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决战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何风箭一样向疯叶飞去,指尖剑气雨点般向刺向疯叶,疯叶十指飞舞,剑气“砰砰”相撞,激荡得周围雾气千疮百孔。

    两人相距丈许,何风十指并拢,运尽所有真气,十股剑气合成一股,一柄粗大的蓝色气剑刺向疯叶。疯叶凝神双掌一划,周身似乎有了一道无形的墙,蓝色气剑在里疯叶不到尺许的距离竟然消失得无影。

    何风暗惊此和尚真的是深不可测,深知不可如此硬拼,于是侧身收回双手,横向向疯叶劈过去。

    雨芽从迷离中清醒,赶紧推开何风,整理着凌乱的衣服,慌乱中《骄阳之怒》从怀中掉落,雨芽也无暇去捡。

    何风一惊,见来人是疯叶,顿时青筋暴显,盯着那块玉佩,怒喝道,“就是你侮辱了我的徒儿,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他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旁边还有什么人,他只知道他现在要从心。

    雨芽感到全身发软,呼吸急促,发出粗粗的娇喘声。

    疯叶闪出几尺远,反手一抓,竟抓住了何风的右臂,何风见手臂受制,双腿跃起,向对方腰间踢去,以逼迫对方松开。

    疯叶哪肯放手,顺势一带,整个身子向前飞去,何风一脚踢空,反而被拉出半丈之远。疯叶顿时扬起左手,欲往何风头上拍去,但突感背后一股掌风跟到,急忙运气回挡。

    一旁的枯尘,早已是尴尬不已,老脸偏向一旁,嘴里快速的念叨着,“阿弥陀佛,无量天尊,阿弥陀佛,无量天尊...”

    “好不知羞耻的一对师徒!”突然一声怒喝从远处山头传来,疯叶的身影随声而到,疯叶此时却是光着膀子,上身唯一装饰只是脖子上的那块玉佩,煞是扎眼。

    “啊!啊!啊!”愤怒的疯叶对着两人狂叫着。

    “雨儿,雨儿!”何风一边喊着一边痛哭着扑向雨芽,紧紧的把雨芽抱在怀里,他不会再有任何顾忌了。

    “师傅对不起你,师傅对不起你。”何风眼泪和鼻涕混成一块滴落在雨芽的肩头。愧疚,思念,心疼,何风恨不得把所有情绪都宣泄出来,何风像个婴儿一样,掏心剖肺的痛哭着。

    “师傅,师傅!”雨芽也紧紧的抱住师傅,喃喃的掉着眼泪。曾经的恨早已化在师傅的拥抱里,无影无踪,往日的情愫奔涌而归。

    原来是枯尘在紧要关头施以援手,不料枯尘功力此时已是流逝几净,被疯叶的挥手一挡,竟被拍出数丈之外,枯尘头部撞在一块大岩石上,口吐鲜血,自是受伤不轻。

    但枯尘突然眼光放亮,像是明白了很多事情。

    “师傅!”雨芽见道长被创,何风被制,着急的喊着也冲了上来。疯叶避过雨芽蛮横的一击,左手顺势一抓,把雨芽的胳膊也抓到了手中,然后身子一转,何风和雨芽便被疯叶牵着飞了起来,“雨儿!”,“师傅!”,两人在半空中绝望的呼喊着对方。

    疯叶转了十几圈后,右手真气剧增,一股真气打入何风体内,何风感到一阵剧痛,全身骨头几乎粉碎,浑身肌肉鼓胀,整个人感觉快炸裂了。何风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几乎昏死过去。

    疯叶再用力一甩,何风如狂风中的碎石,翻滚着飞向悬崖。何风的身子撞在腐生门的内侧,瞬间消失在雾中,组成圆环的石块被震得上下颤抖。

    “师傅!”雨芽尖叫着,雨芽被疯叶放了下来,雨芽随即瘫倒在地。刚得到师傅的爱,却又与师傅生死分离,幸福为什么这么短暂?为什么?老天啊,告诉我,为什么?“啊啊!”雨芽悲愤的对着天空嚎叫着,撕心裂肺的呼喊想扯破这不公的天。

    “我终于为我的徒儿报仇了!哈哈哈哈!”疯叶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开心的大笑起来。

    “女儿,我也给你报仇了!”疯叶开心了一会儿,却马上又安静了下来,只是喃喃的念着。

    报仇后的喜悦并没有像那深夜的篝火,温暖而绵长。反而只是刚擦亮的火星,一瞬便被落寞和空虚的风吹灭。一生执着的事情,在不择手段完成之后,却发现其实是那么的索然无味。

    疯叶捡起地上的那本《骄阳之怒》,漫不经心的翻看着。

    “寒月月华腐生门,芯芯历尽烈火焚,骄阳不熄乱阴阳,断伦崖上断伦人。我们在扭转命运的路上,却不知这其实是命运的一部分。唉,难道,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吗?”枯尘在远出叹道。

    “阿弥陀佛,好一句断伦崖上断伦人。”疯叶望着道长,淡淡道。

    突然疯叶的身子踉跄后退几步,口中涌出大口鲜血。

    疯叶呆呆的看着袭击了自己的雨芽,一行热泪从眼中流出。

    雨芽对着疯叶咆哮着,“还我师傅,还我孩儿!”

    待雨芽再次疯狂的扑来,疯叶只是站在原地,痛苦的闭上眼睛,他感觉了即将的解脱。雨点般的拳头倾泄在疯叶的头部。眼睛、鼻子、脸颊、下巴,疯叶满脸是血。甚至都可以听到骨碎的声音,但疯叶依然任由雨芽发泄着。

    最后雨芽飞起一脚,不作还手的疯叶便被雨芽踢飞出去,疯叶摇摇晃晃,撞向腐生门,也消失在圆环之中。腐生门再次被重重撞击,已显现出丝丝裂痕,圆环颤抖得更厉害了。

    雨芽此时已万念俱灰,心头已经没有丝毫光亮。她拖着无力脚步,呆呆的往悬崖边走去。

    “孩子,不要做傻事,有些事情我已经想明白了,待我再做梳理,我再详细说与你听。”枯尘挣扎着挡在了雨芽的面前。

    “道长,我杀了很多人,我一身血债,罪孽深重。他们也都不在了,我生有何恋?”雨芽心头已经找不到一丝光亮。

    “因就是果,果就是因。一个节,如果解不开,也许剪断才是最有效的方法。你先听我说。”枯尘没有走开的意思。

    “走开!”雨芽用力一拍,身受重伤的枯尘哪经得住雨芽的这一拨,枯尘便如落叶一般,飘向悬崖。枯尘虽五脏六腑俱裂,却嘴角微笑,满脸轻松,任瀑布把他坠入万丈深渊。

    雨芽回头楞了一下,更加坚决的顿脚跃出,扑向腐生门。

    腐生门再也经不住最后激荡,“轰”的一声巨响,石头四裂开来,纷纷往下坠去。

    相逢亦是伤,悲风悲雨凉,海枯石已烂,来世再断肠。

    相逢。如纠缠的藤,呼吸着你的呼吸,醉死在你的怀里。

    “师傅,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雨芽痴痴的盯着何风的眼睛。

    一龙独跨山之凹,高耸脊背横伸腰。不知从哪里来这么多的山水,似乎永远流不完,源源不断的汇向崖边,奔腾,跳跃,涌成咆哮的瀑布。断伦崖就是那白龙般瀑布的龙头。

    断伦崖边,一个头发蓬松的男子,衣服上都是破洞,脸上尽显沧桑,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浓雾中的腐生门。

    两年多未见,师傅当真已颓废到如此模样了吗?雨芽一阵心酸,心中怨恨被吹散了大半。

    “师傅!”雨芽从喉咙哽咽出一声好久没有叫过的词语,泪水夺眶而出。

    何风猛然转头,那日思夜想的雨儿,那曾以为阴阳相隔的雨儿,就在眼前。昔日那个可爱的青春少女早已不见踪影,眼前的爱徒已是无比憔悴消瘦,曾经的柔弱不知道历经了多少苦难。

    雨芽不待师傅回答,便抬头向何风吻去,因为她从师傅的眼中,看到了师傅炙热的心,看到了喷涌的爱意。何风也是情难自抑,疯狂热烈的回应着,两根湿热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久久不舍分离。

    何风的手在雨芽的背部快速的游走,后又滑向雨芽的臀部,使劲的揉捏着,时不时的按着雨芽的下身向自己身上贴紧,虽疑惑雨芽下身也有一件硬物抵住了自己的大腿内侧,但处于亢奋中的何风并未在意。

    何风如一头发情的狮子,欲生吞活剥雨芽

阅读断伦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天使之神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天王女主她总是被下药女大学生村官的贴身高手潜伏搞笑圈夺天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