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嫩草枯风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突然她再次跳入湖心,不再有任何动作,任凭身子下沉下沉,湖水从她的鼻子嘴巴灌入,雨芽也没有反应,她只想永远的沉入深处,化作湖底的淤泥,“来生再见了,师傅。”雨芽手脚渐渐冰冷,意识渐渐模糊。

    嫣龙山下的寒夜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生的希望,所谓仙山原来却是断绝人间所有真情的绝望之地,冰冷湖水里,沉下的是满满痴心。

    忽的,她发疯似的一跃而起,尖叫着跑出门去,赤着身子纵身跃入湖水中。她觉得自己是世间最肮脏的东西,满湖清水也洗不清她无尽的耻辱。然后,她觉得这池洗过她身子的湖水也变得污浊不堪,便爬起来让湖面的寒风吹拂。接着,她又感觉这冷风吹过她时,亦成了恶臭无比的瘴气,让人呼吸不得。

    万事万物,在她眼中俨然成了地狱的风景。她的泪水已在昨夜流干,此刻她就像一只被抛弃在岸边的鱼,每一口呼吸都几近艰难。

    痛,痛彻心扉的痛,她唯一的珍贵事物,她的童贞就这样失去,雨芽几乎昏死过去。

    那人在雨芽身上肆意的耸动着,如锋利的尖刀在同一个伤口上剜割着,雨芽只觉天昏地暗,这种极度的羞辱和痛苦让她几次昏厥。终于那人几声嚎叫,几股热流打入雨芽身体深处。

    雨芽不知道周身穴道是什么时候自动解开的。她想挣扎,但全身却无半点力气,她脑中那可怕的回忆和身体传来的疼痛让她开始抽搐。略显寒意的风从大敞的门中灌入,一股股冷酷刺向竹屋的每个角落。雨芽赤着身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此时感觉不到寒冷,身体传来的隐隐痛楚也渐渐麻木。

    她嗡嗡的脑子里灌满的只有羞辱,悔恨。

    她想找到师傅,无依无靠的她此刻无比的想念师傅,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子,还有洁白床单上的几滴落红,她又觉得此生都不愿再见到师傅,她又甚至很恨师傅。

    来人没有说话,只是在慢慢的靠近。

    “啊!”雨芽穴道被制,想大声喊出来,却又发不出声音来,气息从喉咙滑过,声音变得轻微沉闷。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雨芽却还是感到背后炙热的目光。

    雨芽无比的羞耻,她满脑子都已空白。

    “咕噜!”那人终于发出声音,那是口水被吞过喉咙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是一把破锯锯在顽石上,极其的刺耳难听。就是这个声音,让雨芽绝望之极。雨芽陷入极度的惊吓,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师傅,你在哪儿呀?”雨芽明白自己已是在劫难逃,她多么希望师傅能够回来救她。

    蛙鸣入耳,或闻喜,或闻忧。草丛里的青蛙此起彼伏的呱呱叫唤着,是在快乐的欢叫,还是在痛苦的悲鸣?而对于此时的雨芽来说,这是世上最难听的声音。

    突然一个人影推门而入。

    “雨儿就知道,师傅不会就这样抛弃雨儿!雨儿以后一定听话!”雨芽刚绝望的心又燃起了希望。但不待那希望之火燃起,另一种绝望扑面而来。

    “你是谁?师傅,是你吗?”无法动弹的雨芽此时没法回头去看进来的是何人,她心头惊恐万分,“不要吓雨儿好吗?师傅?”

    随着那脚步声临近,此刻自己是赤身裸体,雨芽如坠入冰谷,从头寒到脚。因为她知道那不是师傅,如果不是师傅,那会是谁?那还能是谁?他?天啊。

    对方的双手已经滑上了雨芽光洁的嫩背,雨芽全身立起了鸡皮疙瘩。雨芽痛苦的闭上双眼,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那人将罪恶的双手和肮脏的舌头,在雨芽周身游走开来。那洁白无瑕的肌肤,那轻佻诱人的嘴唇,那柔然挺拔的山峰,那稀疏黝黑的森林,本来都是最原始最纯洁所在,从来没有人涉足过,本来都是要献给师傅的,而如今却被每一寸每一寸的玷污着。

    “不要!”当一根炙热的硬物深入自己的体内,雨芽崩溃了。

阅读断伦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撩神[快穿]猎户的娇妻小学生之破案之王超神学院之觉醒系统直播之暗黑执法者茅山摆渡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