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甜甜的

第 18 章

  • 作者:醉饮长歌
  • 类别: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4-30
  • 本章字数:6377

还有点儿小刺激。

沈飞白也没非得把温阳藏东西的小秘密挖出来的想法,反正他要是想没收温阳的掌机,机会多了去了。

何况温阳这个学期的表现一直很不错,这次几校联考的期末试卷考砸的也不止温阳这一个,沈飞白对温阳从来都很宽容。

如果不是两人都没有背书包,沈飞白就要猜温阳直接把掌机塞书包里随身揣着了。

万事都被沈飞白掌握的温阳,看着陷入沉思的沈飞白,感觉这种不被对方所了解的神秘感有些新鲜。

温阳哦了一声,收回手,几步跟上沈飞白,问道:“那你说我掌机藏哪了?”

“书柜里,藏在书本后边,对吧?”沈飞白看着惊讶的温阳,忍不住笑道,“你打小就喜欢往那里头藏东西。”

“这次没考好,需不需要吃个大餐压压惊?”沈飞白问。

温阳回忆了一下自己面对考题一脸懵逼的苍凉心情,觉得的确是需要大吃一顿来弥补一下。

“可是小白白,这次你猜错了。”温阳抿着唇笑得得意,“没藏那儿。”

沈飞白一脸稀奇的看着温阳。

因为今天是期末考试的缘故,沈飞白和温阳两个都只带了个文具袋,并没有背书包。

赖在沈飞白身上的温阳哆嗦了一下,直起身瞪大了眼看着手伸进他衣领里磨磨蹭蹭的沈飞白。

沈飞白的手热乎乎的,贴在温阳突起的锁骨处,粗糙的手指摩挲了一下,神情平静的收回了手。

温阳低头瞅瞅自己被摸的地方,一脸懵逼,说起话来都有点抖:“干、干嘛,怎么了?”

于是两个少年异常干脆利落的忘记了还在家里翘首以待的傻儿子,直接浪去了市中心。

今天不仅仅只有A高结束期末,期末考结束意味着漫长的暑假的来临——虽然一般来说,高中生们都是没办法完整的过完这个长达两个月的暑假的。

不过放假了,对于学生们而言就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温阳和沈飞白两个在市中心看到了不少还穿着校服的少年少女,还有几个同样穿着A高校服的,以及几个同班同学。

于是最终两个人的大餐变成了七个人的大餐,温阳和沈飞白翻着美团和大众点评比较了一下价格,买了三张优惠券,跑去了挺受欢迎的一家火锅店里。

一大桌子热热闹闹的,四个少年三个少女,点了一大堆菜,开了十来瓶啤酒。

沈飞白看了一眼桌上的啤酒,转头就给温阳面前的杯子里倒满了一杯酸梅汁。

“酒量不好,不准喝。”沈飞白说道。

温阳摸摸有些冰的杯壁,撇撇嘴:“酒量不锻炼怎么会好。”

沈飞白不说话,只是盯着温阳伸向啤酒瓶的手。

温阳被他看着看着,终于还是收回了伸出去的爪子,哼哼唧唧的跟着妹子们一起喝果汁。

坐在他们对面的两个少年啧啧表示温阳以后一定是个妻管严。

温阳心说以后有没有老婆还不一定呢,妻管严个屁,他是白管严。

白管严温阳同学端着碟子下虾滑,下完之后十分狗腿的给沈飞白送上了两块牛肉。

沈飞白爱抚了一样温阳的脑袋,给温阳夹了两块山药。

“……”温阳沉默的看着碗里的山药,夹了一块放沈飞白碗里,“我要肉。”

沈飞白想了想,把温阳刚夹给他的两块肉分了一块给温阳。

坐在旁边的另外几个少年少女对于他们俩的行为见怪不怪,倒完了酒就吆喝着喊沈飞白一起喝。

沈飞白酒量很好,大概是遗传了沈父的。

温阳看着沈飞白来者不拒,两三瓶下肚脸都没红,依旧姿态稳稳的给他剥虾。

温阳往沈飞白嘴里塞了一块西瓜:“别喝了啊,东西都没吃多少。”

沈飞白抬眼看看他,两眼清凌凌的,显然是清醒得很。

但在有人再一次起哄要沈飞白喝酒的时候,沈飞白却拒绝道:“不喝了,我家阳阳要不高兴了。”

温阳感到另外五个人齐刷刷的看向了他。

他叼着吸管,在桌子底下踢了沈飞白一脚,脸上却理所当然的道:“你们一瓶都没喝完就让沈飞白喝两三瓶啊,哪有这样的道理,有本事公平的来啊,妹子除外。”

然而温阳还是小看了平日里正经严肃的A高的学生,这一个个放飞起来简直是八头牛都拉不住。

温阳看着他们红的白的黄的混着喝,虽然都没喝多少,但混着喝会是什么后果,喝过酒的人都知道。

沈飞白喝趴了另外两个男孩子,他的脸上也禁不住泛起了一丝红晕。

说实话,沈飞白长得很好看,脸上飘着红色的时候就仿佛是黑白青的水墨画上倏然点上了一滴朱红,双眼之中也似乎蒙上了一层薄雾。

两个女生并没有碰酒精,大白天的也主动表示自己并不需要送,于是最终只剩下了沈飞白和温阳两个,结了账之后把喝趴的两个少年扔进了出租车里把人送回了家。

温阳从来没见过沈飞白喝醉。

虽然如今的状态也称不上醉,只是明显的能够感觉得到沈飞白的反常。

——因为沈飞白在下了车之后,就整个人都黏在了温阳身上。

他紧紧的贴着温阳,从背后伸手搂住了前方的少年,脸埋进温阳的肩窝里,有些微刺的板寸头若有似无的扎在温阳的脖颈上,带着些微的痒意。

温阳和沈飞白从小区门口下了车,一路拖着突然变得黏糊糊的沈飞白走进小区里,给满脸惊讶的邻居大妈大爷们解释沈飞白喝了点酒之类的事情,得到了一大堆大妈大爷的关怀和劝诫。

温阳苦哈哈的把那些训诫与关怀全盘接受了,费尽千辛万苦,才将沈飞白拖到了自家的楼梯间里。

打篮球都没觉得这么累过的温阳看着楼梯,想到自己和沈飞白家住的五楼,只觉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他抖了抖肩膀,喊道:“小白白,醒醒。”

沈飞白闷哼了一声,似乎不怎么高兴的在温阳脖颈间蹭来蹭去,却并没有挪开的意思。

温阳被沈飞白热烘烘的体温蒸出了一身汗,少年的躯体隔着薄薄的两层布料紧贴着,稍一动弹就能清楚的感受到微弱的皮肤与肉体的触感。

温阳的腰还别沈飞白搂着,脖颈边上的毛脑袋蹭得他浑身僵硬。

“沈飞白,醒醒!”温阳忍不住伸手去推沈飞白的脑袋。

然而沈飞白似乎打定了主意,依旧头也不抬,手臂反而搂得更紧了。

少年的腰部紧实而又纤细,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腰部曲线在运动时的变化,柔韧的肌肉绷紧了又一点点放松,那微妙的触感着实令人着迷。

温阳站在楼梯口不知所措了一会儿,最终长长的叹了口气,一阶一阶的把咸鱼一样的沈飞白拽回了屋里。

回的自然是温阳的屋。

温飞飞听到动静就已经迎了出来,绕着它的爸妈脚边上转来转去。

温阳走到床边上,看着扒着他腿的傻儿子:“乖崽,起开点,等会儿踩到了你了。”

温飞飞似乎是听懂了,汪了一声之后,摇着尾巴让到了一边。

温阳去拉沈飞白圈着他腰的手。

然而沈飞白的手臂却纹丝不动。

温阳热得不行,使劲儿拍了一下沈飞白的小臂:“松开,想睡就趴床上去!”

沈飞白似乎是被“床”这个字眼触动了,他微微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温阳铺着凉席的床,干脆的抱着人直接压了上去。

被沈飞白压在床上的温阳一脸懵逼。

而压在他身上的少年左蹭蹭右蹭蹭,最终贴近了温阳的后颈,沉默的盯了一阵,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温阳:“……”

??????

沈飞白给温阳整了整衣领,道:“瘦了。”

温阳闻言,隔着衣服捏了捏自己紧实的、已经有了马甲线的肚皮,触感硬邦邦的:“我这是肥肉变肌肉了,不是瘦了。”

第十八章

似乎是因为运动量大吃得又多,温阳这大半个学期里长高了不少。

如今的少年穿着白色的短袖校服,衣领处的扣子因为太阳太过于炽烈的缘故一颗未扣,露出了一小段形状漂亮的锁骨。

沈飞白垂眼看了一会儿那个漂亮的锁骨窝,有点想伸手摸摸。

然后他就真的伸手摸上去了。

沈飞白轻轻拍了拍温阳的肚皮,道:“走,回家,儿子还在等咱们呢。”

温阳跟在沈飞白背后,扑上沈飞白的背,笑嘻嘻的问:“不收我掌机啦?”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把掌机藏在哪?”沈飞白挑挑眉,一矮身把温阳从背上抖了下去,“别挤,热。”

阅读甜甜的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