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魔道尘劫

第四十章 胜出

  • 作者:莜莜楠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2-11
  • 本章字数:5234

“不用剑是因为我不会,至于念力纯不纯,那就请蓝羽兄,自己来试试了!”诗落凡丝毫没有惧怕蓝羽。

只见那道蓝色的符上,渐渐显现出一个凡字,这便意味着,这道符是自己创作的,云天符师都喜欢创作属于自己的符,诗落凡也不例外。

阵阵寒风吹在诗落凡的脸上,他只感觉有些刀割一样的疼,而让他更头疼的便是面前的蓝羽。

而后,诗落凡便画出了一道符,只见那道符呈现淡蓝色,由于画符不是很娴熟,那周围的淡蓝色忽大忽小。

“我是很佩服你,不用剑便可以与我都,但是你以为你的念力很醇厚吗?”蓝羽道。

诗落凡也是感到一阵棘手,毕竟那可是蓝羽,诗落凡终于认真了起来。

诗落凡回头,退了一大步,蓝羽借此机会突击,而下一秒,诗落凡双手结印,而后张开,右手在空中好像画了什么,立马显现出来颜色。

“那平日里诗落凡都在琼司作甚啊?琼司内自然是以习剑为主,那他干什么?”诗景渊问着。

“自然是研究画符之道,落凡他对剑术没有丝毫兴趣,反倒是对这写写画画颇感兴趣。”苏妄言笑着说。

这让坐在高座上的诗景渊眼神一亮,诗景渊这种级别的人物,当然晓得诗落凡在干什么。

“落凡,难道是在画符?”诗景渊看向了苏妄言道,这着实让他感到吃惊。

苏妄言没有多语,只是静静地看着诗落凡,他知道,诗落凡早就习了画符,凭借诗落凡的资质,连苏妄言都要逊色几分。

“蓝羽兄,剑剑凶狠,这是与我有多大的深仇大恨?”诗落凡这个时候还不忘调侃一下蓝羽。

“你不还是躲开了?”蓝羽无趣的道,于是二人便一人追,一人躲,像玩起了游戏一样。

这着实让高座之上的诗景渊感到脸颊一热,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像蹿街老鼠一样躲着,没办法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哈哈哈,真是天意曰莫强求,自有机缘在前头!”诗景渊笑道,而此时他感觉自己的儿子很是威风。

毕竟在十五岁便能悟懂画符的人为数不多,周围的眼神不再是质疑,而是多了一分敬佩。

决斗太上,蓝羽几次向那符攻击,但是并没有摧毁,这着实让蓝羽感觉到诗落凡的确有不凡之处。

“我看你的念力能够坚持多久!”蓝羽不相信诗落凡能与他一直僵持。

“是坚持不了多久,但是一道符就能降了你,你可信否?”诗落凡戏谑的道。

“我看你是痴人说梦!”蓝羽有些气愤。

“那就请公子看看是不是痴人说梦喽!”诗落凡嘴角微微上扬。

诗落凡一下子跃到上方,蓝羽无法穿过诗落凡设下的第一道符,眼看着诗落凡跃到了上空,早已出了那道符的范围。

“就是现在!”蓝羽也是一跃,他要抓住时机,否则他必输无疑。

在上空一白一黑两个身影来回交错,蓝羽提起苑声,诗落凡反应也是快,立马在双手处形成了一道符。

原本蓝羽觉得这次进攻又失败了,但是没想到苑声刚刚接触到那道符时,那道符竟然碎裂了。

这着实让蓝羽十分兴奋,所有人都在为诗落凡惋惜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诗落凡的嘴角微微上扬。

“结束了!”蓝羽立马穿透了那道符。

只见蓝羽刚刚穿透了的那道符,在蓝羽身后立马又形成另一道符,那道符从后边直接围住了蓝羽。

“蓝羽兄,恐怕这次我赢了!”诗落凡笑道。

那道符死死的将蓝羽困在里面,任由蓝羽怎么挣扎也出不来,最后,蓝羽便败在了诗落凡的手里。

诗落凡手一挥,那符便消失在了孟冬的冬风里,这使得诗景渊甚是高兴。

“我宣布,第三回合,诗家诗落凡胜!”秦佪也是笑了笑。

“没想到平日里最吵最闹,先生最讨厌的诗落凡竟然赢了蓝羽,真是妙哉妙哉啊,哈哈哈!”秦佪也有些佩服这个整日里不务正业的少年了。

而蓝羽则是气愤的甩了甩袖子离开了。

站在不远处的楚若楠向诗落凡挥了挥手,然后跑过去道: “落凡,你怎么不早说你习符道,真是让我一阵担心,我还以为你会输得很难看!”

“你可真是小看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会去战蓝羽,蓝羽是什么样的人物?”诗落凡笑了笑,于是回到了高座之上。

“做的不错,回家之后赏你,说吧想要什么?”诗景渊道,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战胜了蓝羽,在他眼里诗落凡只是每日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

“我便比试完了,若楠何时啊?”诗落凡道。

“座谈盛会自然是没有我这种人参加的,参加座谈盛会的都是世家子弟,就算我赢了哪家公子,也没有用的,而且搞不好,赢了之后便会招仇家。”楚若楠道。

诗落凡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将诗景渊的茶盏都给震倒了。

“这也是正常之举,输了不光彩,赢了招仇家。”苏妄言道。

“这一个个的,还称之为仙门,就是这样欺软怕硬的,不行我要与那秦老头理论理论。”诗落凡站起身便要走。

“坐下!”诗景渊道。

“你想丢脸自己去,别带上诗家一起!”诗景渊道,连看都没看诗落凡。

“是啊,叔叔说的对,还是算了。”楚若楠道,他并没有奢望能够出头,只是静静地带着诗落凡身边就好。

于是,诗落凡只能乖乖的坐下,静静地看着决斗。

一阵拍桌子的声音将蓝羽从回忆里拽了出来。

“蓝羽,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唤了你好些声,你也不曾理我,难道是吃醉了不成?”诗落凡笑道。

“话说,你是怎么想着成一个符师的啊,你们蓝家也是世代习剑啊!”诗落凡又举起酒杯饮了一口。

“没什么,只是好奇,你当年为什么喜欢画符,不喜练剑。”蓝羽道。

“苑声剑决!”蓝羽喝道,只见一白色人影窜到诗落凡头顶,诗落凡感受到长剑划过带来的风。

蓝羽的移动速度很快,这着实让诗落凡感到惊讶,诗落凡躲闪起来明显费力多了。

冬天,雪花飞舞,树枝上落满了雪,犹如美丽的银条,随风飘动,地面和房上都变成了白色世界。雪化了,又冻成冰柱,挂在房檐下像一串珍珠,这景象着实美丽。

而这琼司上下却格外热闹,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诗落凡与蓝羽。

诗景渊平日里没人敢说什么,但是一大批人等着诗落凡出丑呢!

“蓝羽兄,怎么样,可以开始否?”诗落凡问道。

“那便多有得罪,苑声!”于是蓝羽拔出苑声,立在面前,便向诗落凡刺去,丝毫没有一点留手的意思。

“蓝羽兄,小小年纪便练就了如此厉害的剑决,恐怕日后会成为一位优秀的大剑师了!”诗落凡边躲闪,边同蓝羽说话。

“看来你还是不够累,要么怎还会有说闲话的力气!”蓝羽道。

于是蓝羽又是一跃,手提苑声,这一下,便将诗落凡的灰色发带划断了。

阅读魔道尘劫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