欢胖丫头胖丫头地叫我,把我气死了,便向哥哥们告状,几个哥哥气不过便揍了他一顿,结果……”,范青缩了缩脖子,“师兄你不要告诉别人啊,那天叔儿疯了似的提着面杖追了我们全家几条家啊,现在看见叔儿我腿还打颤,不信你问问馨儿……”。

噗!周玉扑哧一笑,“原来,原来说的就是你们家啊。陆沉江陆大人的儿子你们也敢打,佩服!佩服!”。

陆沉江!一听到这名字卢堤就止不住双腿打颤怎么按都按不住,那几日在都尉府他可是亲眼所见啊,只不过有人喊了声陆大人,满厅的人都立时定住动都不敢动一下,“师,师母真是咱们都尉院的陆,陆大人?”。

“嗯啊,敢在她老人家面前耍花枪,我对卢大人也是敬佩得紧呢”,这家伙竟然敢在父亲面前扮店小二,你可是父亲开山大弟子啊,你让他老人家的脸往哪儿放啊,听说被陛下笑话了好几天,“说归说,把手拿开,咱俩又不熟”。

“今儿我要敬叔儿三杯”,周简回头拥住卢堤肩膀,“哥,你可别拦我”。

“我也要敬叔儿三杯”。

“我,我也……,我,我不会喝酒”。

“馨儿你是哪头的啊?”,范青拧了拧田馨的小脸儿,气得跺跺脚,“你们都是哪头的啊,是我们家被打了啊”。

“被自己兄弟打可以,别人不行!”,严慕的话冷冷地传过来,想起以前与二哥众兄弟同窗时的情谊,神色一黯,真想和他们在一起啊,可惜再也回不去了,“青儿,如果有人敢欺负你欺负你们家,我们一样会打回去”。

“对!咱们是师兄弟,谁也不能欺负你”。

看了眼小师叔有些伤感的神情,忆起警校时的那些同窗,安天佑也不由神色一黯,再也回不去了。

--------起点首发.--------

“咱不亏,三个一等上,最差的多多都达到了一等,属性更都是难得的超品,妍儿的变异属性也愈加的纯净了,咱大齐何时出现过这等盛事,加上天佑,十二个一等资质啊。陛下,咱不亏,咱大齐不亏!始祖老人家对咱们太厚爱了”,临时居住的那个小院里,东陵院长上前擦了擦盘膝坐在厅中的太上额头的汗水,眼泪止不住又流下来,“始祖把妍儿给咱们送回来了,咱不亏”。

一团团或白或黑或绿或红或黄的光芒相继闪现,几道身影在弟子们中间来回穿梭,有时甚至得一人多用,一团团光芒在他们的手指间一点一点变得越来越纯净纯粹,白如玉黑如墨绿如翠红似火黄如金。一个银甲将军站到了卢堤身后,巨大的手掌按在他的头顶。最后,一个红衣女子和一个绿衣男子的手掌同时按在了严慕的额头,严慕身上闪耀着奇异的光芒,象似一团翠绿的火闪着黑色的焰芒。许久许久,光芒渐渐隐去,两个身影也渐渐淡去消失。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卢堤慢慢睁开眼睛,好象感觉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可又说不出有什么不一样。

魂识?魂士高阶!卢堤无意识地释放了魂识自然立时就被东陵院长他们发现了,心中无不震骇莫名。严慕当年就进入过天选谷资质自是极高,可即便是她这样的天才,失踪前已是三年生也只不过是魂士中阶,那已是多年罕见的天才了。天佑由容成始祖亲手指点了数日也只是刚刚跨入魂士境,魂识也没过丈许范围(他们自是不知道安天佑大大隐藏了实力),而其他弟子虽是饮用了宝物又经守护大人运用神力洗刷魂力种子并亲自引导,也只不过是魂修境而已,最高的也只是魂修上阶。这个小家伙的魂识竟已达数丈方圆,难道是个被埋没了的天才,心中都不由升起一团怒气,颖水郡都尉院是干什么吃的!这几年居然连一个举荐名额都没给他。

“嗯?”,额头满是汗水正闭目打坐的太上忽然睁开眼睛,扫了眼众人的面色,狠狠瞪了面前的卢堤一眼,“妈的,亏大了!”。

噗!太后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来,邢茗、张佐、李窒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一丝莫名的笑意显出来,难道,难道陛下不止是引导这小子冥想,还灌输了魂力?太上也太……,呃,这小子祖上积了什么德啊。

“嗯,我就是觉得啊,若是给天佑那有什么舍不得的”,太上点点头,心下还忍不住有些气恼,“这臭小子!”。

“嗯,不错!卢堤资质最好,达到三等上,多多也不错,三等下”,待安天佑一众弟子洗漱干净回到厅中,太上目光环视一圈,见周简、张天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瞪了一眼过去,“你们以后便是同窗便是师兄弟……”。

“师祖”,卢堤自不知眼前这位院长大人的丈夫便是当今天佑皇帝的老子,是太上皇,否则他一定忍住不会开口的,见师祖瞪了自己一眼,连忙低下头,“师祖,严慕是您和院长的女儿,不是师兄弟,是师叔”,他可是听见天佑称严慕师姐的,严慕虽小但这辈分是万万不能搞错的。

阅读天佑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