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喻家三爷视我如命

第106章 两个男人的修罗场

  • 作者:宴肆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6-23
  • 本章字数:2934

娘的,这比开空调都管用!

“师……时卿,喻总,二位喝茶,喝茶。”

面前的两个男人都是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

三分钟后。

当纪慕依端着两杯水放在沙发上的两个男人面前的时候,纪慕依不自觉地打了个喷嚏。

是她把答应喻以尘的事情忘干净了啊……

喻以尘闻言,微微挑眉。

时卿占据沙发的一端,端坐在沙发上,双腿微微分开,双手环胸,看上去一副自在的模样。

喻以尘占据着沙发的另一端,双腿交叠,身子微微向后倚靠着,他的手放在腿上,十指交叉,俨然一副大佬坐姿。

“纪慕依。”

纪慕依没有回应,只是看向喻以尘。

“我要进去等。”

说话的时候像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似的,纪慕依听了感觉十分心虚。

“那什么,喻、喻总,你听我狡……解释……”

纪慕依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声音有些虚。

纪慕依忽然觉得有点玄幻——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两个人有一天居然能够在同一屋檐下。

呃……

虽然氛围不是那么美妙……

喻以尘接过纪慕依手中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也不知道是不是纪慕依的错觉,那杯水在喻以尘手里,分明只是普通的白水,却被他喝出了有市无价的感觉。

注意到纪慕依的目光,喻以尘淡淡地抬眸看她。

那眼神,像是在询问。

纪慕依对上喻以尘的目光,这才想起来她要给喻以尘做饭!

“喻总您稍等一下,我马上给您做饭!”

纪慕依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什么不对,说完之后立即钻进了厨房,将客厅留给了那两个人。

时卿听了纪慕依的话,有些缓不过神来。

怔忪的目光缓缓看向一旁悠哉游哉的喻以尘,眼中满是诧异。

喻以尘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时卿的眼神,继续喝着手里的白水。

“她为什么要给你做饭?”

时卿有些不服气——开玩笑,依依在C国的时候都没有给他做过饭的!

为什么要便宜了这么一个大以巴狼?!

喻以尘闻言,一双好看的眸子微转,看向一旁的时卿。

暖黄色的灯光打在喻以尘俊逸非凡的脸上,让锋利的线条看上去温柔了不少。

“我想吃。”

喻以尘薄唇轻启,只是吐了这样几个字。

似乎除了纪慕依,喻以尘的耐性总是十分有限。

这话说得也没错,但是错就错在时卿并不知道两人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所以他听到喻以尘的话之后,怔了怔。

因为喻以尘想吃,所以依依就给他做饭。

难道是这个意思?!

依依不会……对这个混蛋还有感觉吧?

看向喻以尘的眼神更加不善,时卿瞪着喻以尘,好看的嘴唇抿起,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厨房里传来清脆的切菜声,连续不断,展示着主人熟练的刀工。

“慕慕,我来帮你洗菜!”

时卿对厨房里的纪慕依喊了一声,随即起身,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什么?”

切菜的声音掩盖住了时卿刚才的说话声,纪慕依没有听清楚。

刚停下手上的动作,纪慕依就看到时卿进了厨房。

时卿手长脚长的,一进入厨房,原本就不大点的地方显得更加逼仄。

“师父父,你怎么进来了?”

纪慕依疑惑地开口。

恶狠狠地瞪了纪慕依一眼,时卿来到纪慕依身边,一把抓过了纪慕依手中摘了一半的油菜。

“你跟喻以尘是什么关系?你们为什么会这么亲密?!”

时卿凶巴巴地质问纪慕依。

纪慕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刚想要解释,厨房门口又传来的动静。

“咚咚咚——”

喻以尘长身玉立,站在厨房门口,轻轻地扣了几下厨房的门。

他倚着房门,看向纪慕依。

“需要帮忙吗?”

纪慕依刚想说不用,喻以尘已经走到纪慕依身边,优雅地剥起了水池里解过冻的虾壳。

厨房的空间并不是很大。

纪慕依一个人在里面的时候倒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突然多了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整个厨房就有些盛不下了。

当第N次时卿将油菜好的叶子扔进垃圾箱,已经腐烂的叶子留在手上的时候,纪慕依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师……时卿啊,你要不先去客厅坐一会儿吧?我这里马上就要结束了。”

再不把师父父赶走,他们今晚就只能吃烂菜叶子了!

时卿未有所觉,跟手里的小油菜过不去:“不用不用,我帮你摘菜你会轻松一点。”

并没有好嘛……

纪慕依有些哭笑不得,一狠心,将时卿推出了厨房。

“时卿你在客厅里看看电视吧,我们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纪慕依说完,毫不留情地将厨房的门关上了。

长舒一口气,纪慕依看着时卿刚才蹂躏过的小油菜,又看向地上一片的狼藉,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认命地收拾好,纪慕依继续做着菜。

喻以尘刚才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仔细地剥着手上的虾壳。

那软硬不一的虾壳到了喻以尘的手上,十分听话。

只见他修长的指骨在虾壳上摆弄几下,一个晶莹剔透的虾身就完整地放进了一旁的盘子里。

红色的虾子将喻以尘那白皙到近乎透明的指骨衬得更加完美,作为一个有轻微手控的人,纪慕依确实没有见过那样好看的手。

像一件绝无仅有的工艺品。

应该被好好珍藏的。

这样的手如果落在黑白键的钢琴上,一定是一件十分惬意美妙的事情。

“还有什么要我做吗?”

直到喻以尘的声音响起,纪慕依才缓缓回神。

再看向喻以尘身边的盘子:虾子已经被整整齐齐地码在了雪白的碗碟中。

“没有了没有了,谢谢喻总,喻总您先去客厅坐一会儿吧,我这里就只剩下一道菜了。”

纪慕依摆手表示感谢。

喻以尘不语,也没有离开,只是站在那里,眸色始终都是淡淡的。

“纪慕依。”

“他经常来这里吗?”

“我,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等纪慕依说什么,喻以尘声音清冷,看向纪慕依的眼神冰冷,还带着愠怒。

就在时卿的声音响起的时候,纪慕依能够明显感觉到喻以尘的气场冷了下来。

僵硬地回头看向喻以尘。

发现喻以尘也正看着她。

那双眼睛像是掉进了无底的冰窖里,冷得化不开。

“才下班?”

“知道打扰我们了还不走?”

时卿冷哼一声,凶巴巴地说道。

纪慕依欲哭无泪,她现在恨不得捂住时卿的嘴,让他不要再说了。

阅读喻家三爷视我如命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