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衡鹿

第六章 月下美人

  • 作者:乡梓南木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2-11
  • 本章字数:6112

“月下美人,好风景。”旁边突然伸来一只手,将她的手轻轻握住,那人的手竟将她的光芒整个包裹住。

以后的她也没想到,这一握,就是一生。

生死不弃。

她向无人的地方伸出一只手,手指上的白光柔和显眼却不夺人目,可在她的眼里却是那么讽刺耀眼,就像娘亲说的一样,被诅咒的人、被祝福的人,都会留下烙印。那留给她的这份烙印,究竟是祝福还是诅咒呢?她想尽办法脱离所谓的“家族”,还是登上了家主这个位置。

学府的生活轻松不知愁,她可以不必遮掩她的锋芒,做一个连诸位公子都要尊称一声“先生”的“玲珑先生”,玲珑剔透无暇,从内到外都是干干净净的,她哪里担得起这个称号,无非都是自欺欺人罢了。

后山的空气潮湿微凉,云沁舒摸摸鼻子,感觉鼻子上都凝了一层露水。看到熟悉的‘云鹿苑’三个字,她突然松了口气,身姿也变得轻快不少。

仿佛感应到云沁舒的到来,卧着休息的云鹿们纷纷站起来,看到云沁舒便抬起头宠溺地蹭蹭她。摸摸他们的头,细腻的绒毛惹得手心发痒,云沁舒低声笑了一声,手上的柔和白光也亮丽了不少。

云沁舒本能地甩开他,借着月色,她看清握住她的手的人的长相。她见过的好看的人不少,可眼前的人虽然不如林默白妖艳,也不如沈惊鸿那般自信张狂,但是他让人忍不住第一眼便心生好感,也是她对他的第一反应。

不过外表再怎么让人心生好感,刚才突兀地握住她的手让她难以释怀,甚至第一时间忘记问他怎么到的后山:“登徒子,你怎么随便轻薄别人?”云沁舒拧着两条柳叶眉,话语中带了一点恼羞成怒。

月色皎洁,上弦月挂在空中,云鹿的角也散发着和月色一样柔和的光芒,云沁舒正在逐一安抚因为快到产绒期浮躁不安的云鹿们时,草丛中逐渐亮起点点萤火。

一点、两点……云沁舒再一抬头,萤火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点缀在苑里,莹绿色的光点仿佛在跳舞一般,跃动在云鹿之间,云鹿似乎也是在和萤火虫玩耍,晃动着短短的尾巴去追逐那点点萤光。

云沁舒本来心中烦闷,看到这幅情景心中的郁结也解开了不少,看向云鹿的眼神更加温柔。她小声地呼唤着云鹿们的名字,云鹿们也用着叫声回应她,长长的鹿鸣此起彼和,寂静无人的深夜里听起来更加悠远。

“果然是‘花蝴蝶’林默白,风骚气质连蝴蝶都被你吸引了。”沅儿冷哼一声,抱着手看着林默白。

尴尬地咳嗽一声,这个小插曲就当作过去了,林默白掐了指头数了数,惊呼一声:“哎呀!我掐指一算,四家还有秦家一家到现在还没有来送礼,你猜他们家是不是已经闹翻天了?”

“沅儿,再沏杯茶来吧,这次的花茶好喝得很。”没理会林默白的调侃,云沁舒点点茶杯,满脸笑意,“闹到国主知道才好,家主去世这种事情他们瞒不了多久,被国主知道了就是欺君之罪。再说了,我对秦家没什么兴趣,来了谁都和我无关。”

男子不语,就是沉默地看着她,直看得她脸上发热,虽然夜色漆黑,不便看清人脸,但是男子的轮廓借着云鹿和萤火虫发出的光芒依稀可以看出是个俊俏的人。

“你是怎么来到后山的,老实交代,不然我便叫来家仆了!”云沁舒低声呵斥他,男子沉沉地笑了一声,这才出声,“小姐见怪了,方才我一时情动。萤火点点,又有月下美人,情到景至,多有冒犯,还请小姐恕罪。”

向云沁舒深深地做了一揖,男子向她走近一步,云沁舒忍不住退后,撞到了后面的云鹿。云鹿抬起头,舔了舔她的手心,云沁舒轻笑出声,刚才做出的威严也荡然无存。

看到男子正在看着她,她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追究眼前的登徒子,不过人家都主动说了理由,也许只是个书呆子,她也不好意思装作小家子气再做责罚,轻咳一声,她说道:“你是沈家还是林家带上来的人,这边后山的路不好走,我送你回去吧。”

夜色已深,云沁舒不欲打扰到其他人的休息,便带着男子从后山的小路离开,路上她心生好奇,面上不动声色地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后山危险,虽然你这次的行为我不予以追究,但是还是要告诉你的公子,看好你,让你不要随便走动,山路湿滑,摔倒可不是开玩笑的。”

男子挑了挑眉,当然前面引路的云沁舒没有看到,他开口说道:“在下单名一个衡字,没想到小姐对下人们这么好,如果我说我是小姐这边的下人呢?”

云沁舒脚步没有停,声音从前面传来:“云麓山庄的下人不多,名字可能有些新来的对不上,但是脸我都有印象的。看你这么爱开玩笑,还不怕我,怕不是那只花蝴蝶的下人,他是不是总说我得理不饶人还喜欢拆散他的好姻缘呀?”

男子也忍不住笑出声:“没想到林公子在小姐这里评价如此之低,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了。”云沁舒似乎很是得意,在前面回他,“果然只有林默白才会不管自己的下人在哪里,连后山那么危险的地方也不嘱咐一句,你这次是巧了,平时说不定会有毒虫猛兽在晚上出没呢。”

云沁舒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她话格外的多,就连两个妹妹她也很少这么关照过,许是今天的心情不错吧,她这么安慰自己。没注意到后面男子一直在盯着她,目光没有离开一下过。

他注意到,路上的丛林里有不少墨绿的双眼,但是却没有威胁的感觉,不如说这些眼睛更像是在守护着眼前的女子。

小路虽然曲折,倒也不算难走,不多时便看到了亮着点点烛火的庭院。到了走廊,云沁舒正转过头想再叮嘱几句,却发现男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缘分一场,明天见了林默白再和他说一声吧。

回到屋里时,云沁舒才想起来,男子似乎没有告诉她他的姓,也许是林默白的家仆和他一个姓?心中胡思乱想着,倒是没再去想烦心的事情,今夜的她终于入睡了。

窗外的男子倚着墙壁,见烛火熄灭,隔着墙壁仿佛在想女子刚才恼羞成怒的样子,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抬起头,二人相对一笑。外面刚好起了一阵风,微风卷起观花亭外挂的纱帘,带了一阵花香,蝴蝶的翅膀微微动了动,轻快地飞走了。

入夜,屋内的云沁舒辗转反侧,烦躁之余,她索性点起蜡烛,唤醒外面的沅儿。

观花亭处,云沁舒和林默白相对无言,一人喝了一杯又一杯的茶,另一个人扇了一下又一下的扇子。林默白烦躁地扇了几下扇子后又合起来,看向云沁舒说道:“沈惊鸿那个什么百年之约,你怎么想都不想就答应下来,我知道你想报复云澜生,但你这搞不好是要拖整个云家下水了。”

云沁舒依旧是沉着冷静的神色,甚至眉头都没有皱的意思,她又喝下一杯茶说道:“沈惊鸿是来报复的,他想报复的就是整个云家,我不管是焦虑还是愤怒,当时如果有任何情绪流露出来,都达到了他的目的。况且那个百年之约我也并不知情,如果只是个幌子,那么他最后也无法要挟我,如果是真的,那我便实话实说,能拖到国主召见我为止。”

林默白听到这里,急忙做了一个停下的手势,手里的折扇焦急地扇动着,他问道:“国主召见你?沈惊鸿来报复?云丫头,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

冲他调皮地挑挑眉,云沁舒难得露出小女儿的姿态,连说话都放松了不少:“自然有些东西是林公子不知道的,这些家长里短你就不用管了,山人自有妙计,沈惊鸿对我没什么威胁。”

观花亭外开着满院的迎春花,花香充溢了整个亭子,林默白的杯沿上停了一只蓝色的蝴蝶,他拿着茶杯晃了晃,蝴蝶牢牢地停在杯子上,甩也甩不掉。

“沅儿,已经是什么时辰了?”

“二更天了,小姐。”沅儿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回了她,云沁舒又让她睡下后,便回了屋子。

初春的夜里总是带着些许寒意,云沁舒搓搓手,给自己加了一件斗篷后便轻身出了屋子。见沅儿睡得熟没被她吵醒,她安心地舒了口气,悄悄带上房门后趁着月色去了后山。

阅读衡鹿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