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破日峰天谴雷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杨铭和雪缘跟着无道狂天来到这座山洞中央,目光一扫便看到了万载泪泉中央巨石上躺着的一卷经书,而经书上写着的三个字赫然便是——天!哭!经!

    没想到如此轻易便找到了世间不知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天哭经】,杨铭不禁皱起眉头,隐隐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过他艺高人胆大,又有无道狂天这个替死鬼在身边,倒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水池四周洞壁,更有无数被流水划过的痕迹,碧水紊绕,就如千行万行眼泪,难怪这里会唤作万载泪泉!

    而在万载泪泉中央,亦立着一块方圆半丈的巨石,在池水环绕下形如孤岛。

    一轮残阳冉冉落在破日峰后,顿如被陡峭如刀的破日峰一破为二,好一个破日峰,果然峰如其名!

    然而,据闻【破日峰】一名之由来,却非因此峰的如此山势,而是因在二十年前,山峰之巅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奇事,山下村民才会将之名为【破日】。

    前来破日峰的这几日时间里,无道狂天不仅伤势痊愈,就连功力也恢复了十之**。

    此时无道狂天看向【天哭经】的目光带着几分狂热,若非忌惮杨铭的武功远胜于他,只怕无道狂天早就动手带着【天哭经】远遁逃走。

    当年泥造菩萨在此阅览仓颉所造的第一个字后,不但自身天旋地转,破日峰一带亦突然昏天暗地,仅得峰ding暴绽一道豪光,俨如将天日破开。

    其时居于附近的村民骤见此异象,尽皆啧啧称奇,【破日峰】亦因而得名。

    破日峰内部有着一座巨大山洞,山洞中央,有一个径阔十丈的水池。

    据说仓颉造出天地间第一个字之后,后世之人却没有机缘打开阅览【天哭经】,【天哭经】宝物蒙尘在凡俗之人手中不断流传。

    直到后来唐朝时期的玄奘大师前往天竺偶然得到【天哭经】,因为玄奘大师乃是命格特殊的【至尽至绝】之人,得以打开【天哭经】阅览其中奥秘,又因为玄奘大师乃是大德高僧,幸而避开了【天哭经】所带的诅咒。

    玄奘大师阅览【天哭经】得知天地间一切秘密以及过去未来发生的事情之后,为了不让【天哭经】流落到奸邪之徒手中,便在圆寂之前将【天哭经】藏到了破日峰的万载泪泉之中。

    “无道狂天,我知你梦寐以求的事情便是阅览【天哭经】得到洞悉一切的神通!如今【天哭经】便在眼前,你还不快去打开【天哭经】?”

    听到杨铭的话,无道狂天不由身形一震。

    “什么……你要我打开【天哭经】?那我岂不是要承受上面的诅咒?”

    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无道狂天却依然贪生怕死,就连【天哭经】的诅咒都不想承受。

    杨铭目光一冷,寒声说道。

    “就算你受到【天哭经】的诅咒也未必会死!但你若是现在不听我的话,那你马上就会死,绝无半diǎn活下来的可能。”

    “既然如此……我为你打开【天哭经】便是!”

    无道狂天愤恨的说完,便纵身飞起落到万载泪泉中央的巨石上面,伸手去将【天哭经】打开。

    但心中却是打定了主意,若是他得到洞悉一切的神通,有了克制杨铭的办法,一定要狠狠炮制杨铭,让杨铭尝尝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随着【天哭经】被无道狂天打开,经书当中的内容也落入无道狂天的眼中,就在无道狂天看到夹在众多文字当中的天地间第一个字时,【天哭经】猛然爆绽出比阳光还要刺眼的夺目豪光。

    笼罩无道狂天全身的血气,宛如冰雪遇到烈日般迅速消融,就连他那皮包骨头的真身也被严重烧焦重创。

    等到那夺目豪光消失之后,那卷经书已经消失的连灰烬都不剩,而无道狂天也被重创到奄奄一息的地步。

    看着无道狂天此时那凄惨的样子,杨铭心中也不禁生出了心有余悸的感觉。

    虽然他的武功实力远胜无道狂天,但无道狂天毕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天人境界盖世高手,既然【天哭经】能够将无道狂天重创到如此程度,换做是杨铭承受【天哭经】的夺目豪光攻击肯定也会被重创,只是不会像无道狂天伤的如此严重。

    杨铭虽然没有受到夺目豪光的直接攻击,却能够感受到,那夺目豪光是一股完全克制无道狂天的【天狂血绝】血气的力量。

    简直就像是有人知道那卷【天哭经】未来必定会落入无道狂天手中,然后特意在【天哭经】当中留下了那股力量,一旦无道狂天打开【天哭经】,【天哭经】当中的那股力量便会感应到他的血气爆发出来,将无道狂天重创甚至杀死。

    万载泪泉中央的巨石上,无道狂天的身体像是一块焦黑的尸体般,发出一股难闻的恶臭。

    “啊……啊……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天哭……刚才……那到底是……”

    凭着天人境界盖世高手惊人无比的生命力,无道狂天不仅没有死,而且还在催动残存的血气修复自己的身体。

    看着他那可怜凄惨的样子,雪缘呆萌的大眼睛露出了满是同情的目光。

    “杨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哭经】为何会将他重创?”

    “有个词叫做【胸大无脑】,没想到雪缘你却是【胸小也无脑】啊!”

    杨铭调侃了一句,看到雪缘羞红脸颊目露凶光,这才接着解释道。

    “无道狂天会被【天哭经】重创,自然是因为那卷【天哭经】是假的!当年仓颉造字之时,世间连字都没有,当然更不会有写字的纸。更何况,就连那些神魔之境的强者都无缘得见【天哭经】,无道狂天这个蝼蚁般的小丑又怎么可能有机缘得到真正的【天哭经】。”

    听到杨铭的解释,雪缘也恍然醒悟过来。

    刚才那卷【天哭经】经文本身,便是最大的破绽。

    当年仓颉造字之后,就算是天地间第一个字真的离开造字之地隐匿到世间无数书籍当中,那本书籍也绝不该在封面上写着【天哭经】三个字。

    除非一切都是有人刻意为之。

    有人早在数百年前甚至是数千年前,便洞悉了无道狂天将会有一日寻找到【天哭经】,然后特意为他准备了一本假的【天哭经】。

    “……你说我受骗了?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正在催动血气修复自身的无道狂天听到杨铭和雪缘的话,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喊说道。

    “你们可知道……指diǎn我找到【天哭经】的那个人……他绝不可能欺骗我……他可是……他可是大——”

    轰隆隆——

    不等无道狂天说出那个让他状若疯狂的名字,一道赤金色雷火突然从天而降,贯穿破日峰的山体落在了无道狂天的身上。

    在那赤金色雷火的超高温烤炙下,不仅万载泪泉的泉水瞬间蒸发干涸,无道狂天的身体也被烧成灰烬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

    绝不是偶然!

    杨铭瞪大了眼睛,心跳都增加了数倍,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赤金色雷火降下的地方。

    这将无道狂天杀死的赤金色雷火,绝不是偶然降下的雷霆霹雳,而是有不可思议的强者想要阻止无道狂天说出自己的名字。

    而那道赤金色雷火威力之强,只怕连神魔之境强者的肉身都能够烧成灰烬。

    对方就在杨铭眼前杀死了无道狂天,而杨铭却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

    【难道在这个世界当中,还有比神魔之境的强者更加强大的存在……】

    不仅是杨铭,就连雪缘也被那未知强者杀死无道狂天的手段震慑,身体不自觉的跟杨铭靠在一起,似乎这样就能增加心中的安全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铭,刚才杀死无道狂天的那个,究竟是——”

    “我不知道!”

    杨铭摇着头打断了雪缘的话。

    “但是刚才无道狂天的死,让我想起了大邪王云ding天指天骂佛,被天谴雷霆劈死的事情。”

    天道虚无缥缈!

    若是指天而骂就会受到天谴的话,世间就不会有【苍天无眼】【人定胜天】之语。

    东汉末年张角率领太平道造反之时,更是人人高喊【苍天已死】,也没见哪个太平道的人被天谴雷霆劈死。

    更何况云ding天虽然指天,但他骂的却是佛。

    那么——【天】就更没有理由为了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佛】,对云ding天降下天谴雷霆。

    既然降下天谴雷霆击杀云ding天的绝不可能是【天】,那么凶手的身份自然也就呼之欲出了。

    三百多年前,血祖武慧手执劫王杀遍江湖,屠杀近千人。

    云ding天为天而战、为佛而战、为正道而战的云ding天手持神刀【怒辟邪】与手执凶刀【劫王】的血祖武慧,展开一场百年难逢的极峰之战。

    云ding天最终顺应天意获得惨烈胜利,并获得武慧手上的劫王。

    但云ding天一家三十六口竟在两日内先后死于瘟疫。

    为天而战、为佛而战、为正道而战的云ding天认为被天意所弄,悲痛欲绝的他在极度悲愤之下,将手中的怒辟邪和劫王硬碰。

    两刀一碰之下,怒辟邪当场被劫王所碎,更嵌在劫王之上。

    从那时起,云ding天的怒辟邪已不再辟邪,更化为狂邪,与血祖武慧的劫王合而为一,成为大邪王。

    虽然云ding天入魔成为不世魔头,但他为佛而战的功绩却是始终无法抹消的。

    而在杨铭眼中看来,云ding天全家死于瘟疫,更是【天】对不起他,更是【佛】对不起他。

    但因为他指天骂佛,号称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甚至割肉喂鹰的凶手,便立刻降下天谴雷霆将为佛而战的云ding天杀死。

    也难怪云ding天留下【灭尽佛门】的毒咒之后,天道感应承认了他的诅咒。

    因为天道至公,以云ding天的功绩绝不该落得那般下场。

    可是——那个杨铭连名字都不敢说出口的凶手,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当中吗?

    因为在神话传说当中,降下天谴雷霆杀死云ding天的那个凶手,可是仅次于圣人的一教之主。

    不管是四大神兽还是笑三笑、帝释天,在他面前都如同蝼蚁般渺小。

    那种神话般的存在,理应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当中才对。

    而且那个凶手如果真的是威能响彻天地人三界的一教至尊,云ding天这个凡人蝼蚁发出的【灭尽佛门】的毒咒绝不可能被天道承认。

    除非——那个杀死云ding天的凶手虽然有着一教至尊之名,却并不是杨铭所知的那位神话中的一教至尊。

    想到这里的时候,杨铭突然全身一震,心头生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怖,身体下意识的抬头望天,却只看到一片漆黑之色。

    就在刚才,他突然感觉有一道目光穿过千万里的遥远空间观察着他,那冰冷的绝非凡人的目光像是要将他全身看透,甚至要看出他脑海中的想法一般。

    “走——马上走!”

    没有做任何解释,杨铭突然抓住雪缘的手腕,然后将真元催动到极限带她冲出山洞,迅速远离了破日峰这座不祥之地……(未完待续。)

    无道狂天早已经知道【天哭经】的所藏之处,他自身也是【至尽至绝】的命格,能够打开【天哭经】阅览其中的奥秘。

    而无道狂天没有立刻阅览【天哭经】的原因,是他不想承受【天哭经】上面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恶咒,想要让步惊云替他打开【天哭经】承受上面的诅咒。

    无道狂天甘愿向杨铭屈服,当然不只是因为他受到了杨铭的威胁,还因为他自身亦有着求生之念。

    若非是如此贪生怕死的话,无道狂天也不会修练【天狂血绝】这种邪门功法,守着一副皮包骨头的身躯苟延残喘。

    在无道狂天的心中,肯定也有着寻找时机逆袭杨铭的想法,甚至是利用杨铭打开【天哭经】的心思。

    不过杨铭丝毫不担心无道狂天会威胁到自己,因为他对无道狂天非常了解,而无道狂天对他却是一无所知。

    【天哭经】的所在之地,便是破日峰下的万载泪泉当中。

    当年仓颉造出天地间第一个字之后,为了不让后世之人利用【天哭经】赋予的知晓世间万事万物的神通作恶,便在【天哭经】上面留下一个诅咒,打开【天哭经】的人一生便要确守正道,否则必会生不如死。

    天下第一神相泥菩萨便是阅览【天哭经】的无德之人的例子,他因为向雄霸泄露天机,脸上长了毒疮,必须以火猴吸取脸上毒汁,苟延残喘。

    快要日落西山了。

阅读武侠世界的魔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万界雇佣军三界生命之量子重生最后一个武神UP主的新闻主播日月星辰都落入你眼中流年恰雪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