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痴莲殊途

第九十一章 神算余玄

  • 作者:ziy紫茵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8-17
  • 本章字数:5232

“师兄,你说他们这是要干嘛?探我们的底吗?”莫痴看着台上对战,问着莫问。

“可能吧!”

“那今天怎么收场啊?师父要管吗?”

“那我就权当做了好事,谢天谢地了!”林栎回头看着柏封,说了一句。

接着,西台又来了几个带面具的,莫痴,莫愁,几个长老都上去,各应了一战,各有输赢。

“是!老弟你说的是!”

“好吧!好吧!不玩了,木牌给老兄!”林栎停下手,把黄色木牌扔给了柏封。

“不知道。等着吧!”

此方唱罢,他方登台。竞技场上就没有停下来过。

“话说,你就不担心你们家那些药铺生意吗?”柏封没有料到林栎突然的转变。

“都要准备南迁了,谁管得了那么多!”说着,人影已走远。

“万一真的可以不用搬呢?”柏封传音道。

“不搬,等死?若是有人能解此劫,我也不想搬。

听老人们说,每次搬家,多多少少都会折些弟子,到了新地方,又要重新修养。”

最严重的是,各大势力还可能面临重新洗牌。柏封心里想着,没有说出来。

就连那自诩无所不知、无事不晓的百事通,对于谁输谁赢,都没有猜准几个。

所以下注打赌的,全凭感觉,看谁顺眼就买谁。

雪卿站在一层看台最北边,倚着窗台,看着窗外,风卷残云,亦行亦趋。

黎明将至,可黎明前的黑暗,要如何打破?

“小阿花,加上你,我能扛一下吗?

不能让箐莲曦山的人再上了。这样下去,曦山在大家面前透明如白纸了都。若是有什么意外,曦山就会被人一锅端了。

其他的外援和中立势力也差不多都上了,我得上去给大家缓一口气,撑到天明。”

闹场子,辰时天明,便是分晓之时。

“既然想扛,那就去试试吧!你想扛一个,还是两个?”

雪卿有些担忧,而凤凰花则觉得无所谓。

“能扛一个是一个,能扛两个是一双——

意思我可以选吗?”

“你想走火入魔吗?”

“守不住的话,我真要走火入魔啦!”

此战罢了,雪卿登台。

“在下仙鹤山余玄,请教仙子名讳?”

白衣青年并没有带着面具,只是觉得来人并不想与自己寒暄,便主动上前请教。

“仙鹤山一心修行,远离世俗,什么时候也参与砸场子这等事情了?”雪卿不答反问,她自然看过此门派的资料。

“此一时,彼一时!箐莲曦山突然如此多大动作,又值特殊时期,总要出来看看,外面世界变成什么样了?”

余玄面带微笑,一派温和模样。可雪卿的心里确是打鼓,这南漠到底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信息?

只能怪自己等人初来南漠,修为又低,很多人和事,就连知晓的权利都没有。

“呵!你们未免太高看箐莲曦山了吧?”

“短短几个月,箐莲曦山就做到了很多人一辈子敢想不敢做的事。”

雪卿百思不得其解,他们来到曦山,好像也没有做什么啊。怎么在大家的眼里,就变味了呢?

“可能你们觉得自己没有做什么,但是在其他势力和百姓的眼里,你们做得太多了。

今天上场的箐莲卫弟子,才入门几月,就能独当一面;

曦山北山的树林,不是每个人都能种的;

柏家的小姑娘,求了多少人,均没有办法,而你却在短日内便让她踏入修行。

雪卿师妹,更多的,还要我一一道来吗?”

男子数着韶卿做的每一件事,却又像是在列他们的罪状。最重要的是,他居然知道是自己。

雪卿没有说话,带着面具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

“小阿花,他到底是个什么鬼啊?不会是小画本里说的,什么转世,专门来克我的吧?”雪卿心里焦急。

“在他身上看不到邪气,应该没有危险,且听他怎么说!”凤凰花懒洋洋的说道。

余玄看她不说话,便自顾自的说道:

“其实雪师妹也不用紧张,我知道那么多,除了家喻户晓的,便是因为我略懂卜算之术罢了。

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我不轻易卜卦推演,也不轻易透露,因为都需要付出代价,我还想好好享受这大好人生呢!”

余玄没有说,他其实看不透雪卿和颜韶,只是通过他们身边的人来推算猜测罢了。

“那我们还打吗?”雪卿问道。

“那当然,能与雪师妹交手,是我的荣幸。”

余玄说着拿出自己宝剑,雪卿不禁笑了一下。

“哈哈!我以为余师兄会用其他法宝呢!”

“拂尘吗?”

雪卿憋着笑,把自己的软鞭抽了出来,鞭子不再是草鞭,而是一条赤色软皮鞭。

手持神鞭,雪卿的整个人的气势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变得有些冷漠,凶狠。

神鞭与器灵虽然只是暂时初步融合,但已有神鞭的威武,再加上忘情鞭法,更是如鱼得水。

一撩一扫,余玄全力躲避,鞭力落在防御阵法上,嗡嗡作响。

几个回合下来,皆是余玄在防,雪卿在攻。

“雪师妹,此鞭你还不能驾驭,不宜多用——”

“不用此鞭,你帮我守场子?”雪卿语气冷漠,与刚入场的时候判若两人。

“我!”

我到是想,谁知道事情变成这样子了呢?早知道我就不上来刺激你啦!算来算去,算自己,说的就是我余玄了。

当下,自己能做的,就是赶快下了台子,让你少用一点神鞭吧。

余玄千头万绪,雪卿可不知道他心里的那些弯弯绕。

“师妹!我把木牌给你,能不用鞭就不要用啊,少挥一下是一下。我到时候会去箐莲曦山拜访的。”

余玄把木牌扔给雪卿,就麻利下了竞技台,围观群众不知所以。

雪卿手握长鞭,像一个睥睨天下的王者,声音冷肃:

“今晚还有谁,想要砸场子的,尽管来,我血芙蓉舍命陪君子。”

“血芙蓉是谁?”

“这人何其嚣张!”

“……”

“师兄,那人是谁?”莫痴不解。

“阿颖,可怎么办啊?”梓桐担忧。

这会,大家坐在一起谈笑风生,切磋武艺,称兄道弟。

待到那时,为了生存,兄弟姐妹反目成仇,父子母女互捅刀子,一切皆有可能。

一刻钟过去,台上两人还在打得难舍难分。

“老兄,你说今天来了这么多人,是几个意思?”

“你是几个意思,人家说不定就和你一样!”

两人切磋还不忘唠嗑。

“诶,千年就要来了,难道又要搬吗?”

柏家便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搬迁中存留下来的大家族,得益于南园的庇护,不然难以立足,早已被其他势力灭掉。

而林家便是在上次搬迁中,崛起的家族。

“也是。据说你们柏家每次南迁,都要把南园搬着一起走。你们都不嫌累,我们应该也还好。”

阅读痴莲殊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