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盛世宠后

大结局(上)

  • 作者:李息隐
  • 类别: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11
  • 本章字数:17573

“挺好看的。”甜珠觉得真的很好,“为什么不要了?”

窗边飘来清淡的声音:“人心已经变了,画镜自然也是不同往日。”

甜珠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手执花卷朝他走去。

甜珠不做声,弯腰去捡起来。

展开,上面是一个穿着鹅黄色襦裙的少妇。

问完后自己也觉得可笑,若是过得不好,如何能成为楚王妃,又如何能得宫里的那位德妃喜欢?

“我挺好的。”甜珠站在他身边,离了有些距离,“比以前好。”

“既已物是人非,何不放过彼此?我相信,你在那边过得定也很好。”甜珠说着只有他们彼此才听得懂的话,咬咬牙,“王爷,您对我……是有所挂念的吗?”

在甜珠心中,前世的沈浥跟今生的,必然已经是两个人了。

他没说话,只是拿起书桌上的笔墨来。坐在窗边,开始给甜珠作画。

他是有这个习惯爱好的,而且他话也少,至少比现在的那个少。性子也比现在的那个冷,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孤僻感。

画了一半,他不满意,直接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那种喜欢那种霸占的欲望可以说是疯狂了。只可惜,甜珠什么还都不明白的时候自己就死了。

深深呼吸一口气甜珠继续朝他走过去。

“你也来了吗?”

前世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过只是露水情缘罢了,而今生,从相识到携手,一路走来,早已将彼此刻在心头。是忘不了,也放不下的了。

“想他回来?”他轻笑,就如以前一样,眉眼清亮,却透着令人胆寒心惊的算计。

甜珠不畏不惧:“想。”

“呵!”他冷笑一声。

甜珠说:“他是我的夫君,夫妻同体,他生我生,他死我亦不会独活。王爷,这种感觉,我相信你会明白的。”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有什么不一样?”他道,“既然我来了,已经取代了这个世界的他。从今往后,我便继续从楚王殿下做起,继续陪着你。”

甜珠从他的言语中,获取了有用的信息。

“从楚王做起?所以说,你最后当了皇帝?”

他挑了挑眉,沉默没说话。

甜珠道:“那天你被叫进皇宫里,兰心捧了一盘子糕点来,说是你从宫里传出来给我吃的。我吃了后就死了,是你想杀我?”

他眉心轻轻蹙了下,说:“你相信吗?”

“我不知道。”她摇头。

他笑起来,面如春风,犹如花开四季,又若冰雪消融。

“你不知道……就是说,你觉得是我杀了你。”他笑声清润,却透着几分无奈,“你竟然会觉得,是我杀了你。甜珠,你竟然觉得是我杀了你!”

“不是你……吗?”甜珠手扶着书案,渐渐后退,“那是谁?”

“你想知道吗?”他唇角微挑,露出个狡黠的笑意来。

不说别的,只轻轻摇头。

甜珠不想再猜测这些,只问他:“他去哪里了?你将他弄去哪里了?前世的事情,我不想管了。我爱他,我跟他还有一个儿子,我不想从此离开他。王爷,我求求你,你回去吧。”

“回去吧,回到你该回去的地方,求求你了。”

男人面上不露,微垂眸,看着自己千方百计想要找回的女人,只觉得心寒。

那一世里,他得知她的死讯后,立即发起了宫变,杀了所有该杀的人。只是,就算他杀光了所有政敌,最后也成功登上了宝座,但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还是她。

所以,他去了寺庙,寻得高人,求了一个可以与她再续前缘的法子。

“你就当做我是他……甜珠,我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也很开心吗?”他面色清俊森冷,声音压得很低,是刺入骨髓的那种冷,“你就当做……从没有发生过之前的一切。”

甜珠看着他,忽然前世与他相处的那些画面,也都浮现在了眼前。

甜珠知道,自己的夫君回不回得来,只有自己能有办法做得到。她现在不知道他人在哪里,但是她想,只要她想办法,就可以知道。

“王爷,你饿了吗?我去厨房给你做点吃的。”

甜珠果然不再提别的。

他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甜珠常常下厨。在他去她那里的时候,会亲自烧菜做饭给他吃。

“好。”楚王终于展颜一笑,“朕……本王陪着你一起去。”

……

王府大厨房的下人们见两位主子来了,管事的忙领着人跪迎。

甜珠说:“都不必跪着,起来吧。”转身看了眼跟在身边的男人,她又道,“我今天想亲自下厨做一顿饭给王爷吃,你们不必帮忙。”

那管事的听得这话,更是不敢起来了。

跪在地上,诚惶诚恐的。

“王爷,娘娘,是不是奴婢们饭菜做得不合口味。奴婢们笨手笨脚的,要是哪里做得不好,还请王爷跟娘娘指教责罚。只是这大厨房,烟熏味重的,娘娘您贵体,怎么能移驾来这种地方。”

自从甜珠那回整顿过王府后,王府里上上下下的仆人,都对她毕恭毕敬。

甜珠管理府上的人,恩威并施,倒也得手。

甜珠平时偶尔会给自己夫君煲汤,不过只煲一个汤的话,小厨房里做就行。

此番既然说要给他做一顿饭,甜珠想好好做。大厨房菜品齐全,她做起来也得心应手些。

“你不必慌张,我就是想亲自下厨做一些菜而已。”甜珠不再多解释,只举步往厨房里去。

那管事的悄悄抬头望向楚王,楚王扫了那群人一眼,让他们起来了。

甜珠生长于市井,从小差不多是在厨房里长大的。所以,做几个菜,难不倒她。

甜珠在厨房里主刀,几个厨娘伺候左右帮忙打杂。甜珠并没有做什么山珍海味,不过就是普通的家常小炒。

前世的时候,她经常会做的。

“王爷,好了。”

炒完最后一个菜,甜珠熄了火,看向自始至终都一直站在身边的男人。

楚王黑眸淡淡扫向她,身姿依旧挺拔,面容依然清冷,贵不可言。

“好。”楚王似是从喉间挤出来的几个字,微微侧身吩咐,“送去书房。”

他不想回内院,看不到也就不会难过。

楚王与甜珠面对面跪坐,这时候的场景,就跟以前一样。

甜珠没吃,她没有胃口。楚王也只吃了几口,味道是对的,只是如今做菜的人心意已经变了。

其实他在选择回来之前,心里也有这样的准备。

“真的……想要他回来?”

两人都沉默了好久,楚王才搁下碗筷来,认真看着坐在对面的女人。

她虽然强装着坚强,但是他看得出来,她眼里有悲怆跟担忧。她在怕,怕从此都不能够再见到自己的心爱之人。

他在这样做之前,是想过要彻底取而代之的。可是现在,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如何都挽回不了,纵然她并没有死。要怪的话,只能怪他自己,是他当初疏忽大意了。

“甜珠,看到你过得好,我也就安心了。”

甜珠似是不敢相信似的,慢悠悠转头望向坐在对面的男人,一双水润润的眼睛,里面也满是期待的样子。

楚王继续道:“那天父皇召我进宫,其实是一个圈套。目标不是我,而是你。等我意识到自己上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折回来后,看到的,就是你的尸体,你已经中毒身亡,断气了。”

“到底……谁要杀我?”甜珠有些激动。

她早就知道,杀她的肯定不是楚王。可是会是谁,她也不知道。毕竟,那一世的时候,她没有那样的眼界跟社交,眼界窄,就如同一个井底之蛙。

“你觉得德妃娘娘待你如何?”

楚王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她这一句。

“德妃……”甜珠嘴里喃喃,反复念着这一句,秀气的两弯眉毛拧得紧紧的,忽然间明白过来似的,诧异,“难道……”

“不错。”未等甜珠说完,楚王继续道,“就是她。”

“不可能!”甜珠不敢相信,甚至有些激动,“不会是母妃的,她对我那么的好,不会是她的。你骗我,肯定是你在骗我,对不对?”

相比于甜珠的激动,楚王镇静得很。

“为什么?”甜珠看着眼前的男人,觉得他不像是在欺骗自己,便也信了几分。

楚王只道:“你只需稍稍提防她便可,至于为什么,你的夫君……他会知道的。”

“我的夫君?”甜珠嘴里念了一遍,似是反应过来什么,“他在哪儿?你要让他回来了吗?你要走了吗?”

楚王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目光炯炯望着甜珠,问得十分认真:“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开心吗?”

那时候他拥有,便无所谓她开心不开心。他当时知道许致的意图,也知道霸占人妻乃是触犯龙颜的事情,但是他轻狂,又恃才傲物,根本不将一切放在眼里。

“有。”甜珠真诚回答他的问题,“你对我很好。在那个宅子里,我不必做很重的活,不必伺候夫君照顾婆婆,也不必大冬天的,还用冷水洗衣裳。我不必因为没钱发愁,常常四处找活做,就为了饭桌上可以多加一个鸡蛋……你让我穿绫罗绸缎,给我吃山珍海味,还派了很多人伺候我……我想,是你将我从地狱里拉上来的。”

“所以,那段日子,我真的很开心。”

他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快慰,没说话,只轻轻点了点头。

“有你这句话,我便也知足了。”他起身,负手立在窗前,看着外面如盐巴般洒落的大雪,忽而转身对甜珠道,“晚上陪我一起看雪吧。”

他们初识的时候是夏天,分别的时候是深秋,他没能够跟她一起看过雪。

……

大雪纷飞,下了一整夜。

甜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了书房里的床上。身上盖着又软又厚的被褥,热得有些冒汗了。

身边没人,只黄杉伺候在旁边。

黄杉见甜珠醒了,忙说:“娘娘您醒了啊?奴婢去给你打热水来。”

甜珠掀开被子来,问:“王爷呢?”

“王爷一早天不亮便出去了。”黄杉一边接过下头小丫鬟们递上来的热水,一边说,“娘娘,咱们早点是在这里吃,还是回去?”

甜珠现在脑子里很乱,只想知道他去了哪里,还会不会再回来。

“我不饿,先帮我洗漱吧。”

昨天他说的那些话,她还清楚记得。若真的是母妃派人杀了她,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甜珠心里乱糟糟的,而才收拾好出院子门,就看到了等候在外面的沈洪。

“五弟。”甜珠见沈洪这么一大早的就来找她,忙快步走过去,“可得到了什么消息?”

“二嫂,我有二哥的消息了。”沈洪特别激动,“是密函,今天早上收到的。二哥说,他身负重伤跌入悬崖,但是幸得高僧所救,现在人就在城外的法华寺里。”

“真的?”甜珠喜出望外,但很快又觉得不安,纠结着说,“真的是你二哥吗?”

沈洪其实也有这样的担忧,他说:“是不是,我去看一看就知道了。二嫂,你进宫去告诉娘跟欣儿,让她们不要担心,我亲自出城去找二哥。”

“也好。”甜珠点点头。

甜珠刻不容缓,立即吩咐备马。

但是等她马车从王府出来,经过一条街道的时候,却意外得到一个消息,说是许翰林自宫了。

黄杉知道这个许翰林,他就是自家王妃娘娘的前夫。这个人阴险狡诈,当初也是万般对不住自家娘娘的,所以,见他得了这样不好的下场,黄杉自然十分高兴。

只不过,这到底也是肮脏的事。

黄杉用帕子掩住鼻口,一脸嫌弃的样子。

“娘娘,这种事情,入了您的耳朵,真是脏了您的耳朵。”

甜珠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心里是什么滋味儿,她只知道,许致不可能自宫的。

是他。肯定是他。

“不提这个。”甜珠不想再想这些,总之许致如何,再与她无任何干系。

进了宫后,德妃立即抓住甜珠手问:“怎么样?甜珠,老二跟小五如何?”

“都没事了。”甜珠反握住她老人家的手,安慰道,“您放心吧,两位王爷都会好好的。”

德妃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甜珠道:“夫君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等他回来,让他告诉您,好吗?”

“他现在人在哪里?”德妃不放心,“昨天晚上……在楚王府的人,又是谁?”

甜珠眉心轻轻蹙了下,心中不耐烦,却也还是说:“昨天在王府的人,不是王爷。不过,燕王殿下神勇,已经将那个人杀了,尸体扔去了荒郊野外喂了野狼。”

“什么?”德妃不可置信,“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怎么能……怎么能处理得这么草率!”

甜珠不说话,洪欣道:“嫂子,那他们晚上前能回得来吗?”

“我也不知道。”甜珠说,“一早接到密函,五弟就来告诉我了。他让我进宫来报一声平安,他亲自去接夫君。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

德妃就不再说什么,只慢慢坐了回去。

她脸上的担忧之色,不是假的。甜珠想,前世跟今生的情况不一样。

今生她是楚王的正妻,而前世不过只是一个外室。她杀了自己,怕是也是为了自己儿子好吧。

沈洪兄弟赶在傍晚城门关闭前回了京城,沈浥身上带着伤,沈洪便亲自进宫一趟。

甜珠匆匆赶回王府去,带着儿子同心。

沈浥当初跌落山崖,身上虽然受了伤,但是并没有伤到要害处。后来被法华寺里的高僧救了,一同去了法华寺。

昏迷了些日子,也是这两天才醒过来。

他是皮外伤,再加上底子好,基本上只需要休养些日子就再无大碍了。

“王爷。”甜珠进了王府后,便加快脚步往后院跑。

推门进去,看到人好好坐在床上,她喊了一声,泪眼珠子就开始不断掉落。

奶娘抱着同心,紧紧的跟在后面。

“给我。”甜珠从奶娘怀里接过同心来,她自己抱着儿子朝沈浥走去。

“你不在,我跟儿子都很想念你。”甜珠哭着,眼睛红红的。

沈浥抬手,揽住她腰,让她靠在自己胸膛上。

“已经没事了,再也不会出事。”沈浥向她承诺,“该过去的,都过去了。”

“那你的伤……”甜珠这才想起他的伤势来,忙要查看,“你的伤怎么样?”

“伤势无大碍,你不必担心。”沈浥安慰她,手掌一下一下轻轻拍抚甜珠后背,“这些日子,让你担心了。”

“没有?”甜珠摇头,“只要你陪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在乎。”

沈浥望着她,在她小巧的嘴巴上亲了一下。

甜珠便继续往他的怀里蹭:“你知道……是他吗?”

“知道。”沈浥本来就猜测到了几分,是因为甜珠常常夜间做梦,总会说出些奇怪的话来。

后来他设计引那个人出来,却不想那个人比他想象中要更厉害,竟然真害得他险些摔死。被法华寺的大师救了后,是法华寺的大师点醒了他。

之前刚回京城来的时候,那个大师就算过命,说甜珠此生会再有一个大劫。只要度过这个劫数,便一世荣华。

而眼下,正是他所谓的劫数。

沈浥将高僧的话说给甜珠听,甜珠倒是觉得很对。

“可是这么荒唐的事情,您竟然也相信吗?”

沈浥垂眸看向她:“那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只要你说是,我就信。”

“是。”甜珠说,“这是真的,是我之前瞒着你了。我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告诉你的好。如果我早点告诉了你,或许你就不会伤成这样了。”

“能得到你这几句话,就算伤得再厉害,也是值得的。”沈浥压住甜珠,鼻子蹭着她的。

过了几日,沈浥身子差不多大好。

他去了书房的时候,却发现书案上的砚台下,压着一个信封。他看着信封上的字,瞳孔一缩,紧接着便立即拿起信来,拆开。

这是那个人写的,他知道。

沈浥一目十行扫视,看完后,面色越发凝重起来。

外头来喜却敲门道:“殿下,宫里的万公公来了,说是陛下有要紧事情找殿下您跟燕王殿下。”

“可是出了什么事情?”沈浥声音冷。

来喜道:“奴才不知道,万公公只说,请殿下立即进宫去。”

“好,本王知道了。”沈浥打发了来喜,又低头看着手上攥着的这封信,眉心紧紧打了个结。

信中说,让他千万提防宫里的德妃。是那个人告诉他的,他说,德妃此生唯爱的,便只有幼子沈洪。沈洪安好也就罢了,若是沈洪出了什么不测,德妃便会与所有人为敌。

信中还说,阿富果其实是莫邪的儿子。莫邪忍辱负重多年,会联手四周蛮夷,趁机攻击大周,打得大周一个措手不及。

而在这场战役中,沈洪会战死。

沈浥想,这个时候宫里打发人来,怕是大周就要遭难了吧。

果然,沈浥进宫后,得到的消息的确是大周如今四面埋伏。沈禄得到各边关八百里加急发来的战报后,便坐立不安,第一时间,便让人去喊了楚王燕王两个兄弟进宫来。

另外,也让人去喊了平王赵王,还有敦郡王。

还有几个,则是开朝功臣,开国元勋。其中,自然也包括护国侯洪武。

沈泽不顶事,陪着来听,听说要打仗,吓得双腿打颤,当下立即主和,被沈禄一个折子砸中脑袋,让他滚回了王府去,好好面壁思过。

回到王府里,赵王妃陈氏道:“父皇又骂你了?”

沈泽不觉有错,气愤说:“四面埋伏,这仗打起来,得损耗大周多少钱财人力。那些蛮夷,要的无非就是一些吃的用的,我大周还缺这些东西吗?仗一打起来,劳民伤财的,不知道又得死多少人。”

陈氏却瞧不上的就是沈泽这副窝囊样,她是将门出身,身手也是有的。

“瞧你那窝囊的怂样!真是叫我瞧不上。沈泽,人都打到你门口来了,你但凡是个男人,任人打却不还手?”陈氏话说得十分难听。

不过,她话不好听,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嫁了这么个窝囊的夫君,她这辈子算是认栽了。

沈泽脸气得涨紫:“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陈氏拍案而起,怒视沈泽:“我说,你就是个窝囊没本事的怂货。父皇打你,活该。这种时候,不管是皇子还是武将,谁不是争着抢着要建功立业保家卫国?也就只有你,竟然会说出主和这样的话。”

“父皇打你,都是轻的。”

“你,你……”沈泽气得嘴巴都歪了,“你这个悍妇。”他说,“现在就一定到了打仗的地步了吗?你一个内宅妇人,你懂什么?”

陈氏嗔道:“我不懂?我当初跟着我父亲骑马御敌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缩着呢。身为皇子,陛下亲封的亲王,国家危难时刻,你竟然躲回了王府里。你丢得起这个人,我都替你臊得慌。”

陈氏当初万般看不上沈泽,就是因为觉得他性子软绵懦弱,不是她心目中大英雄的形象。

而她当初坚持想嫁沈浥,也是因为仰慕他马背上的风采。

后来见嫁沈浥无望,又见沈淮对自己抛出好意。她想着,如果非得嫁一个王子的话,就算嫁给沈淮做侧妃,也比嫁给沈泽要好。

只是,世事弄人,最后她还是嫁给了沈泽。

“你干什么去?”沈泽见陈氏往外走,他喊住她。

陈氏站在门口,侧头道:“你不肯披甲去战场,我去。”

门外遇到了沈泽的一个侍妾,女子身段柔软如蒲苇般。娇娇艳艳的,似乎风一吹,就要倒下去一般。

这个女子,因为温柔贤惠,又颇懂诗书,所以十分得沈泽喜爱。

如今,也已经怀有身孕。

“王妃娘娘。”侍妾似是十分畏惧陈氏,看到了人,忙站在一边,低下了头。

陈氏并不搭理她,只上下扫了她一眼,就继续往外面走了。

沈泽追出来,正要追出去拦住,那侍妾忙身子晃了晃。

“姨娘,您怎么了?”身边伺候的丫头特别有眼力劲儿,立即扶住了人说,“王爷,姨娘最近总吃不下什么东西,您说,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瞧瞧?”

沈泽又朝妻子远去的身影看了眼,才道:“外面冷,先进去吧。”

……

陈氏跑进宫里去,没有去栖凤宫找德妃,而是直接去了陛下的书房。

沈禄正与一众臣子商议战事,寿公公却说:“赵王妃来了。”

“这个时候,她跑来做什么?”沈禄怒道,“让她走。”

沈浥却道:“父皇别忘了,赵王妃乃是将门出身,之前在燕州的时候,陈都督可是拿她当男孩子来养的。骑马射箭,无一不精通,比陈冲好太多。”

沈禄这才想起来,忙说:“让她进来。”

陈家乃是将门,陈冲不行,但是他这个胞妹却是个十分难得的将才。

一番商议,等到诸位臣子出来,已经是晚上了。

沈浥出宫回府,沈洪与沈浥一道。

不久便要出征,沈浥又想起那封信来,便对沈洪道:“此番出征,你一定要万事小心。”

沈洪随沈浥一道,领兵往燕州去。

沈浥将那封信给甜珠看了,甜珠忙道:“若是五弟此去有危险,不如请求父皇,让他留在京城吧?”

沈浥摇头:“不可。”他道,“让他留在京城,一来他必然不肯,二来,也会让平王等抓住把柄。国难当头,他又是带过兵的,且现在连赵王妃都亲自上了战场,他不去,实为不妥。”

甜珠也明白了,便道:“那此番艰辛,你们一定要保重自己。”

“五弟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谁都会难受。”甜珠歪着身子朝沈浥身边靠去,十分不舍地说,“我真是没用,三弟妹亲自带兵,欣儿也随军做军医,只有我,只能留在家里,什么用处都没有。”

“谁说的?”沈浥说,“你留在家里,我才能安心。我安心了,打起仗来,事半功倍。”

“就你会安慰我了。”甜珠心里此刻也不晓得是个什么滋味儿,只说,“那你万要小心,我会带着儿子等你回来。”

“放心。”沈浥声音沉沉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说出这两个字来,甜珠就很安心。

东去春来,又一年过去了。因为战事连连,同心的周岁也没有怎么好好过,陛下赐了大名,叫沈重。

甜珠再次见到沈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年春天。

这个时候,同心也三岁了。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她站在外面他站在檐下。她仰着头望着他笑璀璨如星光。

他凤眼上下扫视一番,继而牵住甜珠的手。他的手很暖和又大,那种厚实的感觉让甜珠心跟着一颤。

第一百四十一章:

那日在栖凤宫相见的时候甜珠其实隐隐有些疑心。不过当时她也只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并没有多想。

现在看到人站在廊檐下穿着素色锦袍甜珠便忽然想起了前世的楚王来。前世的时候她与他的关系并非亲近到这种地步就算有肌肤之亲,她也不过是他养在外面的外室。

她眼界小,没有见过世面。又是嫁过人的操劳十数年,早没了年轻时候的姿色。

其实当时她就很不明白,为何他会喜欢自己。

他带着甜珠进了书房关上门,挡住了外面的风雪。

屋里烧着炭,暖和得很。甜珠解下斗篷挂在一边,搓了搓手。

“你过得好吗?”他问。

阅读重生盛世宠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